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二章 蓬篙(一)

“可不是么?唉——!”
于是乎,没等高行周回到家,天平军节度使李守贞、河中节度使赵匡赞、凤翔节度使侯益等,皆驱逐契丹所派官吏,易旗降汉,遣使汴梁。只剩下成德军节度使杜重威、武宁军节度使符彦卿,因为路途遥远故,迟迟没有表明态度。
对于一代名将符彦卿,刘知远心里多少还念着几分旧日的袍泽之情,所以暂时还能耐下性子来,再度派遣麾下最擅长舌辩的心腹,兵马都监王峻持兼中书令袍服,魏国公印信,及丹书铁券前往武宁军,以示怀柔之意。对于当年奉命领倾国之兵抵御契丹,却在滹沱河畔领军投敌的杜重威,则没有半点耐心。待汴梁周边各地安定之后,他立刻遥封杜重威为太尉,宋州节度使,命其领兵移镇归德。原归德节度使高行周,则封天雄军节度使,与其子高怀德一道出镇相州。
邺都乃军事重镇,城墙高大,防御设施齐全,又被杜重威当作老巢经营了多年。所以杜某人一旦做起了缩头乌龟,高行周和慕容彦超两个,就有些束手无策。前后一个多www.hetushu.com月内,损失兵马过万,却始终无法将大汉旗帜插上城头。
四下里,韩重赟、常婉淑,还有常思一手提拔起来的其他几个年青将领,纷纷跟着点头,“的确如此,汉王,圣上,圣上这些年来,亲眼目睹的背叛太多了。”
一片感慨声中,唯独骑兵都将宁子明,瞪圆了眼睛,做痴呆状。“这跟魏州之变有什么关系?别人是别人,汉,圣上是圣上。自己的事情自己心里有数就好,又何必管前人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杜重威此刻,还顶着契丹人加封的太傅,邺都留守等若干官职,当然不肯就范。在接到刘知远的任命诏书当日,立刻斩了使者,扯旗造反。并派了自家儿子史宏遂为人质,向临近的镇州契丹守将满达勒求援。结果满达勒刚刚把援兵派出来,镇州城内的汉家儿郎便纷纷竖起了义旗,没几天,把满达勒揍得抱头鼠窜逃回了草原,那支走在半路上的援兵,也被主将杨兖给拐得不知去向。
全天下凡是心思灵活者,此刻谁都看得出来。刘知远的大汉国http://www.hetushu.com能不能立得住,关键就看邺都一战了。如果能在数月之内,顺利拿下邺都。非但符彦卿将被形势所迫,不得不向汴梁低头。就连滹沱河沿岸,靠近燕云的定、祁、深、景各州,都可能重新回到汉家治下。
一时间,全天下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邺都附近。就连东面拥兵数万,至今没有向朝廷献上户籍和文武官吏名册的老狼符彦卿,都没有人再关注。
如此一来,大汉朝廷方面,胜算更大。没等杜重威想出新的招数,高行周和慕容彦超两个,已经领着大军,兵临相州城下。相州军民原本就不愿意如杜重威一样认贼作父,先前已经驱逐过一次契丹官吏,却被杜重威以十倍兵力硬生生给镇压了下去。此刻见汉军前锋抵达城外,立刻又在里边举火响应。结果高行周之子高怀德,仅凭着两百余骑兵,就直接破门而入。前后总计没用了一个时辰,相州城就重归中原版图。
刚刚登基没多久的大汉天子刘知远闻讯,勃然大怒。乃留史弘肇坐镇汴梁,自己御驾亲征hetushu.com。而契丹方面得知刘知远亲征,也不顾大可汗耶律重贵刚刚病故,内部尚未安稳的窘迫情况。特地派遣枢密使兼幽州节度使赵延寿,幽州军指挥使张琏、安国军指挥使刘鐸等,带兵三万来给杜重威撑腰。
“也是没办法的事,自魏州之变以来,凡是当皇帝的,有几个还敢跟手下将领推心置腹?!”(注1)
归德军节度使高行周原本受李从益所诏,入卫汴梁。行至半途,闻汴梁已被汉军所夺,扼腕长叹良久,遂偃旗息鼓,遣使乘快马为大汉天子贺。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归德府距离汴梁不过二百五十里,先前刘知远从太原起兵,而高行周奉命自归德入卫,却没来得及抢在汉军攻陷汴梁之前赶到,原本就让其他诸侯看得目瞪口呆。而随后高行周与刘知远两个一唱一和,又是加官晋爵,又是遣子入质,又是衣锦赐还之类,则更是让全天下人都明白了,新朝廷对各方诸侯的具体态度。
刘知远闻之,甚悦,封高行周为枢密副使、临清王,仍领本部兵马驻守睢阳,治下文武许其自行和图书选派。
后晋天福十三年六月,汉帝刘知远入汴梁,建都开封。改元乾祐,蠲免赋税,大赦天下。凡去岁投降契丹者,无论文武官民,只要迷途知返,断绝与辽国往来,皆在可赦之列。
“我这个老哥哥啊,什么都好,就是疑心病太重了些。明明让高行周一个人就能打赢的仗,他非要多派一个慕容彦超。明明派史弘肇和郭威两人中的任何一个出马,就能彻底解决问题。他偏偏又要亲力亲为。这些好了,把燕云两地的一群野狗全都招来了,这仗,想打利索了都不行!”站在不同角度,看到的“风景”也不尽相同。就在全天下无数人都将邺都之战,当作大汉的立国之战,并为之忧心忡忡的时候。刘知远的老兄弟,泽潞节度使常思,却蹲在潞州府衙的后院里,悠哉悠哉地数落起刘知远的为人长短来。
杜重威大怒,领兵来争相州。半路上与高行周所领大军遇了个正着。双方血战两个多时辰,难分胜负。慕容彦超带伤领骑兵冲阵,连破杜重威左翼三垒。并派出两百余个大嗓门儿壮汉,当众反复历数杜重威倒戈投敌,http://www•hetushu•com引狼入室的罪行。杜重威拼命拼不过慕容彦超,对骂又实在理亏,担心自家士气崩溃,勉强坚持到了日落,立刻领兵逃回了邺都。从此龟缩不出,任慕容彦超和高行周等人在城外如何挑拨辱骂,也绝不肯与对方在平原上决一死战。
注1:魏州之变。后唐武将赵在礼在魏州造反,庄宗李存勖派自己的哥哥,心腹大将李嗣源率兵马前去征讨。结果李嗣源到了之后,受赵在礼的蛊惑,自立为帝,掉头反攻。李存勖匆忙间来不及从各地调兵,只得在洛阳募集义勇抵抗,不久兵败身死。皇位由李嗣源继承。
行周得圣旨,焚香再拜,遣其字怀德献骏马五百匹。帝见怀德文武双全,甚爱之,乃封其为壮武将军,赐衣带、彩缯、鞍勒马,命其仍回归德军效力。
可若是刘知远这一仗打败了,恐怕失去的就不止是区区半个河北了。非但老狼符彦卿会趁机举兵向西,直扑他的身后。李守贞、赵匡赞、侯益等辈,也会再度从四下蜂涌而起,与杜重威、符彦卿和契丹走狗赵延寿等人一道,将刚刚建立起来的大汉,分而食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