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兵车行

第十一章 磐石(五)

呼延琮摇摇头,继续死缠烂打,“这怎么就不是正经事情了,我,我真心的!你个小小巡检也没啥钱财,受了我的好处,将来肯定还不起。干脆倒插门过来,就算是以身相许……”
“你能守几天?”
“别这样,我只是尽力制造这种可能,成不成还真得看老天爷的意思!”唯恐被呼延琮当成神魔,郑子明又笑了笑,不得不认真地追加上一句。“这是咱们俩唯一的机会,老哥哥你如果想帮我,就尽快把其余弟兄全召集到寨子里来。”
“就是用水和泥沙冻出来的城墙,就在寨子北边的山顶上,一会儿老哥哥你可以自己去看。眼下非常结实,攻城锤都不可能砸得动。并且可以随砸随补,反正就是泼几捅冷水的事情。只可惜,最近山外边已经开始化雪。山里头虽然天气冷,也顶多再能坚持半个来月。”郑子明组织了一下语言,继续如实补充。
“你说呢,老哥哥?”郑子明歪头看着他,年青的脸上洒满了阳光。
“破敌?”呼延琮大笑着摇头,对郑子明的想法,很是不以为然。“能守住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破得了人家。”
“如此,就多谢老哥!”郑子明没想到呼延琮明知道事不可为,依旧打算跟自己共同进退,心中好生感动,躬下身,郑重向对方施礼。
“山下有一支敌军,大概一千二三百规模。我原本可以将他们全歼,却始终没有动手!”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说清楚,呼延琮肯定会疑神疑鬼,郑子明笑了笑,继续低声透hetushu•com漏,“并且,其中一大半儿人还是我放回去的。他们当中,绝大多数,都刚刚感了风寒,这会儿烧得手软脚软!”
“那我跟你一起!”呼延琮忽然笑了笑,咬着牙说道。
“你别想是四千和一万,只想敌军是咱们的一倍,一倍而已!”郑子明笑了笑,低声给呼延琮打气。
可如果不是用毒,郑子明又用什么办法让敌军伤兵满营?他虽然是陆地神仙陈抟老道的关门弟子,也不可能真的学了掌心发雷,念咒移山的本事!
“你说什么?”闻听此言,先前还寻死觅活的呼延琮,猛地跳了起来,一把拉住了郑子明的脖领子,“你有种再说一遍!老子我这辈子,说出来的话就没吃回去过!不就是个死么,老子陪着你就是!”
“老哥哥你一直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啊!”郑子明连拉了几下,都未能将呼延琮拉起身。索性松开了手,苦笑着允诺,“不过,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把兵器和粮草给我留下,我就当你没来过便是!”
正如他先前所说,呼延琮能千里迢迢赶过来帮忙,对他自己,对李家寨,都已经是个巨大的人情。双方之间仇恨早已经化解,原本就没有任何胜算的仗,他不能硬拉着呼延琮往坑里跳。更何况,呼延琮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靠着其麾下的几千太行山老弟兄。如果这些老弟兄折损得太厉害,即便有杨家作为奥援,恐怕呼延氏将来也很难在河东立足。
“也许不到两万,至少战兵没有两万!”郑子明想了和-图-书想,斟酌着解释,“据我所知,幽州军里头,战兵和辅兵差不多是一样一半儿!”
“老哥,呼延琮老哥!”再一次被呼延琮的节操给惊掉了下巴,郑子明拉了对方一把,低声呼唤。“这可是大门口儿,很多人在旁边看着……”
对方是个郎中,国手级别的郎中,这一点,他曾经亲身领会。而于一个可以不开肠破肚,就能将腹腔内的淤血尽数引出去的国手来说,让几百人不知不觉间感染风寒,肯定是举手之劳。
不待郑子明拒绝,他又用力挥了个手,大声补充,“奶奶的,虽然这次被你小子给带阴沟里头了。但老哥哥我绝不做孬种!你别拿这种眼神看我,我呼延琮这辈子,最看不起临难抛弃同伴独自逃命的家伙。我不能让我下半辈子看不起我自己!就这么说定了,你守,我跟你一起守,你退,我跟你一起退。咱们哥两个,生死捆在一块儿!”
“你……”呼延琮再度大惊失色,看着郑子明,连连后退。
“滚!都什么时候了,老哥你还没个正形?”郑子明被问得哭笑不能,摔开对方的手,大声抗议。
这回,呼延琮真的愣住了。收起满脸的无赖表情,沉思半晌,才低声问道,“那,那你呢?不到一千乡勇硬抗两万辽军,你,你就是铁打的,也不可能扛得下来啊!”
“冰墙,什么是冰墙?”
“哎,你别走啊,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咱们江湖儿女,没那么多讲究!”呼延琮挥着胳膊,在郑子明屁股后紧追不舍。“算了,你不愿意听我http://m.hetushu.com就不提这事儿。咱们打完了仗再慢慢说道。”
“我不敢保证,只能说有一定希望!”郑子明再度检视四周,然后用极低的声音补充,“你不要这么看我,不是用毒。据我所知,如今世间还没有一种毒物,能在不知不觉间放倒两万大军。”
“成,成,我这就派人,派儿子和闺女去叫人!”呼延琮脸上的疲懒尽去,连连点头。随即,又将头抬起,试探着问道。“你,你不怕我趁机夺了你的权?”
“你有那功夫,不如帮我想想,怎么样破敌!”郑子明无可奈何地转过身,正色提出要求。
“什么?就凭咱们俩?”呼延琮又被吓了一跳,惊恐地瞪圆了眼睛。“四千打两万,你想清楚,对面可不是土财主的庄客和家丁!”
“那也是一万多!咱们这边,加在一起能凑出四千战兵么?”呼延琮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分析。“你也知道,我麾下的战兵,原本也是山寨中的喽啰。刚刚接受整训没多久,战斗力非常一般!”
“可那只是两千多敌人!这回是两万!”呼延琮也是老行伍了,岂能被几句话就糊弄掉?跺了跺脚,再度小声提醒。
“什么?”这一回,呼延琮彻底被吓到了。也紧跟着迅速四下张望,然后瞪圆了两只牛铃铛大眼追问。“伤兵?这怎么可能!你,你,你下毒。你,你……”
刚才的消息实在太突兀,也太不可思议。令他在震惊之余,心中同时也充满了恐惧。不知不觉,隔着好几十里地,就给对手投了毒。这本事,如果用来争夺和-图-书江山,天下豪杰谁人能挡?就算杨无敌和自己,在他面前,恐怕也只是点一下手指头的功夫吧?
“能守我就守,守不住我就进太行山。反正我就是个小巡检,打不赢理所当然。”郑子明犹豫了一下,将自己的打算如实相告。
“你想得美!”郑子明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转身便走。惹不起,怎么着也躲得起。等进门后汇合了呼延赞、呼延云两兄妹,看呼延琮这老不修还能说出给女儿招女婿的话来!
既然对方想要跟自己同生共死,自己就尽力死中求活。而不是老想着损兵折将之后,再一道仓惶后退。那样的结果,对不住呼延琮的一番盛情,也对不住李家寨这帮好兄弟。
“我不是用话激你!老哥哥,我是真心实意为你着想!”郑子明轻轻抬起手,将脖领子上毛茸茸的大手推在了一旁,“呼延琮老哥,你能千里迢迢赶过来助战,郑某已经非常感激了。但你攒起这点儿家底儿也不容易,没必要陪着我冒险。趁着大队敌军还没赶到,你现在带着弟兄们离开,还来得及。无论是返回河东,还是攻打附近的州县替我分担压力,都比陪着我在这里死守要强!”
风寒这东西,危害不大,顶多是让人头疼脑热,四肢无力三天到五天,穷人家不吃药,硬抗都能抗得过去。但是,风寒这东西,却是极为容易传播,一病通常就是半个山头。两万毫无防备的援军,匆忙赶到满是病人的军营,吃同样的东西,喝同样的水,然后……
“如果咱们两个真的齐心协力的话,也许,也许还能创和-图-书造出一个奇迹!”郑子明摇摇头,正色说道。
“敌军是咱们的一倍,这,这样想,的确让人心里头舒坦多了!”呼延琮也笑了笑,故作轻松地回应。“而兄弟你,先前一直在以少敌众。恐怕最多时,连四倍于己的敌军也灭过!”
“呼——”呼延琮拍着自家胸脯,轻轻吐气。
“别喊我,别喊我,让他们看。命都快没了,还在乎这个?”呼延琮摆摆手,有气无力地呻吟,“整整一个厢!还是韩匡美这种沙场老手统率!奶奶的,我说沿途没受到任何阻拦呢,敢情,敢情半个幽州的兵马都蹲在你这里!石小宝,我真是被猪油给蒙了心。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你这个倒霉鬼!你,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如果郑子明的谋划真的成功,这一仗,还有任何悬念么?
“自家兄弟,客气什么!”呼延琮这回没有闪避,大咧咧站直身体,受了郑子明一个全礼。随即,又原形毕露,一把拉住郑子明胳膊,奸笑着问道:“老哥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就不想表示表示?说真的,我家女儿不错。你倒插门过来,这一仗,老哥我就当替自家女婿出头了!”
“四倍没有,两倍肯定富余!”郑子明摆摆手,笑着谦虚。两军交战,士气至关重要。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让呼延琮看到,取胜并非毫无可能。
“天气转暖之前,问题不大。我沿着北面的山顶修了一道冰墙。在东西两侧的山谷都布置了许多陷阱!”
“如果是两万伤兵呢?”郑子明快速朝四下扫了几眼,用只有彼此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