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永遇乐

第八章 麋鹿(一)

在他们两个的齐心协力之下,队伍中的咒骂声渐渐变低。一张张满是冻疮的脸上,也重新涌起几分生命的光泽。
“该死,全都该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唉!命,这都是命!”非但喽啰们心中感慨万千,大当家史洪杰自己,想想最近一年多来的遭遇,也不断摇头。
冻得半死不活的汉子们,瞬间又恢复了几分精神。一边幻想着出山后肆意抢掠的生活,一边低声拍三当家谢智勇和五当家彭莲峰的马屁。
“三爷,三爷,您说咱们还得走多远才能见到人烟?”
“真的?那敢情好!”
林虑山下不远处就是林县,既然县令弃官潜逃了,史洪杰就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客气。带领麾下的残兵败将追着官军的马尾巴,直接冲进了县城。然后随便抓了个读书人当师爷,写了封效忠信送到了距离县城最近的一伙契丹人军营。再往后,则不管对方答应不答应,就给自己封了个天义军节度使官职,开始发号施令。
“闭嘴,都给老子闭嘴,谁再哭天跄地,老子先扒光了他的衣服,让他活活冻死。冷什么冷,走快点儿就不冷了。等出了山,酒随便喝,肉随便吃,女人随便抢!”
……
过惯了舒心日子的人,乍以回到山中,谁都无法习惯。很快,史洪杰麾下的弟兄,就从两万出头缩减了一万上下。如果再不想办法寻找出路,恐怕等不到春暖花开,他就要彻底被打回原型,再度变成和-图-书原来那个人人喊打的小蟊贼,从此永无出头之日。
直到此刻,侥幸及时逃入山中的“乱世豪杰”们,才终于听说,大汉天子刘知远已经中风多日,良久不能视事了。最近这半个多月来,军中诸事,全是大将军郭威一手操控。杨邠、王章、苏逢吉三个,则“为虎作伥”,硬生生封锁了刘知远病入膏肓的消息。只可怜那杜重威,明明再多坚持半个月,就能鱼跃龙门,却硬生生给郭威骗得解甲束手,从此生死再也不由他自己掌控。
然而,在通往陵川城的山路上,却有万余名壮年男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蹒跚而行。山路上的积雪被人脚踩得又硬又滑,稍不小心,就会直接滚到路边的深渊里去,摔个粉身碎骨。北风则冷得就像万根钢针,稍有懈怠,在山路旁的野树下歇上一歇,就有可能被活活冻成一具僵尸!
酒水、肉块、女人,想想就让人心里头热乎。而有酒水、肉块和女人的日子,其实距离现在并不遥远,三个月?或者两个月?甚至四十几天?倒霉就倒霉在大当家史洪杰运气实在太差,居然在大汉和大辽之间站错了队,押宝押错了地方。
太行山区虽然不属于胡地,冬天的滋味一样不好受。呼啸的朔风夹着雪粒子,从遥远的塞外长驱直入,吹断树干,压垮房屋,将身体不够强壮的野兽冻成一具具硬梆梆的尸体。
“谢五爷,咱们要是能抢到女人,屁股最大和*图*书的肯定给您送过去!”
“老天爷啊,你没良心咧!”
侥幸暂时还未摔死或者冻死的汉子们,将脖子缩进短褐里头,骂骂咧咧的继续向前走。他们身上的短褐大多数都是葛布所做,沾上雪水之后,再被风一吹,很快就变得又冷又硬。而更多的雪粒子,则层层叠叠的黏在短褐表面,将整个人装饰得银光闪闪,就像一具具可以移动的土偶木梗。
紧跟着一年多兵荒马乱,谁也顾不上林县。史洪杰这个自封的天义军节度使,就成了地方上的土皇帝。招兵买马,集草存粮,麾下队伍从几十号,迅速膨胀到两万余。期间又跟别的豪杰来了两次火并,侥幸大获全胜。于是乎,再也没人敢小瞧他,连天雄军节度使杜重威,都专门派人来表达了拉拢之意。
“闭嘴,都闭上嘴。想活着睡河东女人,就全都闭上嘴巴!”
想起前一段时间的风光日子,众人就又忍不住叹息着摇头。唉,时也,势也,运也。谁能料到,明明能一路打进汴梁的契丹铁骑,居然硬生生被刘知远那厮给挤出中原呢?谁能想到,新上任的辽国皇帝耶律阮卸磨杀驴,居然直接灭了南枢密使赵延寿的满门呢?谁又能想到,杜重威居然如此孬种?明明手头还有上万兵马,军粮辎重无数,却忽然开城投了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猛地咬了咬牙,史洪杰拉住坐骑,回头用力挥动胳膊。他不敢喊得太大声,却努和*图*书力让周围身穿锦袍的心腹们人人都听清楚,“杀人放火受招安!咱们这回利落些,拿下陵川之后,立刻请求招安。泽州那地方,向来是官匪一家。只要咱们表现出足够的实力,就不愁官府不来上赶着拉拢咱们!”
可缺德就缺德在,杜重威悄没声的自己投降了,却未曾派人给周围的同行们送信儿!这下就惨了,成功夺取了邺都之后,汉军立刻关闭了继续招降的大门。随即挥槊横扫,将洺州、武安、邯郸、魏洲等地,所有没及时改换门庭的地方豪杰,杀了个尸横遍野。直杀得滹沱水南岸,再也没有辽国一兵一卒,才施施然奏凯而归。
三当家谢智勇和五当家彭莲峰听着心里头舒坦,手中的鞭子放低了些,继续连声吩咐。这个节骨眼儿上,不能太心慈手软,也不能太不近人情。太心慈手软了,就会让底下人失去敬畏之心,发出的命令就难以被严格执行。太不近人情了,则容易让底下人失去归属感,等出了山,队伍就有可能一哄而散。
当时有人劝史洪杰也赶紧顺应时势,然而,他却不太看好刘知远的汉军,不认为天下还有谁能挡得住契丹人的铁骑。所以高行周北上平叛之时,他果断站在了杜重威这边。虽然没有派兵去助战,却也没忘记替大辽摇旗呐喊。
北风卷地白草折。
“闭嘴,想睡女人,也得有命才行!一旦被雪给埋在这儿,就只能睡一辈子石头了!”
他杜重威和_图_书投降了其实也不打紧,只要提前派人跟四下里的州县知会一声儿。大不了,弟兄们也跟着一道归汉呗。反正邺都周围,十个节度使、刺史里头,至少有六个是绿林好汉自封的。只要有人给官做,是扛着大辽的旗号还是打起大汉的旗号,根本无所谓。
“狗日的老天,狗日的契丹人,狗日的郭家雀,狗日的慕容野驴……”
这个有名无实的职位,给他和他手下的弟兄们,带来了灭顶之灾。杜重威献城投降之后,汉军迅速接管了邺都。为了避免班师之后,地方上再生动荡,郭威、慕容彦超、高行周等人,毫不犹豫地朝周围兀自打着辽国旗号的州县举起了屠刀。一众来不及改换门庭的“英雄豪杰”,要么被汉军捉获斩首,要么丢弃了老巢,带着手下弟兄逃入深山老林苟延残喘。
他本是林虑山中一条好汉,原本已经被官军给剿得无处立足了,忽然有一天,官军却不战而溃。派人仔细一打听,才知道杜重威带领十万大军临阵投了敌,将半个河北拱手出让。契丹人在降将张彦泽的带领下,直扑汴梁。沿途州县的文武官员,要么投降,要么各自逃命,竟无一人敢挡在契丹人的马前。
“河东那边,河东那边女人长啥样?是不是个个都是薄嘴唇儿,大屁股?”
也不是所有人都在冰雪的铠甲下苦苦挣命,队伍正中央,就有十几个身穿锦袍,头戴狐狸皮帽子的家伙,个个看上去生龙活虎。他们是这支和-图-书队伍的主心骨,无论江湖辈分还是行军打仗经验,都比其余的人超出甚多。所以其余的人可以冻死,饿死或者掉下山谷摔成肉泥,他们却连寒毛都不能少一根。
“老三,老五,给我传下令去,都他娘的闭嘴!万一引起了雪崩,大家伙今天全都得埋在这儿,谁都逃不了!”策马走在队伍正中央,衣着最光鲜的一名汉子,忽然扭过头,冲着身边距离自己最近的两名穿锦袍者吩咐。
这种鬼天气,绝不是赶路的好时候。当地的山民早在半个月之前就躲进了土坯屋或者窑洞中,用钉了厚厚一层稻草的木板封死门窗,然后在房间里点上一个偌大的火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肯露头。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风向就渐渐混乱了起来。汉王刘知远忽然竖起了驱逐契丹的大旗,河北大地上,很多群雄起兵响应。天雄军节度使杜重威东征西讨,忙得脚不沾地。契丹人也因为被打个措手不及,而损失惨重。
凭着这份耿耿忠心,他成功打动了辽国南院枢密使赵延寿。成功将自封的天义军节度使,换成了辽国皇帝钦封,并且被赐予了知枢密院事的虚职,风光一时无两。
“是!”被点了将的两个头目立刻拨转坐骑,在各自铁杆心腹的保护下,向队伍前后两个方向快步急行。一边走,一边挥动皮鞭,将周围弟兄们身上的短褐,抽得叮当做响,“闭嘴,不想死的都给老子闭嘴。万一引发了雪崩,大伙全都得埋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