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朝天子

第四章 虎狼(一)

“已经不杀了。估计也杀无可杀!从这个月起,他做的事情是,给百姓分田、给手下的人封官筹功,恢复各级官学,并且重金礼聘范正为刺史府长史兼沧州教谕,负责品评地方才俊,选贤任能!”符昭信想都不用想,快速给出答案。(注1、注2)
※※※
另外一个让他不敢疏忽的原因则是,密报里所提到的郑子明,刚刚出道之时,年龄也跟他自己现在仿佛。别人在十四五岁时就可以单枪匹马周旋于刘知远、常思、郭允明这些虎豹狼豺之间,并且毫发无伤。他符昭信现在背后有父亲、有母亲,有无数谋臣良将,怎么可以连别人想干什么都看不清楚?
……
“嘿嘿,嘿嘿,嘿嘿!”符昭信也眯缝起眼睛,笑得如同一只刚刚偷到鸡蛋的小狐狸。
“阿爷,您,您怎么来了?”符昭信迅速在烛光下抬起头,朝门口看了一眼,随即起身离开桌案,快步迎上前,冲着站在门口的老将军符彦卿躬身行礼:“孩儿见过父亲。您老不也是http://www.hetushu.com还没有睡吗?孩儿不困,孩儿把手上几份来自沧州的密报吃透了,就立刻去睡?”
唯一让符彦卿感到惊讶的是,少年人在把地方士绅得罪了个遍之后,居然还懂得请范正这个大名儒,来向整个士林示好。而那范正,居然也拉得下老脸,为了区区几十斗咸盐,向一个黄口孺子折腰!
注2:按照唐制,刺史麾下可以有别驾,长史、司马、录事参军和司功,司仓等官职。还可以提拔文学、医学博士等闲职。
“密报,沧州那边又有新消息了?那石家子还在继续杀人么?还是又玩出了什么新花样?”听完儿子的话,老将军符彦卿顿时也来了精神,眉毛跳了跳,大声追问。
如此一来,谁要是想指责郑子明重草民而轻士人,声音无疑就弱了许多。而士林领袖们,看在范家兄弟的面子上,也不好过于对他刁难。
“孩儿估计,他又托了郭家的人情。范文长之兄文素公,与郭枢密乃为知m.hetushu•com交。如果郭家请他们兄弟俩帮忙,文素公也不太好拒绝!”符昭信少年老成,仰头看着父亲的眼睛,将自己的推测郑重说出。
通常新官上任之后,肯定要跟地方上的豪强斗上一斗。所以郑子明在沧州杀人虽然杀得狠了一些,却没有令符彦卿感觉太意外。至于杀掉了豪强之后,拿别人的土地去收买百姓之心,拿朝廷的官爵去拉拢麾下将士等行为,在符彦卿这等老江湖眼里,更是顺理成章,是个人都会那样做,早就见怪不怪。
大哥已经被父亲勒令闭门读书了,大姐刚刚失去了丈夫,居丧在家,三弟刚刚蹒跚学步!作为家中的即将成年的男丁,替老父分忧他责无旁贷。
“你还有什么困惑的地方,不妨一起说来。趁着我现在还不困,可以帮你剖析一二!”笑了一会儿之后,符彦卿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又继续问道。
这个分析很有道理,符彦卿当即笑着点点头:“有可能,但还有可能是范氏兄弟两个,心里还念着石家的hetushu•com人情。毕竟石重贵在位之时,对范文素极为倚重。这兄弟两个当年虽然没有勇气以死回报石重贵的知遇之恩,若是石家的后人求上门来,却不至于不闻不问!”
好一个有勇有谋的少年人!好一个沧州防御使!某些人的儿子如果能看懂他此刻的作为,真该活活羞死!
“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符彦卿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仰天大笑。
让儿子帮助自己处理公务,是对儿子的锻炼。但是,他却不能真的做甩手掌柜。一方面,儿子昭信毕竟只有十四岁,阅历和经验,都非常匮乏。把如此重的担子压在一个十四岁孩子肩膀上,未免有拔苗助长之嫌。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沧州跟他符家的地盘,只有一河之隔。家门口儿今年忽然出现了一头乳虎,身为家主的他,无论如何都不敢装作视而不见。
人的年龄不同,阅历不同,对同样一系列事情的看法,也会大相径庭。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沧州的事情,在年仅十四岁的符昭信眼睛里和-图-书,就如雾中之花。
所以郑子明如果真的像传说中那样,是石重贵的二儿子的话,范正出山给他帮忙,倒也合情合理。况且范正这个人,虽然文采跟他的哥哥一样出色,对于钱财的态度却截然相反。其兄范质无论是在后晋做官,还是在汉国做官,都两袖清风。而范正,却过惯了宝马貂裘的日子,绝对不嫌铜臭。
然而,他却逼着自己,将细作们星夜兼程送回来的密报,一份份仔细阅读、揣摩,丝毫不敢疏忽。
“范正,他怎么会去沧州?石家子真的会挑人!”猛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符彦卿的眉头又是微微一跳,诧异的话脱口而出。
得到了父亲的鼓励,符昭信立刻信心大增,笑了笑,继续低声补充,“据细作汇报,那郑子明在沧州大砍大杀,光是铜钱,就从别人家里抄到了近百万贯。拿出十万贯来康他人之慨,想必足够打动文长公的爱才之心了。毕竟在文长公眼里,这没有贝字的才,照着有贝字的才,相差实在太远!”
想当年,范正的哥哥hetushu.com范质在官场上郁郁不得志。是后晋末帝石重贵,慧眼识珠,钦点了他做翰林学士。随后朝廷的诏令,便大半儿都出自此人之手。对于范质的品行和能力,石重贵非常相信。很多时候范质将诏令起草完毕,石重贵一个字都不改,便会直接用印。
父子两个口中的文长公,正是现今沧州刺史衙门长史兼沧州官学的学谕范正的表字。而范正的哥哥范质范文素,则是当朝枢密副使郭威的好友,官拜大汉国的中书舍人,户部侍郎。
注1:符家的势力范围主要在青州,也就是当时的登莱,淄州、棣州等地,跟沧州隔着当时的黄河。
而郑子明如今手头虽然缺人才,缺士卒,缺铠甲兵器,却唯独不会缺钱。沧州东部靠海且多浅滩,砍柴煮海便可生盐。沧州的大盐枭们被他砍了个七七八八,几辈子积蓄都落到了他手里,拿出一部分来千金买马骨,姓郑的眼睛都不用眨。
“虎头,都半夜了,你怎么还没去睡?”书房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一个浑厚慈祥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