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七章 治河(一)

低低的笑声在四下里响起,众侍女尽力转过头,捂住嘴巴,以尽可能地对宅邸的男主人保持尊敬。
“陛下,臣也以为,以地换粮的想法不妥!”郑仁诲的性子远比王峻沉稳,但话语里所表达出来的反对态度,却是同样的坚决。“眼下沿河各州县的官库虽然已经见底,但晋州、泽潞、洺州和冀州等靠北之地,却还没受到水灾波及。朝廷下令从这些地方调集些钱粮,远比向伪唐祈讨来得简单。况且那伪唐皇帝李璟虽然暗弱,却远算不上昏庸。越是这当口,越恨不得我大周饿殍遍地,绝不会因为区区四州,就放弃对我大周落井下石!”
胎动,怀孕期最常见不过的胎动,却给沧州城的冠军侯府内,平添了无数欢声笑语。七州节度使大人有后了,十有七八是个男婴!太子殿下已经将汴梁城内最好的稳婆打发了过来,泽潞节度使干脆直接送来了整整五十名年青力壮的和图书仆妇。符老狼送来了蒲扇的玉璧两对儿,高白马赠了拳头大的金锁一把,外加上好的苏绸百匹。赵匡胤、高怀德和符昭序三位节度使,则各自送来了骏马十匹,牛羊百头。这孩子,在娘胎里,就注定要受到无数人的关爱,受到成千上万人的祝福。
然而,世事向来是福祸相依。冠军侯府邸,乃至整个沧州,自开春以来就好事不断。但放眼大周全国,却能看到无数缕愁云惨雾正在迅速向汴梁凝聚。
“陛下,请慎言。”枢密使王峻听到郭威如此说话,立刻起身规劝。“去岁慕容彦超勾结伪唐入寇,将士们舍生忘死,付出了上万条性命,才终于将贼兵击溃,并趁机将边界推到了长江之畔。如今陛下却为了区区几船白米,就把四州之地尽数送出。如此,将置当日血战而死的英魂于何地?三军将士闻听此讯,今后哪里还有士气再为大周而战?!m.hetushu.com
“咯咯,咯咯……”
“相公,你摸摸,他好像在动,他好像真的在动啊!”常婉莹穿着一袭湖蓝色的绸衫,慵懒的躺在一张竹榻上,声音腻得宛若加了糖霜的酥油。
竹榻很宽,足以并排躺下四个人。而现在,上面却只卧了她一个。她的丈夫,大周七州节度使,冠军侯郑子明,像个铁塔般站在竹榻旁,一边用扇子送来习习凉风,一边咧着嘴巴回应:“当,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看,这拳头,可真有力气。哎呀,别再打了,再打你娘亲就该打你屁股了!”
“臭美,你怎么知道她就不是个女儿?”常婉莹自动忽略了后半句“挑拨离间”之词,温柔地看着肚子上的小小凸起,目光里充满了母性的慈祥。
“这不叫自大,是自信!”
“大兄、秀峰,可道,如果朕将雄、滁、雄、泰四州,割给南唐,是否能换回足够的稻米,让大周和_图_书熬过下一个冬天!”面对日渐窘迫的局势,大周皇帝郭威愁得夜不能寐,思前想后,终于做出了一个最为痛苦的决定,割地,以土地向南方的敌人换取存粮。
枢密使王峻,等的就是他这一问。赶紧笑着拱了拱手,不慌不忙地回应道:“人选,倒是现成的,就看陛下舍得舍不得了!太子殿下当年替陛下督办军资,将荆楚、伪唐、南汉和吴越等地,都走了个遍。如果陛下能舍得太子亲自出使荆楚,一则足以显示我大周对结盟的诚意。二来,以太子对荆楚的熟悉程度,也容易从其内部找到帮手,促使盟约尽快达成。是以,臣,枢密使王峻,举荐太子出使荆楚,为千万灾民,早日谋取救命之粮!”
“与其谋粮于伪唐,不如借粮于伪楚。那伪楚如今正值内外交困,若陛下肯主动向其示好,赠送其一些甲胄刀矛,换回几百船白米应该不成问题。”枢密副使冯道,向来不hetushu.com喜欢跟人争执。沉吟了片刻,低声说出一个替代方案。
“相公,我发现你越来越自大了啊!”
“男孩,不会有错!你夫君我的医术,如果自认第二,天下谁敢称作第一?”对于岐黄之道,郑子明向来自负得很。立刻接过话头,郑重补充。
首先,今年刚刚开春,许州一带便有地龙翻身,几个弹指功夫就毁掉了民居数万,令百姓死伤枕籍。
“陈兵江北,围魏救赵,这倒是不错的办法!”郭威是个马上皇帝,立刻看出了王峻的提议确实有可行之处,腾地一下站起身,大声问道,“就是不知道,荆楚出不出得起这笔救命的费用?还有,朝中何人能替朕前往荆楚一行?”
其次,三月份的一场倒春寒,令汴梁和长安等地的麦子,尽数遭殃,地方官员虽然全力补种,夏粮欠收的局面,却在所难免。
最后,也是最可怕的,则为滂沱暴雨。自打进入了四月,关中、陇右一直http://www.hetushu•com到洛阳,大雨下起来就未曾间断,年久失修的黄河大堤,如今已经多处出现了险情,一旦决口,必将导致流民万里。
如今天下除了大辽、北汉和大周之外,长江以南,还盘踞着南唐、吴越、荆楚、南汉,等诸多割据势力。这些割据势力之间彼此攻伐不断,却给江北的大周留下了许多合纵连横之机。
好在皇帝和百官,大部分都出身于底层,通晓民间疾苦,并且亲眼目睹过流民的惊人破坏力。所以早早地就命令各级官府,开仓放粮,安置受灾百姓。然而,刚刚才建立了一年多的国家,哪里来得如此多粮食物资储备?转眼间,黄河沿岸各地的府库就都见了底儿,而无家可归的百姓却越来越多,并且不断向汴梁周围的城池靠拢。
“那倒不如直接跟伪楚结盟,然后陈兵江北。令伪唐的兵马,不再敢继续深入楚地!”王峻难得一次没直接跟冯道对着呛,而是先横了此人一眼,随即皱着眉头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