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二)

随即,耶律察割称帝,命群臣向自己效忠。谁料才登上皇位不到五天,大惕隐耶律屋质已经领着平叛大军杀至。双方在火神淀附近恶战一场,叛军溃败,耶律察割被俘。耶律屋质乘胜追击,将耶律察割本人和耶律呕里、耶律盆都,耶律底裂等一干可能参与谋反,或者平素与自己关系不睦的勋臣宿将,尽数以谋逆罪乱刃分尸。就连早已被流放到祖州替耶律阿保机看守陵墓的耶律刘哥,也没逃过一杯毒酒。
“我说你们仨,一个当朝太子,一个掌管七州的节度使,好好的锦衣玉食不享受,跑到这里来抗沙包,我也是服了你们了。”就在三人躺在水坑旁喘气歇息的时候,一个银甲白袍的武将大步走了过来,笑着数落。
“是啊,当年隋炀帝亲征高丽,看上去倒是有机会将辽东一战而下呢。结果,没等拿下辽东,先乱了山东!”符昭文读书多,反应也快。见柴荣隐约已经认同了郑子明的说法,立刻开始旁征博引。
“的确,多亏了冯枢密和沧州水师。”符昭文想了想,轻轻点头。
“这……,这……”高怀德本能地就觉得此话狗屁不通,偏偏又找不出其中漏洞,直气得脸色发青,额头上青筋根根乱蹦。
“唏嘘嘘嘘……”战马被信使拉得嘴角出血,咆哮着扬起前蹄。紧跟着,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顺着马鞍滚落于地,“太子殿下,郑将军,高将军,属下可找到你们了。齐王,齐王病重,请,请高将军速速回府!”
和-图-书话说,拔出萝卜带起泥。在搜查耶律娄国的宅邸时,耶律屋质又“目光如炬”地发现了此人与耶律李胡之子耶律宛的书信,顺藤摸瓜抓获了阴谋篡位的太平王耶律罨撒葛、林牙耶律华割、郎君耶律新罗等,于是将他们全部拘捕,或杀或囚,明正刑典。
“有什么可惜的,太原和燕云十六州又不会挪地方?”四人当中,唯一没有叹气的,只剩下郑子明。只见他低着头沉吟了片刻,忽然笑了笑,大声说道。“与其以倾国之力,去抢太原和幽州,我宁愿像朝廷像现在这样,把心思都花在治水和赈灾上。否则,自己家里头的百姓都饿死了,抢别人家的两块地盘回来何用?更何况刘家占据太原已久,韩氏在幽州也颇得人心,我军贸然打过去,即便能打得垮刘崇和韩匡嗣,没有足够的钱粮往外洒,也安抚不了这两地的百姓!”
他虽然是个文官,可毕竟是出身于符家。平素对天下大事,都甚为关心。据他所知,辽国皇帝耶律阮在前年八月,因为不顾群臣劝阻执意在秋冬两季出兵找大周的麻烦,搞的天怒人怨。结果,才走到火神淀,便被耶律察割和耶律呕里联手割了脑袋。
“今日且留你一命,改日再取!”见这么快就开始讨饶,郑子明悻悻丢下手中的泥巴团,装作皮影戏里楚霸王的模样,叉着腰道。
“唉!”受二人的情绪感染,符昭文也跟着长吁短叹。
连续两年多的大清洗下来,辽国的领兵将领被洗和图书掉了一大半儿。剩下要么昏聩无能,要么作战经验浅薄。可以说,此刻,乃是辽国自立国以来,最为虚弱之时。如果老天爷去年没让黄河决了口,如果大周朝能君臣齐心,兴兵北伐,恐怕燕云唾手可得。
“谢殿下赐座!”高怀德单脚接住编织袋,然后轻轻一挑一甩,将其摞成垫子。顺势坐了下去,嘴里发出一连串遗憾的嘟囔:“北汉和契丹哪里用得着我防备啊?耶律家的那几个,为了争夺皇位,自己杀得人头滚滚!得不到耶律氏的支持,北汉和幽州就全成了断了脊梁的野狗,根本没胆子犯境!只可惜了,老天爷不作美,竟然让咱们大周接连闹了两年水灾。否则,否则咱们即便不能趁机光复燕云十六州,打进太原城里去,活捉刘崇老儿应该不成任何问题!唉!”
将所有政敌都清理一空之后,耶律屋质拥立耶律德光之子耶律景为帝。耶律璟非常“知道好歹”,终日与美酒佳人为伴,将朝政尽数托付给了耶律屋质。君臣各得其所,倒也彼此相安无事。
“战国之时,天下七分,齐楚燕韩赵魏秦,如今,谁还记得自己祖上是齐人还是楚人?”明知道高怀德不会认同自己的观点,郑子明也不生气,拍了拍对方肩膀,继续笑着补充,“自魏晋之后,咱们的祖上之所以都自称为汉人,并非汉高祖刘邦能打败项羽。而是有文景之治,让大部分人都过上了安稳日子。有汉武北征,让敢犯我汉境,杀我百姓者,都死和图书无葬身之地。如果在哪边都是饿肚子,在哪边都是朝不保夕,做汉人还是做胡人,能有什么分别?”
被郑子明推荐为节度使,镇守边塞这两年多来,他没少跟越境打草谷的辽国流寇作战。每次获胜后抓到的俘虏里头,总是一大半儿是中原面孔。剩下的一小半儿,才是契丹、奚、秣鞨、室韦等塞外诸胡。并且那些生着中原面孔的“二胡子”,杀起中原百姓来,丝毫不比真正的胡人手软。
只有符昭文“仁义”,见对方主动认输,便不为己甚。丢下泥巴,将脏手搭在嘴边上,大声喊道:“兀那贼将,既然已经投降,就速速过来通名!”
“既然投降,就速速过来跟本将军见礼!”太子柴荣也笑着朝银甲将军点了点,大声吩咐。
轻轻叹了口气,他又幽幽地补充,“子明此话,其实也未必没有道理!饱学之士,都可以朝秦暮楚。又怎么能苛责百姓为了活得好一些,就甘心做辽国的臣民?孤心急了,光想着机不可失。却没想过,有些机会未必是机会!”
倒是柴荣,早已习惯了自家三弟郑子明的信口开河。轻轻推了高怀德一把,笑着打起了圆场,“你别跟他认真,他那张嘴巴,死人都能说活。你若是较真,可就输了。不过……”
然而,如果终究是如果。
“怎可能安抚不了,他们应该知道,韩氏和刘氏都是契丹人的走狗!”高怀德虽然对于郑子明这个人很佩服,对于他的观点,却坚决不敢苟同。
然而,此举却惹得http://www.hetushu.com其他重臣的不满,很快,太尉忽古质就跳了出来,指责耶律屋质擅权误国。
“哎呀,我新做锦袍!”银甲将军顿时大怒,挥舞着双拳要上前拼命,“郑子明,你个不识好歹的杀材。高某人今天跟你没完!”
正感慨间,忽然见一匹快马急匆匆赶至。马背上,一个背上插着青色认旗的信使,扯开嗓子大喊,“太子殿下,高将军,齐州急报!”
耶律屋质大怒,立刻以谋反罪,诛杀了忽古质。紧跟着,又发现了其他的潜在谋反者,政事令耶律娄国、侍中耶律神都、郎君耶律海里等,发兵将这些人全部捉拿归案,斩杀一空。
“要真有隋炀帝当年那实力就好了。隋朝官仓的米,可是一直吃到了贞观初年。不像现在,官仓空空。若没有冯枢密舍命在荆楚奔走,沧州军拼死出海打渔,这河堤上的军民,累个半死之后,连口饱饭都没的吃!”
“老百姓哪会在乎谁做皇帝啊!只要少收赋税,少服徭役,官府处理事情再多少公道点儿,不要明火执仗,大伙就满足了。至于谁来当皇帝,是契丹人统治,还是中原人统治,他们根本不会关心!”看了一眼高怀德那写满愤懑的脸,郑子明笑着摇头。仿佛自己已经活了好几辈子,而对方只是个乳臭味干的毛孩子一般。“不信,你仔细去数数?数数那历年跟着契丹人南下打草谷的队伍里头,多少兵卒本来都是中原人?”
去年和今年的多雨天气,令黄河两岸哀鸿遍野。大周连赈济灾民的钱和图书粮都凑不齐,拿什么来支撑北伐大军?更何况,眼下大周最英勇的将军,最善战的兵卒,都被洪水拖在了黄河沿岸,没有他们做先锋,就凭朝堂上那群光知道窝里横的老朽,能不在燕都城下损兵折将,才怪!
“怎么回事?”柴荣等人被吓了一大跳,齐齐站起身,异口同声追问。
“呸!好心没好报。亏得高某一到齐州,连口气儿都没歇,就赶过来看你们。早知道这样,高某今天一定躲得远远的!”银甲将军一边用手清理身上的泥巴和脏水,一边大声抱怨。嘴里说得虽然委屈,双腿却毫不犹豫地朝三人身边迈。
“啪!”“啪!”“啪!”“啪!”又是数团老泥凌空而至,将其打得抱着脑袋,盔斜甲歪。“太子,符胖子,你们,你们两个居然跟姓郑的狼狈为奸。哎呀,别打了,投降,高某投降。再打,我一会儿就没法去见家人了!”
回应他的,是一大团黏糊糊的老泥。直接命中盔缨处,顺着银盔的边缘淌了此人满脸满身。
“唉!”闻听此言,柴荣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能歪在稻草袋子上,仰头长叹。
“你……”高怀德气得两眼喷烟冒火,却找不到一个字来反驳。
“好了,既然投降了,孤就不难为你了,赐座!藏用,你不在前线防备北汉和契丹犯境,怎么有空跑到齐州来了?”柴荣顺手拉过几张稻草编织袋丢过去,叫着对方表字询问。
这种情况,令他在震惊之余,痛恨异常。然而,却找不到其中缘由,也找不出任何解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