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二章 谋杀(三)

“啊——!”左侧的刺客惨叫着后退,双手捂住自家肚子,试图将滚出来的内脏重新塞回。郑子明对他看都不再多看一眼,怒吼一声,双腿向前跨步,横刀高举,力劈华山!将刚刚缓过气来的第一名刺客,劈得倒飞出去,血流满地。
大队的刺客,人数至少在两百以上,从先前发射冷箭的位置快速涌出。伴着鬼哭般的号角声,快速列阵。而拦路的刺客们,则果断后退,拉开双方之间的距离,紧跟着就将拒马钉,碎瓷片,断裂的兵器,干柴蒺藜,绳索树枝,或者其他一切可能给战马制造障碍的东西,尽数都朝官道上丢。让少年们空有宝马良驹,却无法向前移动分毫。
“噗!”滚烫的鲜血溅了他满头满脸,用脚踢开惨叫不止的刺客头目,郑子明猛地扑向另外一名距离自己最近的敌人。那是一名使板斧的壮汉,身材看上去比他还要雄壮,力大招猛。郑子明手中的横刀与斧刃刚刚接触了两次,便从正当中断裂。下半截连同刀柄握在手中,上半截飞得不知去向。
周围的刺客虽然个个手上都有血债,却几曾见过如此狠辣的杀人之术?一时间,竟被吓得连连后退。郑子明果断斜冲,再度撕开重围,单脚上挑,将钢鞭挑得飞起来,接在了手中。紧跟着,转身,侧步,与韩重赟并肩而立。
“你才会变成瘸……!”杨光义本能第反唇相讥,话说到末尾,却自己吞了回去。低下头,用几乎无法被听见的声音补充,“谢了!抱歉!和*图*书
这种当初在虎翼营中,专门为了提高骑兵对抗羽箭攒射能力的小圆盾,刚才成了大伙赖以保全性命的关键。如果没有此物,在敌军的第一波偷袭中,就不知道多少人会被毒矢射中,转眼失去战斗力。然而,骑兵所用圆盾,毕竟过于小巧,无法用来组建盾墙。万一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对手拉开距离列阵攒射,大家伙武艺再好,也很难扛得住那一波波接连不断的箭雨。
“不是军队,他们虽然个个都练过武,但相互之间的配合很是生疏!”眼看着大伙已经插翅难飞,韩重赟却深深吸一口气,非常冷静地做出判断。
众人胯下的战马都是百里挑一的良驹,四蹄张开,速度快若闪电。一眨眼,就将第二波来袭的羽箭,尽数甩在了身后。
“嗖嗖嗖嗖——”冰雹一般的毒箭,打断了他的叫喊。身边的树杆被射得木屑飞溅,脚下的杂草,也冒起一团团绿色的轻烟。
“郑将军——!”
“点子扎手!”
“小肥——!”
“进树林,进右侧树林!”郑子明迅速明白了赵匡胤的意图,回过头,扯开嗓子,朝着所有自己人大喊。“大伙注意不要分开,一起进树林,一起想办法活命!他们不是军队,也不是土匪,只要大伙稳得住,肯定能找到应对办法!”
“封路,砍树封路……”
“一码归一码,咱俩的事情还没完呢!”赵匡胤撇撇嘴,抬手抹去一头热汗。因为劳累而发红的面孔上,写满了骄傲。
和图书进树林,进右侧树林!”几个少年,连同他们的亲兵互相掩护着,朝官道右侧的树林撤退。不时有人踉跄着跌倒,却被身边的同伴又扯了起来,继续逃向树林深处,不离不弃。
“杀了他,先杀了他!”
“小家伙,休得张狂!”侧面扑过来的另外两名刺客见势不妙,大吼着将兵器砍向郑子明的左右肋骨。试图以这种方式逼郑子明回刀自救,解自家同伴燃眉之急。
再度出乎所有人预料,郑子明既没有用断刀招架板斧,也没有转身去接钢鞭。而是忽然朝着侧面跨了一步,连人带盾牌撞进了另外一名刺客的怀中。用左臂上的盾牌顶着对方持刀的手臂快速前推,同时将断刀猛地朝此人小腹之下捅去。
“就是他,东家要的就是他,别让他跟其余的人汇合!”一名刺客头目怒吼着加入战团,刀尖朝着郑子明的后心画影儿。
“三弟——!”
“锵!”郑子明手中的横刀,与其中一名蒙面刺客相交,迸射出一串刺眼的火星。他身材高出对方一头,肩膀也比对方宽出了三寸。后者力气上吃亏,被逼得接连后退。
“有子明这个国手在,毒箭算个逑!”赵匡胤猛地转过身,大声骂了一句,弯腰将其扛在了肩膀上,撒腿狂奔,“只要你自己不想死,他保证救得你回来。顶多让你变成一个瘸子”
“是个练家子!”
“娘——”持斧者右腿被齐膝切断,身体失去平衡,惨叫着摔倒。郑子明毫不犹豫地此人身体上滚过,顺http://m•hetushu.com势抹断了他的喉咙。
“弓箭是个大麻烦,他们在箭簇上好像涂了毒药。我的亲兵被射中了两个,现在生死不知!”杨光义举了举绑在左臂上的圆盾,喘息着补充。
“死——!”“小肥,接鞭!”两声大喊交替着响起,壮汉刺客举起板斧,奋力下剁。赶过来支援的韩重赟,从受伤的战马身侧,捡起了郑子明的钢鞭,凌空投掷。
郑子明不敢停在原地遭受围攻,双腿加速向前跨步,同时反手挥刀,将刺向自己后心的兵器撞歪。刺客头目却如同跗骨之蛆,再度将兵器高高举起。没等此人的手臂回落,郑子明突然停步,转身,刀锋再度齐腰盘旋,切破刺客头目主动送上来的肚皮。
更多的刺客围拢上前,试图倚多为胜。郑子明的移动范围迅速被压缩,能照顾到的,只有身体周围数尺。然而,令刺客们无法相信的是,看上去虎背熊腰的他,身手却比周围的任何人都要灵活。三招两式,就将包围圈撕开了一处缺口,踩着两名刺客的尸体溃围而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冰冷的号角声再度响起,打断了少年们的议论。接官亭下,“刺客”们已经整队完毕,准备再度发起进攻。足足有五十多张角弓,于队伍后侧高高地举起,涂抹了毒药的箭簇,在阳光下晃成蓝汪汪一片。
郑子明才不管招数卑鄙不卑鄙,陈抟当初指点他武艺之时,传授的全都是杀人之术,只求能以最快速度解决对手,根本不http://www.hetushu.com问正邪善恶。只见他,丢掉已经成了锯子的半截断刀,单手拉住“被阉”刺客的腰带,将此人直接丢向了追过来的持斧者。随即,趁着持斧者不得不侧身闪避的瞬间,猛地低头从地上捡起了“被阉”刺客的兵器,蹲身横扫,卸下半条血淋淋的小腿。
“刷——”“刷——”“刷——”就在大伙心急如焚外加手忙脚乱之际,几道寒光,忽然贴着地面掠过。原本至少也该被摔断手脚的郑子明,竟然毫发无伤地跳了起来。手中钢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成了横刀,沿着官道的边缘一路猛剁。眨眼间,将拦路的绊马索尽数砍成了两段。
右侧的刺客半边脖颈被扫断,哼都没哼,当场气绝。左侧的刺客将盾牌砍出了一道口子,却无法然手中刀锋再向前推进分毫。没等他变招,郑子明的身体再度回转,带血的横刀在齐腰高度兜了半个圈子,“噗!”地一声,将刺客的青衣、皮甲、小腹连同小腹内的肌肉和脂肪统统切成了两段。
韩重赟、赵匡胤、潘美以及陶家庄的亲兵们吓得魂飞天外,一边死命拉紧缰绳,一边红着眼睛大声呼唤。
他们的策略很成功,郑子明果然停下了脚步,猛地一个大转身,挂在左臂上的盾牌迅速下移,右手横刀扫出一道匹练,“杀!”
面白,高大,身手和胆气过人,年龄不超过二十,几个特点加在一起,肯定就是他们的东家嘴里那个必须除掉之人。如果能够将此人当场斩杀,甭说死掉五、六个同伙,就是今天来m.hetushu.com的人全都死掉,也是死得其所。
“进树林,进右侧树林!”赵匡胤的武艺在少年们当中不算最佳,审时度势能力,却超过了任何人。果断大喝一声,拉着郑子明的胳膊,掉头就跑。
“卑——啊”刺客手臂受制,根本来不及自救。小腹之下,双腿之间的部件瞬间被断刀“锯”去了大半截儿。整个人顿时疼得两眼发黑,双手和双脚全都失去了力气。
乱哄哄的叫喊声,从道路两边的树林里响起。一群身穿青衣短打,面蒙黑纱,手持利刃的家伙,如潮水般涌出。或围着郑子明挥刀乱砍,或将树干、树枝等物朝官道上乱丢,很明显,今天不想放走任何活口。
杨光义、呼延赞、赵匡胤、潘美,以及众人的亲兵,也都冲破阻拦,快速朝二人靠拢。眼看着,众少年就要重新汇聚在一处,结成战阵。接官亭左侧,忽然响起了低沉的号角,“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宛若冬夜里的狂风,吹得人浑身上下一片冰冷。
绊马索!前方官道上,被刺客预先布置了数道绊马索。而郑子明在被摔下坐骑前的一瞬间,冒着粉身碎骨的危险,将警讯发给了背后的所有人!
“哎呀!”杨光义忽然松开了身边同伴的手,手捂大腿后侧,喘息着叫喊,“毒箭,我中毒箭了。你们赶紧走,别管……”
“大伙当心脚下!”就在此时,冲在最前方的郑子明猛地向后挥了挥胳膊,高声提醒。紧跟着,战马悲鸣一声,凌空飞起,滚过一丈多远距离,将背上的他如同石头一般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