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七章 治河(二)

他虽然出身于行伍,在登基之后,却一直努力想做一个爱护百姓的有道明君。而一个有道明君,无论如何,都不能认为自家儿子的小命,高于千万百姓。哪怕心中这么想,也不能公开宣之于口!否则,一旦传扬开去,就会立刻变成独夫,民贼,天下人都有资格起兵驱逐之。
“你……”郭威被气得眼前又是一黑,想要批驳,话到了嘴边上,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直憋得额头上青筋乱蹦,汗珠顺着面颊淋漓而下。
“长乐老儿!”没想到素来胆小的冯道,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跳出来跟自己过不去,王峻登时被气得两眼冒火,“此乃涉及我大周国运和千万生灵之事,你休得胡言乱语!”
“谢陛下!”冯道再度躬身,给郭威行了礼。随即,又抬起头,看了看满脸不甘的王峻,转身阔步离去。
“啪!”话音刚落,郭威已经气得将一只茶盏掷到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王秀峰,你不要欺人太甚!朕一再跟你说,朕这辈子,只会www•hetushu•com立君贵一个太子。君贵平素,也对你礼敬有加,你,你,你为何非要将他往绝路上送?”
“呵呵,陛下何出此言?”冯道轻轻扫了郭威一眼,摇头而笑,“昔日蜀汉黄忠七十还能沙场争雄,战国名将廉颇七十还能一餐斗米,臣不过是去与荆楚俊杰喝喝酒,以文会友,又不用提刀子与人拼命,七十岁和五十岁能有什么区别?”
“陛下,老臣先前之言,的确有些急躁了。比起太子,可道的确是更恰当的出使人选!”将目光从冯道的背影上收回,枢密使王峻笑了笑,非常意外地主动向郭威赔礼。“但老臣也是无心之失,还请陛下宽宥则个!”
‘老不死,老匹夫,老佞贼!’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刻的枢密使王峻,真恨不得用目光将冯道千刀万剐。但是,既然目光无法杀人,他费尽心力为柴荣所挖的陷阱,又因为冯道的介入而失去了效果,他就只能暂且压下心头的杀意,重新布置其http://www.hetushu.com他毒饵。
王峻乃当朝首辅,王峻曾经与国有功。并且,并且王峻身后还站着王殷、樊爱能、何徽等若干宿将勋臣!
说着话,从郭威的掌心挣脱自己的手,退开两步,正色请缨,“臣,枢密副使冯道,愿为陛下出使荆楚。请陛下莫嫌臣老迈,不吝委以重任!”
“枢密使应该知道,老夫向来不说妄言!”冯道冲着他微微一笑,将扑面而来的杀气当作和煦春风,“太子当年化名经商,所结交的都是贩夫走卒以及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市井之徒。这些人,根本没资格染指荆楚马氏的朝政。而老夫,故交却遍布江南。若蒙陛下不弃,委老夫以出使荆楚的重任。必能促成两国结盟,为大周,为千万受灾百姓,换来喘息之机!”
“陛下,臣不是这个意思!”话才说了一半儿,王峻已经毫不客气地打断,“陛下,臣说的,不是修补河道。修补河道,只能令水患缓解。但想要风调雨顺,却需要下安黎庶,上礼苍天!”www.hetushu.com
“你,你……”郭威手指王峻鼻尖儿,眼前一阵阵发黑。如果做了皇帝就可以肆意妄为,此刻他真的想命令身边的侍卫们一拥而上,将枢密使王峻剁成肉泥。然而,心中尚未被怒火焚成灰烬的那部分理智却清晰地告诉他,不能那么做,那做,结果必然是天下大乱!
“陛下,你应该知道,微臣对你忠心耿耿。”王峻丝毫不在乎郭威的脸色,笑了笑,大声强调,“臣以为,不敬苍天的并非陛下,而是另有其人。自古以来,巨鲲从不上岸,上岸必有大灾。而如今,您看这汴梁城中,卖的是鲲油,吃的是鲲肉,玩的是鲲骨。东海鲲鹏一族,每年被捕捞上岸者不计其数。也难怪苍天震怒,暴雨滂沱!”
一番话,说得不卑不亢,有理有据。登时,就令王峻眼睛里的凶光黯淡了下去。而大周皇帝郭威,则被感动得虎目含泪。伸出蒲扇大的巴掌,一把拉住冯道的手,哽咽着道:“太师,你,你的心意,朕领了。但荆楚闷热潮湿,瘴痢横行。而你又http://www.hetushu•com已经年逾古稀……”
“多谢陛下宽宏!”王峻立刻打蛇随棍子上,先微微一躬身,然后笑着补充,“然而,老臣却依旧以为,借米与结盟,都是治标不治本之举。若想平息水患,陛下还得从源头上想办法!”
“嗯,此言有理!”郭威愣了愣,反应速度多少有点儿跟不上王峻的思维变化节奏。“今年春夏多雨,秋天却未必。待入了秋,水位退下去一些之后,朕就立刻派人……”
“算了,咱们君臣,不说这些客气话!”看着脸上根本没有任何悔意的王峻,大周皇帝郭威打心眼里头感觉到一阵阵乏力,挥挥手,苦笑着道。“反正你秀峰兄,也不是第一次当面顶撞朕了。朕,朕早就已经习惯了!”
“安民,礼天?”郭威又被说得微微一愣,皱着眉,脸色再度渐渐变冷,“秀峰,你且说说,朕登基以来,都有哪些不敬苍天之举。令老天爷除了地震就是水灾,不停地折腾朕?”
“好,好!”郭威也收起脸上的愤怒与不舍,郑重点头,“朕准了,准了。可道和_图_书,尽管回去准备。明日一早,朕带领百官为你送行!”
“臣枢密使王峻,谢陛下不杀之恩!”王峻今天也是彻底豁了出去,又向郭威做了揖,冷笑着道:“陛下刚才问臣,朝中何人能替陛下前往荆楚一行。陛下却没说,不准推荐太子。陛下更没说,千万流民的性命,抵不上太子一个!”
“朕不是刘承佑,你,你也做不了史弘肇!”牙齿用力咬了几次嘴唇,郭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收回手指,喘息着补充,“朕,朕不杀你。但,但今天,王秀峰,你要是拿不出切实理由。朕,朕就是拼着被全天下人耻笑,也,也必,必将你逐出汴梁!”
“啊!”第一次被郭威如此对待,枢密使王峻着实被吓了一跳。然而,接连退开数步之后,他却突然把心一横,梗着脖子反呛道:“臣有罪,臣蓄意谋害太子,罪不容恕!请陛下命侍卫将臣拿下,推出午门,乱刃分尸!”
君臣两个正僵持不下间,副枢密使冯道忽然凑上前来,冲着郭威深深施礼:“陛下,老臣以为,太子并非最好出使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