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三章 耕耘(六)

失去了心中最大的支撑,此子再没力气继续叫嚣,身体晃了几晃,软软地瘫坐于地。
“咔嚓——”白色的闪电撕破黑沉沉的天空,照亮朱氏子那绝望的面孔。
有了账本之后,接下来的审讯,已经不用再费丝毫力气。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的朱氏子侄们,个个垂头丧气,对爪牙们揭发出来的任何罪行都招认不讳。而众爪牙们,为了那微茫的逃生希望,也将朱家过往所犯的所有罪行,都深挖细掀,力争做到毫无遗漏。
“冤枉——!”话音落下,众朱家的嫡系子侄们再也顾不上跟此人拼命,纷纷以头跄地,大声喊冤。
“没这么严重,当初你又为何劝子明跟乡绅们握手言和?!”赵匡胤笑了笑,低声反问。
夏天的暴雨,来得急,去得也快。当天空中又露出了湛蓝,审讯也进行完毕。按照刘汉国的律例,朱寨主和他的几个儿子,侄儿,外甥,都应该被判处凌迟之刑。郑子明没兴趣折磨人,干脆命陶勇带领弟兄们将这群罪犯一起推出了庄子外,全体斩首了事。
稀里糊涂替朱家卖命多年,到头来,听了他人的举报,才突然发现,真正的杀父仇人就是自己的效忠对象。如此荒诞的事实,对刘姓家将的打击是何等之沉重?只见此人挣扎着朝郑子明所在房间磕了个头,大声喊道:“大人,您不用费力气了。朱家所犯罪孽,远不止是这些。春天时辽国人南下,朱家非但派了人去给他们带路,还向他们提供了大笔的粮草……”
郑子明见状,便不愿过多浪费时间。索性直接下了一道命令,要求被抓来的人互相举报。自行确定谁是“制造贩卖”侏儒的主谋,谁是帮凶。话音落下,院子里立刻又开了锅,m.hetushu.com众爪牙们争先恐后摘清自己,争先恐后将罪孽朝已经死去了寨主朱云和他的嫡系子侄们身上推。而那些嫡系朱氏子侄,见平素俯首帖耳的狗奴才们居然敢反噬主人,恼怒之下,干脆把心一横,也将爪牙们的种种恶行抖落了个干净。
刘姓家将和另外两名被朱寨主害死的满门,却又当作猎犬收养的死士,按照所犯下的罪行,原本也在被处死之列。但是赵匡胤却怜悯这三人的身世,抢在宣判之前,站出来替他们求情。
他年龄比韩重赟长,阅历也远比后者丰富。后者到目前为止,依旧把发生于朱家寨的罪孽,作为一个特例。而他,却通过今天的审判,看到了一个群体的恶毒。
谁料那三人侥幸逃得一死之后,却没有立刻回家收拾行礼。而是先结伴来到了庄子外,一眼不眨地看着仇人们个个身首异处。然后又跪在地上冲着自家父母坟茔方向各自大哭了一场。最后,则结伴走回了先前审讯他们的院子,跪在泥水里,大声喊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若非大人,我等一直到死,也是个糊涂鬼。根本没脸去见自己的祖宗和家人。大人之恩,我等无以为报。愿从此将这条烂命交给大人,无论是替大人挡刀挡箭,还是牵马坠蹬,都决不敢辞!”
转眼间,非但朱家庄上下劫掠残害幼儿,制造侏儒的罪行被阖盘托出,连同其他一些假冒盗匪杀人放火,伪造地契巧取豪夺,以及通过各种手段对临近庄子的其他弱小士绅强行兼并的血债,也被逐一摆到了明面儿上。
“若不是有良心的,也不会被朱家给欺骗了这么久!”赵匡胤笑了笑,将头转向郑子明,低声劝告,“收http://m.hetushu.com下他们吧!他们今天所做所为虽然事出有因,却也绝了自己的活路。你如果不将他们留在军中,哪怕他们走得再远,半年之内,全家老小也会死于非命!”
到了这种时候,郑子明怎么可能再被他们的谎言蒙蔽?立刻派人去朱寨主的书房里,按照刘姓家将刚才的指控,将朱家与辽国人做交易的账本给搜了出来。
所以,朱云父子及其爪牙,才死到临头依旧不知悔改。在他们看来,郑子明为了几个平头百姓而公然与士绅做对,乃是自取灭亡。用不了多久,此人就会成为其他诸侯的刀下亡魂,到那时,朱氏一族,自然大仇得报,可以含笑九泉!
然而,他们父子和为虎作伥的帮凶们,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临死之前精心编织出来的大帽子,被郑子明一句话,就戳出了无数个窟窿。
“那,那岂不是真的要把整个沧州的士绅全都杀光?”韩重赟被吓得头发根根倒竖,赶紧大声出言劝阻。“小肥,朱家人残害儿童,罪有应得。但其他庄子,即便跟辽人有过瓜葛,也,也可能是迫不得已。你,你已经杀了足够多了,该,该适当收一收刀了!”
“草民所言句句属实,句句属实!”刘姓家将则一边躲,一边继续高声叫喊,唯恐郑子明等人听不见自己的指控,“正月时奉命给辽国兵马带路的,正是草民。朱家给辽军提供粮草牲畜的账本,就藏在朱寨主的书房里。书房正中央那块地砖下面有个暗格,大人派人进去一搜就能找到。草民罪该万死,若是能拉着朱氏满门下地狱,草民心甘情愿!”
换句话说,如果把国家或者地区比喻成宫殿,“士”便可看成这间宫殿的栋梁和立柱http://m.hetushu•com。一旦失去了立柱和栋梁的支撑,再雄伟的宫殿,也会轰然而倒。
帝王与诸侯们需要与“士”共治天下,而不是与百姓共治天下。百姓们的作用只是在太平时节交粮纳税服徭役,在战乱年代当兵当夫子拿自己性命填沟渠,重要性根本比不上“士人”的一根脚指头。
所以,“士人”们犯了罪,才总有办法逍遥法外。帝王和诸侯们明知道士人对百姓敲骨吸髓,只要百姓们没被逼得揭竿而起,通常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这么严重吧!毕竟那是他们的父母之仇?”韩重赟不反对郑子明收留三个家将,却对赵匡胤的最后一句话,深表怀疑。
临近的其他几个朱家子侄,见到此景,非但没勇气给自家亲戚帮忙。反而纷纷侧开了头,尽量不与那名家将的目光相对。
“呵呵,居然是三个有良心的!”杨光义闻听,立刻笑着打趣。
话音落下,四周一片死寂。
“姓朱的,我操你祖宗!你,你一定会下十八层地狱!”一名跪在后排,双手被绳索捆住的家将,忽然跳了起来,狠狠给瘫坐于地的朱氏子,来了一记头槌。“老子今天拉着你一地去死,一起去下地狱。你们全家都要下十八层地狱!”
在朱家寨为虎作伥的爪牙们,大多数也恶贯满盈,陆续被推出寨子外问斩。只有少数几个刚刚被朱氏父子提拔没多久,还未来得及作恶的年青家丁,得到了赦免,被打了一顿军棍之后,释放回家。
非但朱氏子被骂得无言以对,赵匡胤、韩重赟和潘美等人,也是神色大变,随即遥遥地朝着自家兄弟郑子明竖起了大拇指。
至于朱家的女眷和一堆未成年孩子,陶勇和李顺儿两个建议斩草除根,郑和-图-书子明却没有采纳。而是从缴获的朱家浮财中,分出了几车干粮细软给这批人,勒令他们离开寨子,去别的地方投靠亲友。
注1: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最早起源于刘邦,而不是文彦博。文彦博只是对士大夫三个字,做了更明确的定义。
自打汉高祖刘邦在当政后的第十一个年头,公开颁布诏书说要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士”便成了一个独特的群体。从东西两汉一直到魏、晋、隋、唐,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个国君和诸侯,都没胆子跟“士人”对着干。甚至包括入寇中原的五胡,为了自身统治的长久,都不得不主动拿出一些好处来跟“士人”分享,以达到收买拉拢的目的,让后者成为自己的伥鬼和爪牙。(注1)
古人曾经说过,学以居位曰士;古人曾经说过,以才智用者谓之士;古人曾经说过,事亲则孝,事君则忠,交友则信,居乡则悌,可称为士;古人甚至还曾经说过,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举国而与之不为改视,重死、持义而不桡者为士!但古人偏偏没有说过,残害百姓,鱼肉乡里,恃强凌弱,草菅人命者为士!
郑子明对这三人的遭遇,也心有戚戚。沉吟之后,便赦免了三人的死罪,只是剥夺了他们历年所得,勒令他们也带着干粮和部分细软,离开朱家寨,与老婆孩子一道去投靠亲友。
正在动笔记录口供的潘美被吓了一跳,赶紧命人将冲突双方分开。然后再仔细追问,才知道那名家将原本是另外一个刘姓地方大户的长子。数年前全家被南下打草谷的“契丹人”杀了个干净,家中钱财也别抢了个精光。无奈之下,才将田产尽数卖给了朱家,自己也娶了朱家的一名旁支小姐,通过联姻和图书的方式,成了寨主朱云手下的得力干将。
韩重赟被问得无言以对,只能讪笑着摇头。赵匡胤知道此人性情敦厚,所以也不逼着他接受自己的观点,将目光转向郑子明,继续说道:“他们既然奉命给辽国人带路,自然会在辽军当中,结识许多一样的奉命带路者。你按照这个线索查,从此事半功倍!”
陆续有其他朱家的族人和爪牙被抓来,见到一地的碎陶罐和寨主朱云的无头尸体,也个个被吓得魂飞魄散。或者哭喊求饶,或者闭目等死,谁也没勇气声称自己清白无辜。
※※※
“正因为先前杀得足够多了,才不能现在收手!”赵匡胤看了他一眼,摇头冷笑,“子明今天有句话说得很对,这帮家伙,根本不配做士绅。杀干净了他们,才好重整河山!”
“你血口喷人!”这下,朱氏的嫡系子侄谁也不敢装死了,纷纷跳起来,欲跟刘姓家将拼命。劫掠人口和贩卖儿童虽然都是重罪,只要朱家的长房一系把罪行都扛下来,其他人还有希望逃得一死。而勾结辽人,给契丹大军带路,则属于叛国谋逆,按律应该族诛!
其中还有两名跟刘姓家将一样,原本将朱寨主当作恩公,愿意为朱氏一门肝脑涂地的死士,通过别人的举报,才发现自己这些年来居然一直在为仇人效力。顿时,恨不得将朱家子侄全都生吞活剥。主动爬到俘虏队伍的前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更多的关键罪证都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士之才,士之智,士之德,士之勇,朱氏父子样样都不沾边儿,他们有什么资格自称为士?有什么资格代表天下士绅?!郑子明杀了他们,也根本不是公然跟天下士绅做对,而是替天下士绅清理门户,把混入队伍中的虎狼之辈辣手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