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一章 问道(七)

“元福,送吾弟去侧殿等候太医!”大喜的日子,刘知远不愿意为了一件小事反复纠缠个没完,冲着刚刚提拔的御林军都指挥使药元福吩咐。随即,目光缓缓扫过一众文武,说不出的志得意满,“众卿,且随朕入内。朕倒是要看看,就这么几步了,谁还能挡在朕的面前?!”
“至于御林军都指挥使……”刘知远只是觉得心烦,却没想把自家同母异父兄弟怎么样。忽然收起怒气,拍了拍慕容彦超肩膀以示安抚。随后,又缓缓直起腰,扭头四顾,“李宏图,慕容将军的话,可刚才可听清楚了?”
“泽、潞二州,盗匪云集。八百里太行,又是远近闻名的匪窝。即便前朝全盛时期,官府政令也难抵达城门三十里外。此刻常克功手中部曲尚未满千,万一与地方上的豪强起了冲突……!”迟迟得不到刘知远的回应,慕容彦超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继续进谏。
“末将求之不得!”
皇帝坐在椅上了,新的朝廷开始执政了。不算李从m.hetushu.com益的大梁,这依旧是四十年来的第四个朝代,谁也看不出来,其与前朝有什么不同。
“主公圣明,臣等必竭尽所能!”杨邠、王章等若干文臣感激得心里发烫,齐齐躬身行礼。
他是百战之将,此刻虽然年纪以有些大了,但多年积累下来的杀气,却一点都没消散。如鹰般俯视之下,慕容彦超心里头立刻打了个哆嗦,很多想说的话都无法再说出口。
所以仔细想来,以党项山贼跨界围攻道观为借口,让那个真假莫辩的二皇子稀里糊涂地消失,反倒对大汉最有利的选择。反正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得力证据,能证明宁彦章就是石延宝。其他诸侯想要指责他刘知远弑君,首先,得确定死去的那个石延宝为真。其次,得让党项李家配合,主动站出来否认盗匪并非他们所派。第三,还得……
自家哥哥已经彻底不相信常思了,自己再替他求情也没用。如今之际,只能期盼常思千万要沉得住气,在自己养m.hetushu.com好伤带领兵马去剿匪之前,先别跟地方上的豪强起了冲突。否则,就看自家哥哥今天这态度,常思即便死在任上,朝廷恐怕也不会向泽潞那边增援一兵一卒!
“末将听清楚了。慕容将军弹劾的是,末将才能有限,的确不该继续窃据此职!”国舅李业心里头将慕容彦超的祖宗八代骂了个遍,嘴巴上,却非常光棍儿地主公请辞,“末将愿意闭门读书,请圣上另选贤明担此重任!”
李业、药元福两个先后下拜,大声感谢刘知远的器重。
说罢,一甩身后猩红色的披风,龙行虎步,朝着大殿深处的金黄色御案缓缓而去。众文武答应着纷纷跟上,行进间,就无师自通地站成了左右两排。随着台阶的增高,每个人身影也越走越高,隐隐约约,宛若天空中的诸神!
汉军攻陷汴梁的事实已经证明,当初“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谋划愚蠢致极。而现在动手杀了石延宝,无论是用刀子还是用毒药,都必然会令刘知hetushu.com远的光辉形象蒙上一层阴影。倘若不杀石延宝,将他像当年石敬瑭养李从益那样圈养起来,万一大汉国以后出现什么内乱,势必有人会效仿今天契丹人立李从益为帝之举,把石延宝从幽禁之地捞出来,作为一面争夺天下的招牌……
“主公圣明,吾等愿为主公赴汤蹈火!”以史弘肇,郭威两个为首的武将,心里虽然替常思觉得惋惜。可听刘知远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也只能躬下身来表态。
“你好好养伤吧,常克功在朕鞍前马后那么多年,朕不能有功不酬。而泽潞两州正挡在西京和太原之间,如果连常克功都无法替朕治理好此地,还有何人可担此重任?”刘知远猛地弯下腰,盯着慕容彦超的眼睛打断。
越想,刘知远觉得自己越委屈。这么多年的生死之交,自己怎么可能就会弃之不顾?把石延宝偷偷藏起来,就能威胁到自己么?老子如果真的下了狠心,派一员猛将去较真儿,就凭你常思手中那六七百兵马,即便重新竖起和*图*书大晋的旗号又能如何?李从益还是后唐明宗的亲生儿子呢,老子并发汴梁时,天下豪杰哪个曾经派兵来助他?
这个问题问得好生直接,令刘知远在短时间内,居然无言以对。
“朕知道你跟常思两个交情甚笃!”刘知远笑着冲大伙点点头,然后再度将目光落到了自家同母异父的弟弟慕容彦超脸上。“朕也相信他做的那些事情,完全是出于一番好心。朕毕竟跟他相交多年,还能不懂他么?这样吧,你先放心去养伤。等伤好了,朕许你一支精兵,让你带着去剿灭太行山里的惯匪。等你把太行山给朕清理干净了,常思那边,整顿起泽潞二州来,自然就更为轻松!”
“谢主公宽宏!末将必知耻而后勇!”
“好了,都起来吧!”刘知远大度地伸手虚搀,圣明天子之气四下弥漫,“万事开头难!朕这个皇帝是第一次当,你们无论当枢密使,当平章的,当御林军都指挥使的,也都是头一遭。所以,谁都难免有个疏忽。大伙彼此照应,一起摸索做就和-图-书是。互相之间,没必要过分苛求!”
“谢皇兄!”慕容彦超咧了嘴巴,无可奈何地点头答应。
“闭门读书就算了!你只是欠缺一些历练而已。”刘知远喜欢的就是李业这份“担当”,摆摆手,笑着说道,“两过并罚,朕暂且把都指挥使前头都字给你去了,许你继续在御林军中戴罪立功。药元福,你可愿带甲持盾,随侍朕的左右?”
“铛,铛,铛,铛……”有原本就属于汉王府的太监,用力敲响了大宁宫前的金钟。清亮的钟声,迅速响彻整个汴梁。
只是常思这种问都不问一声就擅自做决定的作为,着实令刘知远不痛快。并且在内心深处,他极其怀疑老兄弟常思用一颗假人头来糊弄自己,目的是为了将真的石延宝掌握在手中,以便令自己心生忌惮,不敢轻易对他痛下杀手。可自己什么时候想过对他痛下杀手来?他家的女儿女婿们几乎将天捅出了个窟窿,自己也不过是将其外放去路泽做节度使。事实上还算升了他的官,并且让他从此也成为了一方诸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