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一章 家国(六)

“轰隆!”唯恐河东兵马还不够慌乱,半空中,猛地又响起了第二声霹雳。紧跟着,一员白马银枪小将,带领两千余骑兵,从战场右翼的树林后杀出,与赵匡胤的队伍呈剪刀型,给了河东军拦腰一击。
有道是,君子直,可欺之以方。自家丈夫武艺超群,兵法韬略方面的造诣也登堂入室。但从小到大,却没受过什么挫折。在揣摩和把握人心方面,远不如曾经被人追得如丧家之犬般的郑小肥。因此不小心被对方蒙蔽,也是顺理成章。
“是!”赵光义不敢违令,答应一声,蔫头耷拉脑袋返回。
话刚说了一半儿,晴朗的天空中,忽然响起了一声霹雳。“轰隆!”,刹那间,震得地动山摇!
然而,令他们倍感绝望的是。他们的双腿和双臂,居然软软的使不出力气。他们即便勉强跳上了坐骑,胯下战马也迟迟不肯迈动四蹄。
“要去,你自己去。你怎么知道,那郑子明就不是故意在示弱诱敌?”折赛花把丹凤眼一瞪,目光如刀子般,直戳张元衡心窝。
“啊,啊,呃!”张元衡被推得踉跄数步,终于恢复了几分清醒。小跑着冲向一匹看起来还算精神的战马,飞身跳上去,双腿狠狠磕打马腹。
自家主帅这般模样,甭指望他还能留下来号令弟兄们抵抗。让他走吧,趁着赵匡胤和高怀德还没杀到帅旗下,逃之夭夭。至于能不能逃得掉,就交给老天!
骂罢,他也不管杨重贵夫妻俩是否听见。径自去找了一些心腹家将,让后者分头去收拢溃兵。准备尾随追杀郑子明,一雪前耻。
不是雷公,虽然他刚才心里起的念头,被天大雷劈十次都不算冤!来的是一哨兵马,总数也就是两千出头。绕过战场左翼的山坳,直扑河东军歇脚处。当先一员上将,手持包铜大棍。沿途所经之地,无论遇到河东军的人还是战马,皆被其砸得筋断骨折。
“是!”赵光义不敢狡辩,满脸委屈地拱手施礼。过了一会儿http://m.hetushu.com,却又趁着自家哥哥不注意,将头凑到高怀德身边,低声询问,“高将军,你刚才怎么不说话啊。明明可以把姓张的给抓回来的……”
“呀!”“啊!”“该死!”“我日……”乱作一团的河东“勇士”们,气得大声咒骂。却终究顾不上找策马冲撞自己的人算账,而是继续争抢坐骑,千方百计逃命。
他们不甘心束手就戮,他们要垂死一搏。他们人数比来袭者多,他们还有绝处逢生的希望。
张元衡被她瞪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立刻耷拉下脖颈,不敢再指手画脚。然而,内心深处却愈发地确信杨重贵刚才是上了郑子明的大当,错过了一战而定河北的良机。
浓烟夹着尘土扶摇而上,原本就已经成了无比绝望的河东将士,更是生不出抵抗之心。竟然被毫无伤害力的爆鸣声,吓得四散奔逃。
“你,你……”张元衡顿时恼得火冒三丈,然而却没勇气硬逼着杨重贵和折赛花夫妻两个领兵去追杀郑子明。坐在马背上愣愣半晌,最后把心一横,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我呸,不就是仗着被赐了国姓么,有什么好得意的。干的就是干的,还能真的封你做了太子?你跟那姓郑的有交情,老子没有。老子这就去把他的脑袋砍了,看看今后你还有什么脸面号称杨无敌?”
“大帅,不成了,快走!”家将张寿强咽下去嗓子眼里的血,猛地推了他一把,红着眼睛催促,“弟兄们和战马都刚刚开始舒缓筋骨,这当口谁都提不起力气来。快走,趁着没人注意到你,赶紧去向杨无敌求救!”
不像郑子明那样“假仁假义”,在传说里,三兄弟之中的老二赵匡胤,可是个心狠手辣的主。无论是在交战之时,还是交战之后,对敌人都从不留情。特别是对那些替契丹人带路的敌军,几乎是见一个杀一个,无论其是放下武器投降还是顽抗到底。
“拼了,拼一个够本儿m•hetushu•com。反正早晚都是死!”有河东将士,嚎叫着响应,声音宛若落进陷阱里的孤狼。
赵匡胤看了自家弟弟一眼,冷冷地补充道:“有高将军和我在,哪里轮到你擅自做主?这次就放过你,倘若下次再犯,定然军棍伺候!”
“快走,不走老子宰了你!”张元衡急得两眼喷烟冒火,拔出腰刀,朝着马屁股狠狠一抹。“噗!”,红光飞溅,战马屁股上,顿时出现了一条半尺长的刀口,鲜血顺着刀锋两侧,喷涌而出。
不能逃,此地距离上一场战斗发生处,至少有四十里远。四十里路,即便跑,也能把人活活跑死。只有镇定下来,抱成团儿死战,大家伙儿才有活命的希望。至少,有机会坚持到杨无敌再度前来相救。
先前沧州军撤得非常匆忙,根本没顾得上打扫战场。杨重贵心高气傲,也不屑于拿张元衡部先前溃败时丢下的武器、辎重和马匹当作战利品。故而,这三千“敢战之士”,倒也不没费多少力气,就把自己重新武装了起来。并且每个人都找到了一匹战马,飞身跨了上去,跟在张大帅之后,朝着沧州军的撤离方向奋起直追。
“嗯,哼哼,哼哼哼……”可怜的坐骑一口精料还没等嚼碎,就又要被催着上路,气得摇头摆尾,迟迟不愿迈开四蹄。
“呜呜呜,呜呜呜——”众沧州军斥候,也迅速发现了追兵。一边跳上马背狂奔,一边奋力吹响了号角示警。
然而人虽然求战心切,他们胯下的坐骑,却已经跑得有些乏了。只追出了三、五里路,便失去了一众沧州军斥候的踪影。
“咱们多派几支队伍分头去追,不信他还能飞上天去!”没等两名主将做出决断,赵匡胤的弟弟赵光义,已经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嘴里同时大声提议。
“呃!”张元衡吓得以手捂嘴,朝着声音起处用力张望。
“别怕,别怕,那是药发傀儡。太原城早就有卖的,伤不到人!”此刻唯一还能和_图_书保持几分勇气和理智的,只剩下张元衡的家将。一个个挥动着兵器,在溃兵当中奔走呼号。
众家将被杨家军救下之后,静下心来反思整个战斗过程,也觉得败得非常委屈。因此,一个个用尽浑身解数,才花费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便从溃兵当中凑出了三千敢战之士。
偏偏杨重贵性子方正,丝毫不理解妻子替自己辩护的一番苦心。缓缓松开刀柄上的手,瓮声瓮气地说道:“不是在示弱,他是舍不得麾下那些弟兄。刚才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连披风都裹在了身上。我若是不跟他废话,直接领军杀上,即便拿不下他本人,至少也能把他麾下的沧州军杀伤大半儿,然后……”
“高怀德,是高怀德!”乱哄哄的河东军中,哭喊声更加绝望。很多人都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同时意识到了今日自己已经彻底走到了末路穷途。
“轰隆!”由沧州工匠仿制的药发傀儡轰然炸开,在半空中洒下无数火星,落英般,缤纷随风而逝。
“退避三舍,什么退避三舍?骗人!姓郑的骗人。他说话根本不算数。这才四十里不到,才四十里不到?”仿佛彻底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张元衡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好不伤心。
“抓他回来,谁替咱们对付杨无敌?”高怀德耸耸肩,将一个刚刚点燃的药发傀儡甩出四十多步远。
“轰隆!”白马银枪小将高怀德意犹未尽,将一枚药发傀儡点燃,直接丢向了河东军的队伍当中。
“吓!我还当他真的有恃无恐呢,原来那小子刚才是在虚张声势!”先前还为敌将不战而退而暗中庆幸的张元衡,此刻却忽然变得智勇双全,策马上前,张牙舞爪地叫嚷,“我还奇怪呢,明明已经跟我打得两败俱伤了,怎么可能还在杨将军面前如此镇定?原来是在虚张声势!杨将军,你还不赶紧带兵去追?否则此事传扬开去,即便陛下不责罚你,对你的名声也是大大的有损!”
“他,他说过要退避http://www•hetushu.com三舍的!三舍,三舍是九十里,这,这还不到四十里呢!他,他说话不算数。他,他卑鄙无耻!”一个名字叫张寿的家将艰难地冲到张元衡身侧,才终于听见了自家大帅在喊什么,顿时气得两眼发黑,差点当场吐血。
毕竟是三千多人和同样数量的战马,不是六千头绵羊。即便失去了继续抵抗的力气和勇气,也耽搁了赵匡胤和高怀德两个不少时间。
“无,无妨。他们,他们不可能所有人都跑得如同斥候一样快。总,总得停下来,停下来休息,做饭。”眼见着上好的立功机会不翼而飞,张元衡心里好生不甘。一边喘息着放慢坐骑脚步,一边大声吩咐,“都,都停下来。停下来歇,歇歇。喝,喝水,吃,吃干粮。那姓郑的,说过要退九十,九十里。这,这还不到一半儿呢。”
“赵匡胤,此人乃是赵匡胤!郑子明的二哥赵匡胤。”骤然遇袭的河东军中,有人从兵器上,认出了敌将的身份,哭喊着向同伴发出警告,“一起上,一起上前拦住他。否则,咱们今天都得死在这儿!”
当二人终于意识到,敌军的主帅根本不在其帅旗下的时候,再举头张望,已经只能在战场边缘处找到几个模模糊糊的背影。具体哪个是张元衡,却根本无法分辨。
“迎战,迎战!赶快上马迎战!”张元衡吓得魂飞天外,扯开嗓子,大声叫喊。
仲春时节,杂花生树,暖风熏衣。一路上,所有人跑得飘飘欲仙。转眼间就追出了二十余里,忽然间,几名身着沧州军服色的斥候出现在张元衡的视线之内。
“大帅,弟兄们体力下降很大!”一名有着多年征战经验的老将,走到张元衡身边,低声提醒。“即便能追上姓郑的……”
扭头环视周围葱茏的旷野,他眼睛里闪出了几丝冰冷,“素闻姓郑的治下军兵民不分,这地方的百姓,恐怕都跟郑子明早有勾结。你一会儿带些弟兄去村子里……”
“老子今天再追三十里,不二十里就收兵!http://m.hetushu.com”跑了大半个时辰的路,张元衡的立功心思,也不再如先前一般热切。摇了摇头,低声打断,“能抓到几个落单的沧州兵最好,砍了他们的脑袋,咱们回去之后就可以说,追杀郑子明三十余里,大胜而归。即便追不上,哼哼……”
“站住!不要追!”赵匡胤却用一声断喝,将自家弟弟吓得硬生生拉住了坐骑。“否则,军法从事!”
“那,那就去追啊!”张元衡闻听,心中的战斗欲望顿时熊熊而燃,再度扯开嗓子,大声催促。
“给我杀,杀一个,回头老子赏他二十吊足色铜钱,册勋三转。”见对方果然毫无防备,张元衡喜出望外。猛地将骑枪朝前一指,扯开嗓子开出赏格。
“停下,停下来歇歇,让坐骑恢复体力!”众家将分散开,将他的命令贯彻到全军。很快,三千余“勇士”就陆续停了下来,纷纷跳下马背。用尽一切可能的方法,让自己和战马进行休整。
“大哥你,唉……”折赛花眉头轻蹙,苦笑着摇头。
跟他一起来捞功劳的众河东将士,先前心里还有几分忐忑。此刻见了沧州军斥候们的慌乱表现,勇气陡然而生。呐喊着催动坐骑紧追不舍,恨不得立刻就将对手全部碎尸万段。
“唏嘘嘘嘘——”可怜的战马被疼痛刺激得发了疯,身体向前一纵,腾云驾雾般冲向了战场外围。沿途中,踩翻了士卒无数。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杨重贵看都懒得看他,丢下一句兵法中的名言,拨马扬长而去。
他们的威望不够高,很难得到将士们的响应。他们迫切希望自家主帅张元衡能站出来,振臂一呼。然而,当他们将期待的目光转向帅旗下,却看到自家主帅张元衡两股战战,涕泗交流。嘴里嘟嘟囔囔,不停地大喊大叫,却没有一个字,与此刻的战事相关。
老天爷仿佛真的得知了张元衡先前心里的恶毒念头,突然降下了诅咒,或者施展了法术。让他们拉不满弓,使不动枪,甚至连坐骑也不肯再接受他们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