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五章 短歌(二)

“咔嚓!”,没有任何遮挡的膝盖骨直接被斧刃砍断,大腿和小腿一分为二。马背上的契丹勇士惨叫着摔下,被蜂涌而上的自己人,瞬间踩成了肉泥。
号角声在四下里响起,愤怒中带着疯狂。耶律底烈被彻底气疯了,亲自领着护卫扑向郑子明。然而,四下里全是刚刚从帐篷中跑出来的契丹将士,将他的去路挡的严严实实。
“大哥,对面,耶律底烈好像快被气疯了。”左军都指挥使耶律盆都凑上来,满脸幸灾乐祸,“早告诉他睡觉时要睁着一只眼睛……”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去死!”郑子明猛地左手向身后一拉,奋力前甩。一把冰冷的铁斧瞬间呼啸而出,直奔距离他自己最近的膝盖骨。
“哈察来了,哈察来了……”
所有活着的沧州勇士都从缺口处策马而过,还剩十八个人,中央簇拥着石重贵和三名昏迷不醒的彩号。所有备用战马,都在途中丢失,或者被愤怒的契丹人杀死,或者悲鸣着逃之夭夭。
当马蹄已经踩过了大半边营地的时候,四下里,终于响起震天喊杀声。大部分契丹人都被惊醒了,开始在自家将领的组织下,发起了疯狂的反扑。从营地外围到营地核心,一队队像饿红了眼睛的野狼般,冲向快速移动的战马,舍生忘死,前仆后继。
高高溅起的血浆,把他的脸瞬间染成通红一片。然后带着温热的水汽,沿着下巴慢慢滑落,滴滴答答,染红了战马的鬃毛,最后又滴滴答答落下,落进河滩上沙土中,消逝不见。
室韦第一勇士哈察,也的确未辜负契丹人的期待。在跑和图书动中,就带领自家弟兄,组成了一道厚厚的人墙。手中两只铁蒺藜骨朵相互碰撞,“咣!”“咣”,火星四溅,吓得周围的战马纷纷人立而起,大声悲鸣。
“去死!”郑子明右手挥动钢鞭,左手撤出另外一把铁斧,呼喝酣战。眼前的空间忽然变极为狭窄,但时间却变得极为缓慢。钢鞭磕飞一条长枪,铁斧将另外一只胳膊砍得齐肘而落。紧跟着,钢鞭将另外一名送上门来武士砸得筋断骨折,铁斧抹断第四人的脖颈。鲜血飞起,染红头顶的天空。红色的天空下,战马撒腿狂奔,踩翻一具具尸体。
“哈察,吹角给哈察,如果胆敢放走郑子明,他提头来见!”耶律底烈接连推翻了七八名自家将士,依旧无法提起战马的速度,气得哑着嗓子,大声命令。
“行了,都是一家人,他被郑子明打了个措手不及,你有什么好欢喜的?”滴溜溜乱转的鬼火猛地一滞,耶律察割翻翻眼皮,冷冷地呵斥。
抽刀,挥刀、劈砍、横扫。周信,李顺、陶勇等人反复重复相同的动作,整齐得宛若一架机器。严格的训练,无数次结伴出生入死,令他们早就将每一步配合都刻进了骨髓。只要出手,便是数刀齐出,令敌将防不胜防。
“挡住,挡住他们!”几个胆大的巡夜小校,带着各自的亲信扑向战马。他们试图用长枪组成小阵,来拖缓对手的推进速度。此时此刻,这个战术再恰当不过,只是,他们过分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
“跟弟兄们报仇!”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黑漆漆的辽河对岸hetushu.com,隐隐也有号角声相应。大辽泰宁王耶律察割站在河畔一棵老树的阴影里,眼睛像两团鬼火伴滴溜溜乱转。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室韦人来自大漠以北,以狩猎为生,与冰雪为伴,成年男子个个能活撕恶狼。虽然因为性子狂暴粗野的缘故,无法被大规模训练成战士。但用于小范围内厮杀,却最强不过。
陶大春挥刀,从背后砍死逃走的受伤武士。周信双手持着一支长枪,左挑右刺,如虎入羊群。三人身上都染满了血,大部分是别人的,可能有一部分也是来自自己。但是,他们却谁都感觉不到疼,感觉不到恐惧,感觉不到铠甲的沉重和血液的滚烫。他们并辔而行,战斗,战斗,横冲直撞。而周围的敌军将士一个接一个倒下,一个接一个被马蹄踩入烂泥。
“杀……”
“哈察,哈察!”
两只铁蒺藜骨朵“噗通!”“噗通!”先后落地。肥硕的尸体仰天而倒。
“这,这,大哥英明。”耶律盆都听得似懂非懂,挠了挠头上的小辫,低声夸赞。
……
“急什么?”耶律察割斜着看了自家弟弟一眼,轻轻撇嘴,“打虎,得先让老虎跑上几圈,累脱了力。现在收网,得不到耶律底烈的感激不说,弄不好,网子都得被老虎撕破了,得不偿失!”
“这,是,大哥!”耶律盆都闹了个大红脸,讪讪点头。随即,却又不甘心地问道:“那,那咱们是不是现在就收网,让耶律底烈也好安心!”
“吃人头的哈察!”
眼前瞬间一空,一整队的契丹武士被杀散,魂飞胆丧。李顺和图书、陶勇等人迅速跟上,穿过鲜血淋漓的缺口,将躲避不及的敌军,挨个送上西天。
整个三角形阵列缩小了一半,却变得更加锐利。踩着松软的河滩和契丹人的尸体,直奔大船停泊的河岸。
数万大军围堵三十几名对手,一人一口吐沫,就能将对方活活淹死。没有一个人,想到他们可能会在自家营地内遭遇危险。更没有任何人,会想到郑子明等人居然会主动向他们发起攻击!
借助战马奔行的高速,郑子明只是轻轻挥了下钢鞭,就将一名契丹将领连人带兵器一起抽得倒飞出去。陶大春和李顺等人手中的弯刀轻轻一抹,就在战马的身侧抹起一团团腥风血雨。
“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带队的是郑子明!”
所以,当大队的室韦人投入战斗,其余契丹将士都立刻停住了脚步。他们相信,他们确定,郑子明已经彻底插翅难逃!
“要死的不要活的!”
哈察是来自室韦族的勇士,素有万夫不当之勇。为了稳妥起见,昨晚扎营时,耶律底烈刻意将哈察和其他室韦勇士安排在了最靠近大船的区域。期待最后时刻,此人凭着手中两只铁蒺藜骨朵,创造出一个奇迹。
“室韦人,室韦人!”
一队骑着马的契丹人,咆哮着上前,试图完成耶律底烈刚刚交代的任务。时间仓促,他们都没来得及穿盔甲,也没顾上穿战靴,两只毛茸茸的大腿夹在马肚子上,被四下里的火光一照,显得格外丑陋。
东路军将士很努力,其他几支契丹部族军,也是前仆后继。然而,同一时刻,能冲到郑子明身边的,每次却只有数十人。http://www.hetushu.com
一杆长枪从侧面袭来,郑子明侧身,斧刃贴着枪杆横扫。五根手指相继飞起,长枪的主人惨叫着抱鞍逃走。一把弯刀从前方砍来,被钢鞭打得倒飞上半空。随即,铁斧脱手,砍中此人的面门。
“别出声,朝对面看,好戏还在后头!”耶律察割诡秘地笑了笑,向前数步,手搭凉棚,就像对面的厮杀跟自己没半点关系般,优哉游哉看起了热闹。
仓促组成的防线,转眼被郑子明冲破。众沧州勇士骑着浑身是血的战马,距离大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就在此时,喊杀声忽然一滞,灯火也瞬间变得暗了暗。一大队身穿皮袄,手持各色古怪兵器,又矮又壮“妖魔鬼怪”,紧贴着河岸扑了上来。
“嗤”,陶大春猛地一挥胳膊,锋利的刀刃,从一名契丹兵的脖子上迅速抽出,带起一道红色喷泉。
冲向前想要建功立业的契丹勇士,和被打没了胆子仓惶后退的契丹懦夫,还有刚刚被惊醒满脸茫然的契丹糊涂鬼们挤在一起,你推我搡,刹那间,竟然胶着成了无数堵厚厚的人墙!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辽河在与三岔河交汇处附近,只有不到二十丈宽展。河对岸,灯球火把亮如白昼,将上万个焦头烂额的身影,照得清清楚楚。
“呯!”郑子明用钢鞭抽碎了一颗躲闪不及头颅。铁骅骝的四蹄紧跟着从死者的躯干上踏了过去,溅起一团团红色的血肉。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杀,杀郑子明!”
“拦住他们,别让他们靠近大船!”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亲兵将和图书命令化作角声,尽可能地传到辽河岸边,传进每一个倾听者的耳朵。
“嗖”一把利斧凌空而至,正中他的面门。
营地内,其他几支巡夜的契丹兵卒仓促吹响号角。试图通知自家同伴,有人正在策马闯营。然而,酣睡中的契丹将士们,却无法及时从好梦中恢复清醒。
往往七八个室韦男子,就能敌住上百皮室军精锐。百十个人,就能在上千契丹大军中溃围而出。只有在双方都达到近万规模的时候,契丹勇士才能凭借优良的兵器、严格纪律及密切的配合,将其击溃,并且追上去将室韦勇士们挨个杀死或者俘虏。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愤怒的号角声,将黎明前的黑暗,搅得支离破碎。契丹东路军节度使耶律底烈穿着一条鼻犊短裤,赤精的上身,拎着一把血淋淋的弯刀,亲自督战,“上,全都给我上去。杀了他,杀了他,要死的不要活的!”
辽河两岸,欢呼声轰然炸响。无数契丹武士本能地停住脚步,眼巴巴地望着那群大夏天依旧身穿皮袄,又矮又壮的生力军,脸上充满了期盼。
“来,听说你也是英雄,跟俺大战三百……”操着生硬的契丹语,他大喊大叫。唯恐对面冲过来的那名中原少年落荒而逃,不肯让自己过一次厮杀的瘾。
仓促汇聚而来的契丹将士,还没等摆开架势,就已经被干掉了将近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愣了愣,踉跄着仓惶后退。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数十人被李顺和王宝贵等人挡住一半儿,再被陶大春和周信各自分出两成,真正能与郑子明交上手者,寥寥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