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七章 仕途(四)

他这边刚刚强打起精神,大将军郭威的声音就在军帐正中央响了起来,“末将郭威,参见陛下。愿陛下百战百胜,早日一统九州!”
“末将刚才外出巡视,根本不在大营内!”郭威用力摇了下头,苦笑着解释。“陛下把他贯了这么久,都没治他的罪,显然是还要留着他另有重任。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何须末将来乱当好人?不过,陛下还是早点把他放出来为妙,免得底下人没事儿乱猜乱说,损了陛下的英名。”
这,恐怕就是当皇帝的代价吧。没有真正兄弟,也没有真正的亲朋。在你坐上帝位的那一瞬间,就彻底变成了孤家寡人。
而自从他做了皇帝,郭威做的枢密副使,双方争执的情况,就瞬间消失了。郭威在他面前的一言一行,总是比大部分文官还要恭敬谨慎。即便是双方单独相处,也轻易不会做出任何君前失仪的举动,更甭说再跟他拍打着桌案据理力争了。
“末将hetushu.com遵命!”郭威挺直身体,正色拱手。
“末将是武夫,当然求个好口彩!”听刘知远好像话里藏着话,郭威笑了笑,低声回应,“但真正上了战场,心思就会跟陛下刚才说得差不多。宁可不求全胜,也要稳扎稳打,免得一时疏忽大意,着了敌将的道。”
“末将曾经听闻一句老话,马背上可以打天下,却不可以治天下。”被刘知远的叹气声弄得心头一紧,郭威再度笑着摇头,“末将是个大头兵出身,连字都是当了百人将之后才请了人教的。所以知道自己的短处是什么。心里头越是念着陛下的知遇之恩,就越不敢管本职之外的事情。以免将陛下引上歧途,铸成千古大错!”
“嘿,朕说你越来越像个文官,你还真一套接一套没完没了!收起来,收起来,咱们两个之间,永远不需要这些。”刘知远横了郭威一眼,再度大声强调。
“朕才不在乎和图书!”刘知远冷笑着撇嘴,“随他们说去,舌头根子又不能杀人!你既然不是来给杨邠说情,那你到底为的什么事?”
“嗯,这话倒也说得通!”刘知远微微一笑,轻轻点头。过去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无论他自己如何推心置腹,郭威都不会变回从前那个郭威。况且他自己,又何尝是当年的那个汉王刘知远?
“是一件大喜事!末将刚刚才接到的消息,正在派斥候核实。因为不能确定其真伪,所以不敢正式汇报,只能提前跟陛下通个气儿,以便陛下能提早做个准备!”郭威后退半步,收起笑容,低声禀告。
“陛下能念旧,末将心中不胜感激!”郭威也笑了笑,拱起手来说道,“然治国,却不能以私情。末将以为,若是想要一国长治久安,最重要,便是立下规矩,遵守规矩。各司其职,各尽岂能。若是公私不分,职责不明,再强盛的大国,转眼也得变成明日黄和图书花!”
“杨相,陛下把杨相放出来了?末将怎么没见到他!”郭威被刘知远的话给吓了一跳,四下看了看,大声询问。
想到这儿,他心里又喟然长叹。随即,抖擞起精神,笑着说道,“的确,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没有规矩,成不了方圆!算了,你是武将,心思理应花在战场上。朕不难为你。说吧,这么晚了,你找朕是什么事情。如果是给杨邠那老倔驴求情就算了,你刚才自己也说过,文武各司其职。”
“喜事,喜从何来?”刘知远立刻被勾起了心底的好奇,将身体向前探了探,急切地追问,“莫非,莫非杜重威支持不下去了,准备束手就缚?那朕可得好好琢磨琢磨,到底是杀了他,还是暂且留他一条狗命!”
“嘶——!”刘知远心中略有所感,抬起头,再度仔细打量自己的老兄弟,大汉枢密副使郭威。平素天天见习惯了,也不怎么留意。如今定下神来细看,才发现对方无论http://www.hetushu.com面相,还是气度,都与记忆里的那个郭威有着很多的不同。而具体变化在什么地方,他一时间也说不出来。总觉得二人之间隔着一道厚厚的窗纱,无论双方如何努力,目光都无法真正落在彼此的脸上。
“唉,你呀你,让朕该怎么说你是好呢!唉——!”刘知远被他毕恭毕敬的模样,弄得满脸无奈,摇着头长长叹气。
说罢,挺直身体,快步走到帅案前,继续笑着补充,“末将一个人吃败仗是小事儿,打仗么,自然就会有输有赢。但坠了我大汉国的威风,耽搁了陛下的统一大业,末将可就百死莫赎了。”
以前再做汉王的时候,他脾气很急。而郭威身为武将,说话做事也喜欢直来直去。因此兄弟两个,在议事堂里经常说着说着就争执了起来。每一次都吵得面红耳赤,直到有第三个人出来做出仲裁方能罢休。
“陛下果然圣明!”郭威笑着一挑右手拇指,大声夸赞,“还真跟您猜得差不和-图-书多,杜重威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不过问题不是出在邺都城内,而是出在幽州。胡酋耶律阮下令免了赵延寿的职,让他回家颐养天年。结果赵延寿心中不服,打算拥兵自重。谁料想手下的人早就被韩氏兄弟买通了,没等他发动,韩氏兄弟就带着耶律阮的第二道命令杀上门来。狗贼赵延寿满门老幼连同家将奴仆二百余口,被杀了个鸡犬不留!”
“赶紧过来,你郭大将军,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这一套?”刘知远站起身,遥遥地做了个搀扶的姿势,笑着回应。“咱们两个,谁不知道这领兵打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咬着牙赢下一半儿来,另一半别输得太惨,就已经堪称绝代名将了!最怕是打赢了其中九十九,忽然在阴沟里翻了船,毕生英名立刻就化作流水!”
“你真的不是听到消息,来给他求情的?朕又把他给关进了死囚营的事情,没人给你通风报信?”刘知远也被郭威问得微微一愣,眉头跳了跳,讶然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