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一章 家国(一)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整齐的枪锋宛若潮头,踩过松软的大地,踩过刚刚冒出芽来的野草,踩过尚未融化干净的残雪和尚未来得及腐烂的枯枝败叶,缓缓踩向敌军的头顶。
“放,放箭,赶紧放箭!放箭拦住他们!”望着如同海浪般拍过来的骑兵,河东军的主帅,北汉国荡寇大将军、镇冀节度使张元衡惨白着脸,大声叫喊。
他们的是沧州军,大周横海军节度使郑子明帐下的嫡系精锐,沧州军。他们主帅,前朝三镇巡检使郑子明,去年春天因为以数千乡勇拖住了南下的幽州军,而被后汉皇帝捏着鼻子封为沧州防御使。他们的主帅,因为在大周皇帝郭威南下汴梁之时,与义兄郭荣、赵匡胤,好朋友高怀德、符昭序一道,留守后路,袭杀契丹北面上将军萧天赐,而威震中原。
跟着这样的主帅身后,所有弟兄心中都充满了骄傲和希望。他们为自家主帅所走过的道路而感到骄傲,他们隐约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方向。
只是,名义归名义,事实却比名义相差甚远。
第三波羽箭,腾空而起,数量之多,令天空中的阳光都为之一暗。这次,由于所有老兵的投入,终于给急冲而来的沧州军,造成了比较大的损失。张元衡亲眼看见,与自己所在位置正对的数名骑兵身上冒起了红光,鲜血瞬间淌满了半边身体。然而,那些受伤的骑兵们,却弯下腰,用一只胳膊紧紧www.hetushu.com地搂住了战马的脖颈,另外一只胳膊将骑枪夹在了腋下,继续前冲,前冲,不疾不徐,百折不回。
从后汉乾佑三年早冬到大周广顺元年仲春,连续四个多月的战火淬炼,令沧州军无论在装备、士气和作战技巧方面,都更上了一层楼。所以尽管此刻敌我双方之间的人数相差得非常悬殊,他们还是跟自家主帅一道,义无反顾地朝着敌军发起了冲锋。仿佛对面的河东军根本不是一群士兵,而是一群披上了铠甲的土鸡瓦狗。
而对面的沧州军,却突然开始加速。虽然依旧不算太快,但那种涌潮般的气势,却令每一个北汉士兵都觉得心脏发颤,两脚发软,握在手里的木弓或角弓,也跟着哆嗦不停。
为了报复郭威先以拥立自家儿子刘赟为幌子,诱惑自己坐视其杀入汴梁。随后又无耻毁约,窃取了原本该属于刘家的皇位。后汉皇叔刘崇自立为帝之后,就立刻引兵取最短距离杀向了汴梁。对于隔着一道太行山的河北,则丢给了他新封的镇冀节度使、魏搏节度使和邺州节度使前去光复。至于这三位节度使麾下能有多少兵马,即将面对怎样的敌人,则一概不闻不问。
“保持队形!”“保持队形!”“保持队形!”他们隐约听见有人在高声叫喊,却不知道声音来自身边的人还是敌军。他们用尽全身力气将木弓拉满,还没等放箭,就看到无数老兵和图书从自己身边冲了出去,蹲身在地,将长矛后端戳在泥土中,长矛的前端尽量指向了斜上方。
只是,老兵们队伍,实在过于单薄,也排得过于稀疏。还没等他们想好是该上前给老兵们帮忙,还是掉头逃走,对面的骑兵已经冲到,“轰隆”一声,天崩地裂,仓促间凭着本能前去阻挡的北汉国老兵们,像海滩上的沙堆儿一样,被马蹄卷了个无影无踪。
“周”“横海军”“沧州”“郑”一面面认旗,在队伍上空随风飞舞。清晰地告诉对手,这支队伍的真实身份,来自何方。
他忽然想起了临出征之前,定州防御使呼延琮对自己的劝阻。当时,此人曾经信誓旦旦地告诉自己,郭威派往河北坐镇的虽然是几名后起之秀,却个个本领不凡。连契丹老将萧天赐都折在了他们几个手里,麾下两万精锐全军覆没。不经过半年以上时间的准备,现在就仓促领兵前去争夺冀州和深州,肯定没有胜算。
同一个横排,四百名骑兵也缓缓加速,与自家主将保持一条直线,缓缓朝敌军压了过去。每一名骑兵与其左侧同伴之间的距离都只有一臂宽,每一名骑兵都稳稳地平端着骑枪,四百零一杆骑枪在早春的阳光下,闪成一道银白色的死亡之潮。
“放,放箭,赶紧放箭!接着射,他们队形太密,无论怎么射都能射中。”关键时刻,还是队伍里的老兵靠得住。发现新强征入伍的弟兄们迟迟射不出第m•hetushu•com二箭,冲上来,挥动刀鞘朝着对方后背一通乱抽。
这年头,改朝换代很寻常。诸侯杀掉皇帝取而代之,也司空见惯。但不寻常的却是,有人在短短几年内,从一个走投无路的小山贼喽啰,硬生生坐上了一镇实权节度使之位。有人既没有靠着血脉背景,也没有靠着家族余荫,不到二十而封侯拜将。
所以,张元衡名义上虽然坐拥七州之地,实际上能掌握的,却只有刚刚从契丹人手里用金银赎回来的易州和被悍将呼延琮控制的定州。名义上为荡寇大将军,领兵十万,实际上真正所拥有的将士数量,却只有区区三万出头,并且其中还有两万多为临时强征入伍的农夫,根本没见过血光。
“放箭,放箭!”看到对手的攻势没受到半点儿遏制,镇冀节度使张元衡的脸色愈发苍白。扯开嗓子,像只输急眼了的赌徒般,将所有的家底一并押上了赌桌,“全都放箭,不要再等了。再等就彻底来不及了。所有人,左厢的老弟兄也包括在内!”
已经没有第五次放箭机会了,北汉军中的新兵们,却依旧哆哆嗦嗦地将羽箭朝弓臂上搭。除了这一招之外,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应对眼前情况。他们的长矛就戳在身侧,他们朴刀和盾牌就放在脚边,他们却不知道该丢下木弓,伸手将武器抓起、握紧。
一道枪锋组成的死亡之潮之后,还有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彼此之间,相隔着大约三个马http://www.hetushu.com身的距离,枪锋随着战马的移动上下起伏,铠甲的部件彼此相撞,发出一波波整齐的音浪,“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嗖嗖嗖嗖嗖嗖……”数以万计的羽箭再度腾空,然后如同冰雹般迅速下落。这回,因为距离已经足够近,大约有一半射入了骑兵队伍当中。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马蹄声和铠甲撞击声,宛若春雷,敲得树木山川战栗不已。
连一个山贼喽啰,都可以凭着本事拜将封侯,大伙何愁找不到光明的前途?即便不能同样创造奇迹,成为实权节度使。至少,也能做个刺史、县令,乃至巡检、指挥。只要大伙通过努力上进,只要大伙跟他一样不屈不挠。
“嗖嗖嗖嗖嗖嗖!”第四波羽箭不需要任何人督促,再度腾空。有零星几个骑兵中箭落马,转眼就被后排冲过来的自己人,踩得面目全非。为了活命,大部分中箭者,都尽可能地让自己端坐在马背上。任凭胯下坐骑带着自己,与整个队伍一道扑向目标。
脊背处传来的刺痛,令新兵们暂且忘记了恐惧。哆哆嗦嗦地拉开木弓,哆哆嗦嗦地将羽箭搭上弓弦,然后将眼睛一闭,猛然松手。
“跟我来!”郑子明枪锋前指,同时轻轻磕打马镫。胯下的乌骓马缓缓张开四蹄,动作优雅得宛若正在跳舞的精灵。
数十团红色的烟雾在骑兵的队伍中飘起,数十匹战马嘴里发出低低的悲鸣。然而,整http://www.hetushu•com个队伍的前冲速度,却丝毫没有减缓。依旧海浪般向前,一浪紧跟着一浪,轰隆隆,轰隆隆,铺天盖地。
没见过血光的农夫,当然不懂得如何把握战机。听到张元衡的命令,他们立刻就拉开刚刚领到手没几天的拓木弓,将临时赶制出来的羽箭乱纷纷朝着正前方射去。其中大部分羽箭,连敌我之间一半的距离都没飞完,就掉头直冲而下。少部分羽箭勉强凑够了射程,却也力道尽失,打在沧州军队伍中,连丁点儿血花都没能溅起来。
他本是后汉皇叔,河东留守刘崇麾下的步军左厢都指挥使,因为刘崇痛恨郭威弑君,自立为帝,才跟着一道鸡犬升天,从掌管两千兵马的都指挥使,跃居为统兵数万的一镇节度。名义上坐拥定、易、恒、深、沧、德、棣七州,辖地从太行山一直平推到大海,横贯整个河北。
然而,张元衡记得自己当时却斥退了呼延琮,认为此人是怕自家女婿郑子明被打个猝不及防,才故意将敌军的实力往大了吹。现在看来,呼延琮对大汉国的忠诚,好像一点儿都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自己,为了尽快坐稳节度使之位,竟然利令智昏。
他们的速度不快,比起张元衡所熟悉的骑兵来,沧州军的速度,只能用小跑两个字来形容。他们胯下的战马也不是什么良种,高度比辽国人支援给河东的马匹矮了大半头。然而,他们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却令张元衡感觉眉心发木,头皮发麻,嗓子紧得几乎无法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