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九章 萍末(五)

“反了,反了,来人,给我把他拿下,拿下,就地正法!”马延煦被吓得跳开半丈远,随即大声招呼亲兵们上前捉拿“逃犯”。话音刚落,耳畔忽然又传来了一阵低低的号角声,“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一声高亢急促的号角,将他的话憋在了嗓子里。
“叫我等不要喧哗,韩参军声音好像比我等高出甚多!”
“韩参军,好大的官威!”众人心里头对副都指挥使马延煦早已失去了敬意,见他一个私聘的幕僚居然也敢出来狐假虎威,顿时撇着嘴大声奚落。
“奶奶的,窝囊死了。老子这辈子,就没打过这么窝囊的仗!”
纷乱的议论声,转眼就传进了马延煦的耳朵里,令后者脸色迅速开始发青,眼睛隐隐发红。是老天爷不作美,人力又能如何?马某做错了什么?从头到尾,马某的指挥,都中规中矩,几曾出过任何疏漏?至于当初主动请缨,还不是为了全大辽的汉人着想?马某人所看之远,所谋之深,又岂是身边这些鼠目寸光之辈所能理解?马某,马某还是太心软了,居然被他们逼着下了撤军命令。若是早晨时发狠杀掉几个……
“二位——”记室参军韩倬犹豫了一下,强笑着叮嘱,“二位将军不妨见机行事,只要多置旌旗,保持号角战鼓声不断,那郑子明没打过几次仗,未必能识得疑兵之计!大军今晚趁着黑夜离开,你们兄弟俩只需在此坚守一天。只要把对面那伙乡勇拖上一夜一天,明晚,便可以自行离去。不必,不必非要死守到和*图*书底!”
我和家兄要是敢说个“不”字,今天有可能活着走出中军么?韩德馨心中冷笑,脸上却装出一幅凛然的表情,向前走了两步,肃立拱手,“请将主尽管带领弟兄们离开,后路交给我们兄弟两个便是!”
“可不是么,一开始,大伙就不该过来!”
惊叫声瞬间响成了一片,众正副指挥使,都头们,跳着脚,挥舞着兵器,带领各自的嫡系亲信,率先逃命。谁也不向马延煦这个都指挥使请示一声,就当此人根本不曾存在。
“而你们……”顿了顿,目光从一众将佐的脸上扫过,马延煦带着几分报复的快意,继续补充,“此番不待援军抵达,就擅自撤兵的缘由,马某也会如实汇报,绝不会做丝毫隐瞒!”
“好!”马延煦心中的怨恨总算减轻了一些,坐直身体,大声断喝。“后路,马某就交给二位将军了。白马营将主已经被马某依照军律诛杀,这个营的兵马,还有那些病重无力行军的弟兄,也全交给你们两个指挥。务必拖住郑子明,让其不敢骚扰我军班师!”
在此刻之前,打心眼里,他们瞧不起这个没任何本事,说话又粗鄙无文二世祖,甚至私底下没少抱怨过,是此人和韩德馨两个拖累了大伙,害得大伙儿顶风冒雪与敌军作战并深陷绝境。而现在,大家伙却忽然发现,耶律赤犬这个二世祖敢作敢当,义薄云天!
待夜幕降临之际,一切已经准备停当。马延煦挥动令旗,众将士把衔枚含在口中,搬开西侧村口的封堵,悄无声息地向北匆匆和*图*书撤离。一边走,大家伙儿一边忐忑不安地回头张望,恐怕韩家哥俩突然反悔,带着一堆伤残也逃出营地,进而惊动了对手,让所有人都死在又冷又偏僻的异国他乡中。
“遵命!”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个齐齐躬身,随即大步上前接过将令。
“着火了,着火了,那边,快看那边……”正在手握刀柄考虑是不是火并掉马延煦的众将佐们,指着远处山头上的红光,大声惊呼。
“刷!”刹那间,屋子内所有目光都被耶律赤犬给吸引了过去,众将佐和幕僚们像看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一样看着这个平素又蠢又自大的家伙,心中五味杂陈。
“嗖嗖嗖——”数百支火矢从天而降,在夜空中,留下一道道亮丽的焰尾。
今天早晨,他之所以未曾阻止马延煦逼迫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个留下断后,一方面是考虑到马延煦当时的心情,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手中没有任何嫡系兵卒,即便对军主的安排不满,也掀不起任何风浪。
见过狼心狗肺的,没见过如此狼心狗肺的!害得大伙吃败仗不算,居然还要把提前退兵的责任,也朝大伙脑袋上推!这种人,有什么资格给大伙儿当主帅?这种人,给舍命断后的韩家哥俩提鞋都不配?
最后这句话,可是说道了关键处,顿时,令韩倬的头皮发紧,眼前发黑,双腿瞬间发软,差点儿一头栽进路边的雪坑里头。
“走啊,快走啊,还愣着做什么……?”
“都把衔枚含上!大军尚未脱离险地,不得高声喧哗!”眼看hetushu.com着马延煦脸色越来越难看,手掌不停地在刀柄处摩挲,记室参军韩倬怕他控制不住怒火,紧跑了几步,冲着正在议论纷纷的将士们低声呵斥。
接下来一整天,众将佐都忙着整顿队伍,屠宰牲畜,制造干粮,为夜间的长途行军做准备。耶律赤犬和韩家哥俩儿,则将白马营的残兵和卧床不起的病号收拢到一块,着手实施“疑兵之计”。
“谢军师面授机宜!”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再度躬身。随即,挥手跟诸位同僚做别。从始至终,脸上没露出半分怨恨之色。
“那又怎样,马某问心无愧!”身背后忽然传来一股大力,扶住了他,同时,马延煦的声音也传进了他的耳朵,“耶律将军和韩指挥使主动舍身断后的壮举,马某会向上头如实汇报。以陛下的圣明,必然会赐他二人身后哀荣!”
以马延煦的敏锐,当然能察觉大伙对自己的态度变化。然而,身为一军主帅,他有怎么可能为了一时‘义气’把自己置于险地?那是对全军将士的不负责,也是对大辽国的未来不负责。所以尴尬归尴尬,他却始终没有调整部署。
“呵呵,参军还是想想回去后如何跟上头交代吧!我等人微言轻,可以随意摆布!可人家耶律将军和小韩将军的家人,却未必容易像我等这般好揉捏!!”
“是,是营地,是咱们的营地。”
“终究是蓟州韩氏子弟,虽然不太会打仗,担当却比某些人强出太多!”眼看着就要脱离险地,众将佐心里头一松,立刻开始交头接耳。
“是韩家哥俩,韩家hetushu.com哥俩在给用号角声给大伙示警。”
“当啷!”康姓指挥使又一刀磕飞了他的兵器,转过头,扬长而去。
好在那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个,虽然本事不济,人品却异常地坚挺。居然始终保持着营地内灯火不乱。直到众人走得越来越远,视线已经被完全被夜幕遮断。耳畔依旧隐隐能听见呜咽的画角之声,与大军前几天所奏毫厘不差。
“别跑,别跑,黑灯瞎火的,敌军不可能追得这么快!”马延煦身手拉住一名指挥使的貂裘束带,大声喝令,“康克俭,你给我站住。带着你麾下弟兄,咱们且战且退。不能这么跑,这么跑,谁也逃不出生天!”
众将佐见此,心中愈发感动。偷偷看向马延煦的目光中,也增添了更多的鄙夷。同样是吃了败仗,韩家哥俩好歹能自己承担责任。而姓马的嘴巴上说得响亮,到最后,却要逼着别人替他去死。两厢比较,人品高下立判。
“你——”一股被羞辱的感觉,直冲马延煦脑门。丢下毛茸茸的束带,他反手抽出兵器,准备杀人立威。
内心深处,他一点儿都不认同马延煦的安排,但此时此刻,他却必须维护马延煦的主将权威。否则,恐怕不等郑子明挥师来攻,幽州苍狼军自己就得分崩离析。
而现在,经众将佐提醒,他却忽然想起来,耶律赤犬和韩德馨两个,背后还站着南院枢密使韩匡嗣!有道是,打狗也得看主人。即便这哥俩于蓟州韩氏家族中,再不受重视,至少他们也是韩匡嗣的亲侄儿。今早军议的过程若是被传扬出去,那以韩匡嗣为首的蓟州韩家,和-图-书又怎么可能跟马延煦善罢甘休?
“你……”众将佐齐齐打了个哆嗦,怒火从眼睛里迸射而出。
“捞个屁,捞了一身冻疮!咳咳,咳咳咳……”
宛若半夜时的北风,一直吹进人的心底。
“怎么,继续嚷嚷啊!你们不是喜欢嚷嚷么,怎么不继续嚷嚷了?”马延煦也是被众人刚才的议论声给气晕了头,手按刀柄,环视四周,冷笑连连,“早晨时逼着马某撤兵时,不是一个个挺有勇气的么?怎地,敢做不敢当是不是?如果尔等真的能拿出几份现在的勇气来,那李家寨不过才七八百民壮,即便倾巢而出又能怎么样?马某就不信……”
“韩指挥,你意下如何?”马延煦原本就想逼着耶律赤犬和韩德馨哥俩“以死谢罪”,却没想到对方会主动站出来。震惊之余,扫了一眼沉默不语的韩德馨,低声询问。
这一仗,起因牵强,过程别扭,结果尴尬,从头到尾,没有任何可以称道之处。回去之后,马延煦和韩倬两个凭着各自父辈的保护,未必会受到什么惩处。而大家伙儿,却将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摆脱不了此战失利的影响。至于麾下士卒,受到的打击更为沉重。恐怕只要想起此战来,士气就会骤然降低一大截,这辈子,都不愿意再重复同样的过程。
“快走,快走,姓郑发现咱们的行动了。韩家哥俩根本不可能挡得了太久!”
“可,可不是么?差一点儿就,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康姓指挥使冷冷看了他一眼,挥刀将束带一切两段。
“开始某些人不以为可以捞一份功劳,快速扬名立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