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点绛唇

第六章 破茧(八)

怕与村子里的百姓产生误会,他们两个都不敢再距离战团太近。豁出去赌以宁子明的身手,不至于被看瓜女伤得太惨。但是如果村民们不肯讲道理,他们也打定主意,绝不束手就擒。否则,一旦被村民们当作偷瓜贼交到临近的城池里边,谁知道地方官员会不会把大伙卖给契丹人?
“呸,偷瓜的三个叫花子,胡吹什么大气?”手中的柴禾叉子迟迟扎不到目标,看瓜女子肚子里的怒火越憋越旺,狠狠地瞪了赵匡胤一眼,大声奚落,“有钱赔,你们哥仨儿还用偷?一个个空长了这么大的块头,有手有脚的,却不务正业!你们爷娘真该生下来时就将你们摔死!”
掌心所触,却是一团异样的柔软。看瓜女如遭电击,高举在半空中的右拳再也落不下去。愣愣地看着宁子明一眼,目光如刀。
柴荣见状,少不得又腾出一只湿漉漉的手来,扯住赵匡胤的另外一只胳膊,“别胡闹,这是人家的地盘儿!元朗,你要和图书是再动了手,这事儿就彻底说不清楚了!”
宁子明的肚子被看瓜女压住,肩头也被看瓜女控制,从扶摇子那里学来的近身搏斗本事,彻底发挥不出作用。千钧一发之际微微侧了下头,保住了自己的鼻子,腮帮子上却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噗!”,口水带着血水喷出了半尺多远。
“小娘皮,你欺人太甚!”赵匡胤自小到大,跟不同的对手打架累计超过百次,却从来未被人当作过乞丐侮辱,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从地上抄起一根枯树枝,就准备给看瓜女一个教训。
宁子明瞬间也是目瞪口呆,迅速将双手缩回,停在自己的两只耳朵侧面,不知所措。祸闯大了,推到的不是对方肩膀。二人刚才都手忙脚乱,谁也顾不上仔细分辨目标。
看瓜女被羞得脸上几乎要滴出血来,迅速一拧身,骑上宁子明的小腹。腾出左手死死压住对手的肩窝,挥动右拳便朝脸上招呼。
“姑http://m•hetushu•com娘,住手,有话好好说。我们赔钱给你!”眼看着宁子明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赵匡胤大急,三步并作两步凑到战团附近,大声断喝。
虽然年龄不大,好歹他也是个男子汉,如何受得了被一个野蛮女子骑在身体下狠揍?直气得哇哇大叫,伸出双手,狠狠推向对方肩膀。
“来啊,欺负我只有一个人是吧!你们三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干脆一起上,看姑奶奶怕是不怕!”看瓜女心里,早把哥仨当成了游手好闲的地痞流氓,根本没注意听柴荣在说什么。眼角的余光发现有人蠢蠢欲动,立刻破口大骂。
柴荣也迅速退开,找到兄弟三人刚刚蹲身捡西瓜的位置,将自己在逃命途中胡乱砍白蜡木拼凑起来的长枪和郑子明的钢鞭都抄在了手里,与赵匡胤站在一处,全神戒备。
“噗通!”这下,谁都不用往起站了。一男一女,双双摔成了个十字交叉!
事到如今,除了让对方狠hetushu•com狠打几下之外,他不知道该如何弥补?谁料看瓜女却忽然尖叫着跳起来,双手从地面拔起钢叉,当胸便刺。
“哈哈哈,报应!”看瓜女大喜,立刻扑上前,俯身下刺。
宁子明又累又饿,还不敢下狠手还击,被逼得连连败退。勉强又苦撑了七八个回合,忽然间,脚下踩到了一块不知道是什么人什么时候丢下的寒瓜皮,“噗通”一声,摔了个仰面朝天。
宁子明既不愿被人一叉子戳死,又没勇气回头迎战,只能顺着山路亡命奔逃。柴荣和赵匡胤两个,黑灯瞎火虽然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从看瓜女的表现和哭喊声里头,也猜出了几丝端倪。顿时,谁也没脸皮去出手拉架,大眼瞪着小眼儿,面面相觑。
她脾气虽然火爆,心肠终究善良,不想把对手伤得太狠。因此刻意调整了柴禾叉子的方向的力道,以给对手一个教训为目的。然而,此时此刻,宁子明哪里还有精力猜测到她的心思?见明晃晃的和-图-书叉子尖儿直奔自己大腿侧面而来,鼻梁上方,双眉中央位置处顿时一麻,身体本能地向左侧翻滚,双手撑住地面,右腿贴着左腿横扫,神龙摆尾,将老道士扶摇子倾囊传授的搏命功夫发挥了个十足十。
“子明小心!”“老三小心!”柴荣和赵匡胤两人的提醒声这才传了过来,除了让地面上的一对儿倍感尴尬之外,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下,赵匡胤终于明白柴荣的良苦用心了。赶紧退开数步,丢下手里的枯树枝,转身去找自己的棒杆。
紧跟着,又是“噗!”地一声闷响,却是她抢在摔落之前,将柴禾叉子戳在了地面上。然而,身体的平衡却依旧无法恢复,双手握着枣木叉子杆缓缓下坠。不偏不倚,将正在试图鲤鱼打挺起身的宁子明压了个正着。
柴荣手疾眼快,赶紧一把将其拉住,“元朗,不要冲动,咱们理亏在先!”
“你才臭不要脸!子明,你下来,让我给她个教训!”赵匡胤越听越来气,挣扎着继续向前和*图*书扑。
“呀——”看瓜女猝不及防,大声尖叫。双腿纵起试图躲闪,却根本来不及。被宁子明的左腿恰恰扫在了脚踝位置,“呯!”地一声,整个人在半空中瞬间由竖转横。
“哼,算你们识相!”看到两个衣衫破烂的“地痞”主动和自己拉开了距离,看瓜女还以为是自己先前的威慑话语起了效果,冷冷地奚落的一句,挥动柴禾叉子,继续狂风暴雨般宁子明身上非要害处招呼。
话音刚落,耳畔就传来一阵清脆的铜锣声,“铛,铛铛,铛铛铛铛……”,紧跟着,数十点灯球火把在村子中央亮起,却是值夜的更夫听见了动静,把全村子的老少爷们都用铜锣给敲了起来。
宁子明双腿猛地一戳地面,身体迅速向后窜出了半丈远。随即以前所未有的敏捷从地上爬起来,撒腿便逃。
“小贼,流氓,拿命来!姑奶奶今天不戳死你,就姓你的姓!”看瓜女的怒骂声里,已经带上了哭腔。追在宁子明身后,叉子尖儿朝着后心窝处不停地画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