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三章 父子(六)

“你,你,你说,说的可是,可是真的?”赵匡胤双手抱着韩晶,两腿战战,嘴唇也不停地哆嗦。只要有一线希望,哪个男人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子死在自己怀中?更何况这个女子受伤的原因,也是为了跟他多几天厮守时间?
“二哥肯定得留下来,一会很多事情得由你亲自来做!”宁子明又笑了笑,低声道。
但是也有例外,就在柴荣和赵匡胤刚刚用热水洗完了手,到另外一个帐篷里帮助宁子明也换完了干净衣服的当口,租来的花帐群外,忽然响起了一个苍老的斥责声,“胡闹,简直都是胡闹!用四叶断肠草泡酒,你们到底是想杀人还是想救人?还有,还有这些七芯虞美人葫芦,用如此大的剂量,足够让壮汉睡上三天三夜了,给病人灌下去,还不是活活让她睡到死?”
“我,我给你打下手,放心,你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绝不捣乱!”赵匡胤也如同刚开蒙的学童般,信誓旦旦地保证。
“把另外一包药,当归,白芍,钩藤,天麻,菊花,葛根,甘草,用温或慢熬,备用!”
作为浸淫中原医术数十年到了老国手,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华佗的麻沸散和刮骨疗伤。可,可传说终究是传说,当今世上,有谁曾经亲眼看到麻沸散的配方?亲眼看到刮骨疗伤的奇迹,活生生地施展于自己面前?
“你需要什么尽管说出来,二哥我立刻去去找?不管什么办法,只要你救了晶娘回来,二哥我,和图书二哥这条命立刻给了你都成!”赵匡胤根本没听出宁子明的弦外之音,三步两步冲到他身边,迫不及待地表态。
“你?”摩尼教老药师温抹被堵得喘不过气来,瞪圆了眼睛看着少年人,洁白胡子抖得如同风中马鬃,“你,你说得容易,尽人力,听天命,到最后,还不是看着她去死?况且,况且你这汤药,根本就是大毒。真的给她喂下去,恐怕结果跟送到大光明寺里没什么两样!小子,你听我说,老夫知道你是不愿看到同伴伤心,才出此下策。可,可事已至此,切莫再自欺欺人”
没等他脚步出门,宁子明朝自己买回来的药材指了指,继续发号施令,“把这些七芯虞美人葫芦捣碎,把里边的籽扔掉。与由羊踯躅、茉莉花根、当归、菖蒲、香白芷、川芎放在一起,去外边架起火来,用砂锅大火反复熬。什么时候草药汤汁浓得如同米粥了,什么时候给我倒进碗里端进来!”(注2)
“我给韩重赟治过伤!”宁子明仿佛早就料到他会有此问,想都不想,笑着点头。“韩重赟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不信,你过后可以派人去武胜军那边查?”
“当然!”白胡子药师温抹被问得微微一愣,随即老脸涨得一片赤红,“当然不能!老夫行医数十年,从没见过有人发了金疮痉还能被救活过来!娃娃,你休要胡闹。趁着金疮痉还没有完全发作,她还没有开始全身抽搐,送她去光明神那里,好http://m.hetushu.com歹能让她走得安宁。若是拖延到症状爆发,她浑身溃烂,生不如死。即便他丈夫不予追究,你,你的良心又如何自安?!”
“若是晚辈不施救,上师可有办法把晶京娘从鬼门关里拉回来!”被人当众喷了一脸口水,宁子明心中也涌起了几分恼怒。笑了笑,声音瞬间转高。
“上师,上师,我家东主在更衣,您,您不要乱闯!”郭恕等人根本阻拦不住,只好一边想办法拖延时间,一边大声向柴荣、赵匡胤和宁子明三个示警。
“我得先去找到药材!另外,如果这地方的药师能拿出别的办法医治晶娘姐,最好不要用我的办法。这办法,老实说,有点儿耸人听闻!”宁子明被说得脸色一红,赶紧大声出言解释。
这句话,可是比什么解释都直接有力。让赵匡胤和柴荣两个,立刻觉得宁子明的笑脸,比世间任何美女都赏心悦目百倍,“老三,那你怎么不早说。你,你可把我们给急死了!”
好在,宁子明要的不是他的命。笑了笑,有条不紊地说道:“草药我已经都买齐了,现在还需要一间绝对干净的帐篷,两套熬药的砂锅,两坛子最烈的烧春,一包石盐,一包糖霜,半匹白布,还有一只毛笔,两个脸盆。一整套碗碟,汤匙,还有……”(注1)
“大哥,麻烦你也去把手洗干净了,然后……”
“把帐篷顶上用刀切开几个窗子出来,通风,但不能让风吹到下面的人!http://m.hetushu.com
“我去,我去,我去!”另外一名郭府死士连声答应着快步冲上,抓起草药,就朝门外走。
宁子明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大家伙的主心骨。找到毛笔,在赵匡胤的前大襟上列了个单子,用力撕下,递给伺候在旁边一名的郭家死士,“把这些东西买来,捡最好的,要快!”
“砒霜亦为剧毒,却多用于疮,瘘。无他,把握量剂而已!”念在对方是出于一片善心的份上,宁子明降低了声音,笑着提醒。“况且您老既然行医多年,难道就没听说过麻沸散古方?”
自信,从容,宛若一个行医数十年的老国手,让周围的人,不知不觉间心神就恢复了安宁,不知不觉间,就选择了绝对服从。
“是!”死士郭恕大声答应着,狂奔而去。
注1:相对成熟的蒸馏治酒技术,据考证,在元朝时才传入中国。但在唐代,已经有小范围烈酒出现。号烧春,工序大约是两次蒸馏,酒精度可以达到40%上下。
“这不是金疮痉,况且,金疮痉也非不治之症!”宁子明骄傲地看了他一眼,轻轻摇头,“至于良心,身为医者,讲就是的尽人力,听天命。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活人去死!”
按理说,像他这种将门子弟,自小身边就不会缺少女人。然而,那些女人却都是长辈们替他所安排,一言一行,都不敢违背这个时代关于女子的贤良淑德标准。个个看上去都如同同一个模子压出来的土偶般,无论再精美华贵,和_图_书都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可言。
注2:七芯虞美人葫芦,一种罂粟葫芦,里边的罂粟籽在古代被用来当香料使用。和下面的四叶断肠草一样,都是笔者杜撰,非正式药方。切莫模仿,否则后果自行承担。
“当然是阻止你草菅人命!”摩尼教药师温抹纯白的眉毛高高挑起,手杖戳在地上当当作响,“小子,你连汗毛都没长齐,也敢冒充国手?即便从娘胎里开始学医,总计也不过二十年,老夫也不信你能将病人起死回生!”
“有,有,我已经派人把帐篷租好了,二弟,三弟,你们跟我来就是!”没等他把话说完,柴荣就连声打断,“其他,你去帐篷里列单子,我让郭恕他们去买。”
三人也不多费口舌,迈开大步,直接奔向柴荣刚刚派人租来的花帐。挑了一间最宽敞最干净的走了进去,将昏迷不醒的韩晶先安置在床榻上,然后着手开始准备施救。
※※※
所以,此时此刻无论宁子明说出的治疗手段再匪夷所思,赵匡胤都不会否决。哪怕救活韩晶的条件是要拿走他自己的性命,赵匡胤亦会毫不犹豫地支持他冒险一试。
“我用这个法子治好过韩重赟!”宁子明知道他是关心则乱,所以也不生气,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笑着强调。随即,掀开帐篷门,快速走到篱笆隔出来的院子里,冲着打上门来的摩尼教药师温抹笑着拱手,“上师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赐教?”
“麻沸散?”摩尼教老药师温抹被问得微微一愣,http://m•hetushu•com两眼中闪现了几丝茫然。“老夫,老夫当然听说过,可,可那不已经失传多年了么?啊,老夫,老夫明白了,你,你要……”
但是,韩晶却不同。敢说敢做,落落大方。美丽、豪爽、热情,武艺高强并且懂得体谅男人的心思。如果赵匡胤自己是头笑傲山林的猛虎,她就是一只生死相随的花豹。如果赵匡胤想做一只凌云雄鹰,她亦能化作一只白鹤展翅翱翔。天上地下,比翼齐飞,相看两不厌。
猛然间,他的眼神变得如闪电般明亮,蹬蹬蹬接连向后退了好几步,手指宁子明,满脸难以置信。“你要先用七芯虞美人来麻翻了她。然后,然后,刮骨,刮骨疗,疗毒!”
“哈哈哈哈哈!”低矮的栅栏外,传来一阵没心没肺的哄笑,很快便又停了下去,化作了一道道质疑的目光。却是那群刚才在大光明寺门口为赵匡胤和韩晶两个洒过一把同情泪的摩尼教信徒,见到有个毛孩子三言两语就把病人骗去救治,抱打不平,特地将德高望重的老药师温抹请来拆穿骗局。
“找蜡烛,最好的蜡烛,烟越少越好,把屋子照亮。找铜镜子,越多越好,给我在四周竖起一圈儿,对着京娘姐那条受伤胳膊。二哥,你去换干净衣服,帮我和京娘姐也找两套干净衣服来。顺便把手放热水里反复洗,洗干净了再用烧春泡!”
赵匡胤闻听,好不容易才有所缓和的面孔上,瞬间又失去了血色。看了看宁子明,又看了看屋外怒不可遏的摩尼教药师,进退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