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暗流(五)

“这,好像也不多。老太爷以前只找他自己那边院子里头仆人的麻烦,很少到咱们这个院子里来!”韩贵听到韩重赟的问得郑重,低头回忆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回应:“老太爷以前只管找他自己身边的人发火,基本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尤其是将军您身边人的麻烦。但是,四天前,大概是四天前吧,他老人家就不再区分两个院子的差别了,好像看谁都不顺眼。即便是夫人,也被他数落了好几回呢!”
韩贵是韩重赟的亲随,当年在战场上为了保护韩重赟,被契丹人打下了马背。多亏了郑子明施以回春妙手,才侥幸保住了性命。但是,他却再也无法征战沙场了,只能跟在韩重赟身边做家将,混一碗安生饭吃。
想到这儿,他快速将目光转向管仓库的亲随韩贵。斟酌了一下,带着几分歉意低声安慰:“贵哥,委屈你了。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头去,我阿爷年纪大了。人年纪大,有些脾气在所难免。”
“四天前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韩重赟皱了皱眉,夫人常婉淑说的父亲最近这几天好像是变了一个人,时间上很契合。
整个韩府,能有闲功夫,并且喜欢跟底下人过不去的,肯定是自家老父韩朴。不用细听,韩重赟心里头就能判断得清清楚楚。
“你站在刘知远面前,对着所有人大声说,父有过,子不言之,却可改之!”常婉淑笑了笑,满脸自豪,“当时我虽然不在场,但是后来听父亲提起,心里好生骄傲!这就是我将来要嫁的人,我的夫君!这辈子跟了他,未必大富大贵,却活得顶天立地!”
放眼汴梁,谁人不知王峻、王殷和李重进是一伙,而他、张永贵、郑子明、柴荣等人是知交。双方最近彼此之间越来越针锋相对,都恨不得要拔出刀来互相砍了,如此玄妙时刻,老父,老父他居然跟太尉王殷的弟弟搭上了关系?
早有人将他回家的消息,报告给了他的夫人常婉淑。后者难得没有跳起来打扰他,而是先命人烧了一壶热茶,准备了些吃食。然后带着几名贴身侍女,默默地和*图*书将茶具和点心,摆在了荷塘旁的石头桌案上。
韩重赟这些年跟在老狐狸般的岳父常思身边,也没少长了本事。更知道,自家夫人绝不像表面上那样毫无心机。于是乎,先就着茶水吃了几块点心,然后,就毫不客气地说道:“情况非常对劲儿!皇上已经很多天没上朝了。殿前军的军心,也起伏得厉害。而这个时候,我阿爷却突然跟王殷的弟弟攀上了交情……”
感谢他的舍命相救之恩,韩重赟拿此人一直当兄弟对待。专门请了教习教此人读书识字,还要老管家韩有德指点此人处理家中杂务。按理说,对于这种被儿子当成管家培养的人,韩朴应该轻易不会为难才对。但今天,很显然韩朴已经折腾过了头,根本没考虑自家儿子的颜面和感受。
“将军放心,我受得住!老太爷他,也不是故意要找小人麻烦。”亲随韩贵眼圈微红,哑着嗓子回应。
四年前,老父的嫡系兵马跟着刘承佑的一众亲信,被郭威打了个灰飞烟灭,全靠着岳父常思的说情,才勉强保住了性命。从那时起,老父就彻底心灰意冷,每天除了喝酒赌钱,就是折腾下人。好在自己的薪俸不低,在沧州那边还白得了一份海贸干股。这几年,才不至于被老父折腾得两手空空。
“怎么不可能?有句话叫做,后二十年看子敬父!你是左班殿直副都知,眼下官职虽然不高,却是皇上特地从我父亲手里要来,与张永德一道,平衡李重进在殿前军中势力的重要人选。”常婉淑的反应,却远比他冷静。笑了笑,缓缓补充。
“啊!”虽然自己也猜到了几分事实,但听到此处,韩重赟心中,依旧打了个哆嗦,扶在石头桌案上手背,青筋根根直冒。
当带着警惕的眼光去看待问题,很多蛛丝马迹,都会变成牵动天下局势的线索。
“平步青云?那,也行。干脆,我骑着你的马算了,省得再换!”实在喜欢平步青云这个口彩,韩朴肚子里剩下那点儿怒火,也迅速散去。笑了笑,大声跟自家儿子商量。
自己如果赢了www.hetushu.com,父亲的性命恐怕就保不住。而父亲如果赢了,按照他跟王殷只见的交易,自己有可能活下来,但皇帝、柴荣、还有郑子明……
“太尉府王毅,王大人。”韩贵想都不想,就非常肯定的回答。
“用你说,老子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见儿子对自己依旧百依百顺,韩朴立刻眉开眼笑。摆了摆手,小跑着冲向韩重赟的坐骑。
“老爷息怒,老爷息怒,小人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副富贵逍遥鞍,的确是好几天前就被张虞侯借走了。小人的不知道老爷要用,所以就没急着去要回来!”
“嗯哼!”韩重赟听得心里头发堵,用力咳嗽了一声,带着两名侍卫,大步走进了侧门。
“什么张虞侯?不就是张永德那厮么?他说借,你就借?他家里藏着金山银山,还能缺了一副漂亮马鞍子?分明是你偷着拿去给了别人,然后故意用张永德的名号来压老夫!”呵斥声不依不饶,非要跟韩贵掰扯个没完。
“韩郎,你知道,当年我最欣赏的你,是什么模样么?”常婉淑的话从耳畔传来,听上去好生遥远。
“的确是王殷的弟弟,那个仗着哥哥,在汴梁城内开了十几座赌坊的家伙!”韩贵的声音再度传来,每个字,都如同冰块一般刺激着韩重赟的心脏。
“王殷那弟弟?”韩重赟的眼睛一瞪,手掌本能地再度搭上了剑柄。
作为肥狐常思的女儿,常婉淑虽然性子跳脱,心思却转得不慢。早年间,通过自家父亲的言传身教,学会了很多别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更甭提掌握的东西。虽然因为是女儿身,大部分时间里,她一肚子所学,都找不到用武之地。但关键时刻拿出来给自家丈夫出谋划策,却绰绰有余。
没有人前来偷袭他,也没有任何想象中的流血事件。自家大门口,一匹毛色水滑的汗血宝马,不安地打着响鼻。愤怒的呵斥声,则隔着院墙飘了出来,针一般扎向他的耳朵。
王殷的这一招,好毒。
可理智这东西,不一定能永远保持着。利令智昏,也hetushu•com不是一句笑话。沉沉想着心事,韩重赟迈步走向内宅。却没有进屋,而是绕过的正房,直接走到了后花园,开始对着荷塘发呆。
被削职为民之后,那个情绪低落的邋遢老人不见了。现在的父亲,又变成了当年那个杀伐果断,锐意进取的韩都指挥使。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父亲身体内又充满了斗志?韩重赟不太清楚。但是,他却知道,这种斗志,极有可能将全家人推向万劫不复。
荷塘里,大部分荷叶都已经枯了。只有零星几只,像独脚鬼般,影影绰绰地站着。每逢有夜风吹过,“独脚鬼”们便不停地晃动,“刷,刷,刷”,“吱吱吱吱”,荷叶摩擦声伴着寒蜇声,吵得人心烦意乱。
“呼!”一股凉风突然从侧面袭来,吹得韩重赟身体颤了颤,汗珠淋漓而落。
“阿爷,这个家,当然应该是您老做主。但张虞侯是孩儿的顶头上司。他要借东西,孩儿这里真的不方便拒绝!”韩重赟没心思跟自家父亲针锋相对,笑了笑,低声解释。
“王大人?哪个王大人?”韩重赟心中警兆顿生,第一时间,脑海里就浮现出一张阴测测的脸。
“什么模样?”韩重赟的心神,迅速从过去飘回,看了自家夫人一眼,低声反问。
“咳嗽什么,莫非想提醒老子,这个家是你做主么?”果然,他的脚刚踏过门槛,就看到了老父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直勾勾地扫过来,目光里充满了挑衅。
紧跟在呵斥声的,则是一连串解释求饶声。负责平素掌管仓库的亲随韩贵,不停地祈求原谅。
“嘎嘎,嘎嘎,嘎嘎……”几头乌鸦拍打着翅膀,从没有任何星斗的夜空中掠过,令他更觉心惊胆颤。
这大周的权力结构,可不像晚唐时那么简单。几个太监只要控制了皇帝,就能令天下豪杰俯首帖耳。高白马,符老狼,还有自己的岳父常思,哪个是只省油的灯?如果不是有郭威镇着,三家当中,至少有两家会带兵直扑汴梁。王峻等人但凡还没彻底失去理智,就应该知道,这如画江山,无论如何都没他们的份!能追随郭和-图-书威,是他们这些人最好的选择。如果换了另外的人来做皇帝,他们几个甭说出将入相,位极人臣,连个县令职位都未必坐得上!
一边是父亲,一边是朋友、正义和国家。忽然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的黄河畔,当年,为了救郑子明离开,他果断站了起来,跟父亲,跟父亲的上司,跟小半个天下的英雄豪杰,对面为敌。那时候,他还年青,心脏里头的血很热,也不懂得世事艰难。
身在殿前军,他当然知道皇帝陛下最近卧床不起的事实。但按照常理,只要皇帝陛下一天没有驾鹤西去,整个汴梁就该归他老人家掌控,无论是枢密使也好,禁军大帅也罢,根本翻不起,也不应该翻起什么风浪。
如果换做平日,韩重赟少不得要再多安慰亲随韩贵几句。然而,今天,他却根本顾不上。迅速朝四下看了看,将声音压得更低:“我阿爷的脾气,我知道。你不用替他说话。我来问你,最近,我阿爷经常找你麻烦么?还是就今天这一次?不要替他遮掩,情况很奇怪,我现在需要听实话!”
“应该反过来说,是王殷派人,拉拢了公公!”没等他把话说完,常婉淑翻了翻眼皮,毫不犹豫出言提醒。“公公自打上回逃过的一劫之后,嘴里虽然不说,心里头却觉得是你在养着他。如果有机会能东山再起……”
“一切正常,非要说新发生的事情,就是五天前,那天老太爷又喝醉了,但是赢了很多钱。是王大人家的下人,把老太爷送来的。”韩贵眯了一下眼睛,回忆着最近几天看到的所有事情,低声补充。
自家父亲是什么性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用尊敬的话说,是志向高远。用难听一点的话说,则是急功近利,为了升官发财不择手段。如果王殷真的许以高官厚禄的话,不用问,自家父亲会立刻扑过去,任凭对方驱使。
如果父亲倒向了李重进,自己再跟李重进对着干,就是不孝,并且在短时间内,就极有可能,跟父亲各领一哨兵马,面对面举起钢刀。
皇家如此,普通人也是如此。
“不可能!”韩重赟猛和_图_书地一拍桌案,长身而起。手臂,脊背,大腿等处的肌肉,同时开始战栗。
“那,那也不该任其揉捏!”韩朴蓄势已久的挑衅,却遇到了一个“棉花包”,愣了愣,肚子里的火势迅速下降。“那小子,一看就是个贪得无厌的主,将来肯定没好下场。你,你最好离他远一些!”
距离宫墙西侧大约五百丈远的长乐坊,刚刚下了晚值的左班殿直副都知韩重赟,拖着疲惫的身体,举头四望。
但是,危险到底在哪,他又说不清楚。毕竟他从泽潞虎翼军调入殿前军的时间只有短短半年,职位在官多如牛毛的汴梁城内,也排不上号,很多机密根本接触不上。
乌鸦最是贪食腐肉,很多久经战阵的老兵,都说乌鸦有灵性,知道哪里会有大量的尸体即将出现。所以会提前一步赶过去等着,只待尸体倒下,就立刻扑下去吃一口热乎的。对于这传言,韩重赟向来不信。但今天,他却本能地将手按在了倒柄上,脊梁骨同时像扑食前的灵猫一样弓了起来。
韩重赟当然没有拒绝之理,于是乎,便微笑着点头,“行,您老尽管拿去用。记得身边多带几个人,最近汴梁城内未必安生!”
“您老放心,孩儿我跟他只是泛泛之交。”韩重赟装作非常听话的模样,躬身受教。“您老这身打扮,是要出去会朋友么?富贵逍遥鞍虽然样式好,但坐着其实未必舒服。孩儿马上那座平步青云鞍子,您老不妨先拿去用!”
“谬种,狗眼看人低的谬种。是不是觉得老子落魄了,就管不到你头上?告诉你,老子再落魄,也是你家大人他亲爹。即便打死你这谬种,他也不会多说半个字!”
最近几天汴梁城内的气氛不正常,里里外外透着一股子怪异味道。作为曾经带兵作战多年的他,几乎凭借本能,就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望着自家父亲那生龙活虎的背影,韩重赟忍不住又偷偷皱眉。就在前天晚上,夫人常婉淑曾经犹豫着提醒过他,公公韩朴最近好像变了一个人。当时,他自己还以为是常婉淑想多了。但现在看来,恐怕常婉淑的观察结果一点都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