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八章 人心(三)

河滩旁,三千沧州精锐和三万余精挑细选后留下来的民壮,已经休整完毕。见到太子柴荣和冠军侯来到,立刻迅速起身,整队。转眼间,就横成排,纵成列,看气势,丝毫不亚于一支百战精锐。只是,此时此刻,他们手中拿的是铁锹和扁担,而不是大刀和长枪。
“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殿下,殿下和侯爷,可是一直拿高怀德当亲兄弟看!”符昭文虽然是个文官,反应速度却比两个武将还慢。愣愣地走上前,满脸茫然地感慨。
如果他不绕路到黄河大堤,而是直接回家,也许就能将父亲堵在城里头。如果他今天陪着父亲一道去操演士卒,凭着眼下的身手,也许就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将父亲拉回马背。如果他当年不贪图去边塞上建功立业,而是老老实实承欢膝下,也许父亲就不会因为听到他回来的消息而喜欢过度。如果……
“你——”柴荣实在有些无法忍受他的轻慢态度,忍不住眉头紧皱。但下一个瞬间,却好像又从自家三弟的笑容里http://m.hetushu.com,读出了一些东西。挥了下手臂,叹息着摇头,“你呀,唉——”
“他怎么做,都是他的事情,孤问心无愧!”柴荣显然被高行周的举动给打击得不轻,又狠狠朝烂泥里踩了一脚,冷笑着道。
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郑子明忍不住冷笑着摇头,“呵呵,鹞子,疯熊,白马,呵呵,真的是闻名不如见面!”
“嗯,高明,这名字不错!”郑子明咧了下嘴,两排洁白的牙齿,看上去就像两把锋利的铡刀,“敢问高明指挥,你家王爷,吐了几口血?都什么颜色?他老人家落马时,是那只脚先着的地?”
“行了,歇够了,咱们该继续干活了!”到了此时,柴荣岂能看不出来齐王高行周是在装病?抬脚在地上接连踢了数下,踢得泥巴四处乱飞。
他原本就长得人高马大,最近两年又天天在河堤上劳作,因此身体被打磨得愈发雄壮结实。跟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信使相比,就像一头巨熊在俯视一只www.hetushu.com鸡雏。令后者顿时就觉得心头一紧,说出的话立刻变得结结巴巴,“在下,在下,在下随,随家主的姓高,但名一个明字!”
“那,那就走吧!”符昭文听得似懂非懂,跟在郑子明和柴荣后面,深一脚一脚走向自家队伍。
“什……你说什么,我阿爷他,我阿爷他怎么了?”高怀德吓得眼前陡然发黑,差点一头栽倒。
“望气,你居然还会望气!”柴荣先是喜出望外,旋即,脸上涌满了如假包换的焦灼,“那你怎么不早点儿告诉藏用,他走得那么急,万一……”
“老王爷,老王爷今天早晨听闻您即将到家,一高兴,就,就喝了两碗酒。然后,然后在出门操练士卒时,不小心,不小心就从马背上掉了下来!然后,然后就,就口吐鲜血,昏迷,昏迷不醒!”从马背上滚下来的信使一边哭,一边大声补充。每个字都像刀子般,直戳高怀德心窝。
这种选择,可以算理智,却极为不尽人情。首先,高怀德与柴荣、郑子明等人m.hetushu.com曾经在镇州前线并肩作战,曾经一起流过血,彼此间兄弟之情甚笃。其次,高怀德的弟弟高怀亮,是柴荣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身上早已打下了太子一系的烙印,怎么可能想摘清,就立刻摘得清楚?第三,王峻眼下虽然权倾朝野,可柴荣依旧是唯一的皇位继承人,皇帝郭威到目前为止,也没透漏过任何改立其他人的口风。高家在这种时候,突然要与太子拉开距离,未免会令人浮想联翩。
郑子明又对着他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愈发令人玩味,转过头,快步来到正在从地上往起爬的齐州信使面前,柔声追问:“这位信使兄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走!沉舟侧畔千帆过!有你们,有元朗,有仲询,孤就不信,几团烂泥,还挡得住逝水滔滔?”柴荣看了看郑子明,非常认真地回应。
想到这儿,高怀德再也没勇气拖延。三步两步冲到自己的战马旁,飞身而上。随即猛地一拨马头,双腿用力磕打马腹,“驾……”
“唏嘘嘘——”白龙驹嘴里发出http://m.hetushu.com愤怒的咆哮,张开四蹄,闪电般向南而去。
高明的心脏再度一抽,说出来的话愈发颠三倒四,“三,三口,不,四口。小人当时站得远,没数清楚。他老人家落马,是左脚先,不右脚,不左右脚同时……,侯爷,小人,小人当时离得太远,真的没看清楚啊!”
没想到,只是在路上拐了个弯子,居然就听到了父亲病危得噩耗。如果此刻世界上能买到后悔药的话,高怀德恨不得拿自己的性命去换。
“马最机灵,听到风吹草动,就会躲远远的!还那句话,求人不如求己,打铁还靠自身硬!”郑子明在边上呵呵一笑,用手使劲的揉了揉腿,伸了伸腰,“走吧,该继续干活了。趁着天晴,继续修下一段河堤。”
齐王是郭威今年才给他父亲加的封号,而新建的齐王府,就座落于五十里外的齐州城内。这也是他此番告假探亲,不急着回家,先到黄河大堤上探望朋友的原因。反正此刻距离天黑尚早,赶在日落之前再进城也不为迟。
“他是齐王的药引子,如果他不回去http://www.hetushu.com,齐王说不定还得继续吐血!”郑子明耸耸肩,老神在在地补充。
“唉,唉!”信使高明如蒙大赦,低头抹了一把汗,慌慌张张地跳上了马背,逃一般走了。从始至终,都没顾得上给太子柴荣行一个礼,更甭说替自家东主交代几句场面话。
“不用,齐王前几天还跟小弟我见过一面。我给他望过气,最近应无大难!”郑子明却不紧不慢跟上来,摇着头道。
齐王高行周通过装病的方式,迫使自家儿子不敢在柴荣身边逗留,很明显,是不想让高怀德卷入柴荣和王峻之间的矛盾中,下定了决心,准备让高家袖手旁观。
“藏用……”柴荣拉了一把没拉住,只能对着高怀德的背影跺脚,“好歹你也带上子明,这天底下,谁的医术比他还高?”
“好了,没看清楚就没看清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郑子明后退半步,伸出手,和颜悦色地拍打对方肩膀,“你回去吧,顺便把你家二公子也叫上。他在后面替大伙儿督办伙食的辎重。齐王病危,他这个当儿子的,不回去尽孝不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