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二章 款曲(三)

“不是!臣未曾听闻任何人有异动!”
“朕的安危?”耶律阮被说的微微一愣,眉头迅速皱起,“可是耶律李胡的余孽又在蠢蠢欲动。”
本着替奔马拉一下缰绳的心态,耶律屋质果断请求入宫觐见。辽国皇帝耶律阮感激他对自己长期以来的支持,立刻就命人将他请入正殿,赐座饮茶。君臣二人先是对坐着闲聊了几句,随即便默契地将话头转向正题。
“那朕怎么会有什么性命之忧?”连说了几个重点被监控对象,都被耶律屋质否决。耶律阮不由得开始怀疑对方危言耸听,嘴角翘了翘,大声追问。
“陛下,马里部的大长老,可是啜里妹妹的父亲。”二皇后甄婉媚眼如丝,声音低沉婉转。“您尽量不要动他,免得伤了啜里妹妹的心。”
他的祖父耶律岩木是大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的亲弟弟,所以按照年龄排序,耶律阮需要叫他一声大哥。但二人都是汉法的推崇者,所以在商议国家大事之时,不论亲情,只论君臣。
果然,见耶律屋质态度如此恭谨,耶律阮心情大悦www.hetushu•com。笑着抬了下手,非常客气地吩咐,“大兄坐,朕没有怪你的意思。朕只是觉得一统九州,乃是我大辽太祖和太宗的未竟之愿。所以才心急了些,以为大兄也是为此事而入宫。”
他自己这下是痛快了,却把北枢密使,大惕隐耶律屋质,给急得满嘴血泡。先前在南征的议题上,大惕隐耶律屋质果断站在了耶律阮这边。在引进汉法,集权于朝堂,削弱各部独立性方面,大惕隐耶律屋质的选择也跟耶律阮完全一致。然而,以一次廷议通过两到三条政令的速度,发起变革的风暴,却令耶律屋质无法接受。汉语与云,物极必反。狂飙式变法给主使者的感觉固然酣畅,可其引发的不满,也势必激烈。万一契丹各部在压力下发生反弹,后果将不堪设想。
“不是!”
“你是说让中原豪杰鹬蚌相争?”耶律阮汉学功底甚厚,立刻就明白了甄婉如的意思。“可如今郭威和刘崇已经打了起来?”
“微臣断然不敢忘记太祖遗训!”耶律屋质再度躬身http://www.hetushu.com下拜,然后才站直了身体,大声回应,“然微臣更担心的是陛下安危,所以才冒昧请求觐见。”
如此以来,众长老顿时看清楚了跟皇帝做对的下场,纷纷低头闭嘴,鸦雀无声。耶律阮也好不容易尝到了一回出口成宪的滋味,心情顺畅得无以复加。接下来数日,将先前曾经被长老们联手阻止的许多废弃政令,挨个当庭重议,竟然大部分都顺利通过,强行颁布到了全国。
同样是劝自己晚些再出兵,二皇后的理由与各部长老们的想法,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如果自己真的照着这种方式去做,非但出兵的准备可以做得极为充裕,跟各部长老之间的关系也可以得到极大的缓和。
“嘶——”耶律阮听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望着自己的二皇后,脸上的赞赏如假包换。
“不动他,不动他朕动谁?”耶律阮脸上的笑容尽数消失,想了想,咬牙切齿地回应,“最近半个月,顶数他跳得最欢!别以为把女儿到了朕身边,他就可以有恃无恐。朕会让他知道http://www.hetushu.com知道,朕绝不会因私而废公。”
也许是心中的恶气实在憋得太狠了,他根本没意识到,甄婉如心中的小算盘。或者是意识到了,却顺水推舟。第二天早朝议事,耶律阮首先宣布了暂缓南征,只加大对北汉王的粮草和马匹支援。随即,便以“厌魅”为由,将贵妃啜里逐出了宫外,由其父马里部大长老萧郁可带回家去好生教养。
只是,如果这样做,外界却会误认为,自己这个皇帝过于软弱,根本不敢挑战各部长老的权威。世人也只会看到自己向长老们做出了妥协,却绝不会关注自己暗中与北汉和南唐勾结。万一某些宵小趁机……
马里部大长老萧郁可闻听,顿时如遭雷击。立刻跳起来跟耶律阮争辩,令后者收回成命。奈何其他一众阻止南征的盟友们,大都觉得此事与自己无关,只有零星三五个人肯出来仗义执言。结果,非但未能成功迫使耶律阮低头,反倒又牵连了另外一个妃子萧白奴,也跟着被一道赶出了皇宫。
“微臣愚钝,有负陛下所望,惭愧,惭愧!”耶律屋和*图*书质连忙站起身,红着脸行礼。
“不曾!”耶律屋质笑了笑,果断摇头。
“南唐未动,郭威和刘知远也没分出胜负。”甄婉如温柔一笑,目光却在刹那间凛冽如刀,“陛下这时候起兵南下,只会让刘崇白捡一个便宜。不如加大其物资供应,并派遣一使者前往南唐。让北汉与南唐合力夹击郭威,彼此之间拼个三败俱伤。那时,我大辽再挥师向南,非但可以将汴梁纳入版图,太原和江南,也可以顺手取之!”
“那可是耶律天德、萧翰的子侄在私下串连?”闻听不是耶律李胡,耶律阮的眉头稍微松了松,继续低声追问。
“陛下可是担心各部长老得寸进尺?”甄婉如心思剔透,稍加琢磨,就理解了耶律阮心中的担忧,“臣妾以为,各部长老也不是铁板一块。陛下宣布暂缓南下之后,便可以找出几个态度最不恭顺者,重手惩处。如此一来,下次各部长老再试图联手跟陛下做对,就会多少考虑考虑后果。”
“耶律安端?”
“嘶——”耶律阮闻听,再度倒吸冷气。随即,伸出双手,将二皇后甄婉如高和_图_书高地举过了头顶,“甄儿,你真是朕的女诸葛。朕怎么先前没有想到这招,朕知道了,朕明天就照你说的去做。”
“大兄从来不主动入宫,今日忽然要求见朕,想必是有了灭周之良策。”带着几分期盼,耶律阮主动询问。
“耶律刘哥和盆都?”
“是陛下最近所推行的新政。微臣虽然没有在朝堂上擎肘,但微臣私下以为,陛下操之过急!”耶律屋质拱手肃立,实话实说。
天下,是男人们的事情。后宫,可是女人们的地盘。该下手时,绝不能心软。
“不是!”耶律屋质再度用力摇头,声音听起来好生疲惫。
“哦,原来你是担心朕把大伙都逼急了!”耶律阮看了他一眼,轻飘飘地摆手,“大兄坐,不要客气。朕一直拿你当嫡亲兄长。朕也知道,最近做事的确有些急于求成。但朕,朕绝对有自己的理由。朕虽然放弃了南征,却始终睁着一只眼睛看着南方。老实说,朕很怕,朕怕自己动作太慢了,未等将我大辽整肃得君臣齐心,令行禁止。中原的内乱就已经结束。此消彼长,你我将再无实现太祖遗愿之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