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九章 夺帅(九)

“轰轰轰!”“轰轰轰!”马蹄声如雷。赵匡胤带着太子近卫,长驱直入!在“裂缝”附近,侥幸没有第一时间战死的将士们,则像翻卷的皮肉般,带着血迹掉头后退。与惊慌失措的自家袍泽撞在一起,人仰马翻。
武将马上对决,没有速度,就会失去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几名曹州勇将跟自家溃兵较劲儿的时候,赵匡胤已经带着亲兵直扑而下。先撞开一名曹州骑兵,随即不由分说,手中包铜大棍轮圆了朝着杨斌的脑袋就是一记泰山压顶。
“嗖嗖嗖嗖——”近卫营的将士们有样学样,紧跟着赵匡胤的动作扣动机关。精钢为锋,硬木为杆的弩箭,再度如怒潮般拍上山脊,将刚刚抵达的曹州军割谷子般割倒。
武侯弩造价高昂,装填麻烦。但预装之后,却可以接连发射三次。并且可以完全由单手操作,二十步内可透双层皮甲。在马战当中,绝对是一等一的神兵利器。只用了两轮齐射,就将抢先一步登上山梁的曹州精锐干掉了大半儿,余者顿时被吓得魂飞天外,尖叫一身,转身就逃。
武将对决,一眨眼就能分出生死。赵匡胤毫不犹豫地摆棍横扫,“啪”地一声,砸在杨邠的肋骨处,将此人砸得口中鲜血狂喷,一个跟头栽落于马下。
白亮亮的弩箭贴着山坡,疾扑而下。带着空气撕裂的呼啸声,瞬间将二十步内的敌军,都推向了牛头马面的怀抱!
“啊——!”胡一刀惨叫着坠马,生死未卜。赵匡胤扭身挥棍,再度拨开刘武和朱定两人的兵器,直奔曹州骑兵都指挥http://www.hetushu.com使帅旗。
“跟上,跟上,弩身下压,给敌军来波热乎的!”一个营的太子近卫紧跟着赵匡胤的战马翻跃山坡,用武侯弩瞄准十余步外与溃兵迎面相撞的敌军。
“杨大哥——”刘武,朱定,胡一刀三将看得眼眶迸裂,哭喊着上前于赵匡胤拼命。后者则不屑地撇嘴冷笑,手中包铜大棍,一拨,又是一荡,将刘武和朱定二人的兵器拨开到了一旁,棍头如乌龙般直奔胡一刀胸口。
“敌将休要猖狂!”两名百人将打扮的曹州勇士,舍命扑上前,试图拦住赵匡胤的马头。他们两个的配合颇为默契,所找的角度也极为刁钻。然而,他们却过分低估了对手的本领。
“开!”杨斌也是个搏命行家,立刻举起铁锏,交叉上推。本以为凭着两膀子气力,能将包铜大棍挡在安全距离之外,甚至倒推而回。谁料耳畔只听见“当啷”一声,紧跟着,肩膀处就传来两道钻心地疼。一双手臂树杈般举于头顶,彻底失去控制。
“娘咧!”“救命——”侥幸没被马蹄当场踩死的骑兵,惨叫着四下乱爬。更多的战马跟上来,将他们撞倒,踩翻,踩得筋断骨折。
箭矢插入肉体的“噗嗤”声,战马翻倒的“轰隆”声,鲜血喷入空气的“嘶嘶”声,夹杂着伤者的呼喊,垂死者的哀鸣,刹那间,响彻整个山坡!
“呯!”曹州骑兵的脑袋四分五裂,整个人倒飞出去,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嗖——!”赵匡胤果断扣动机关,将第二支弩箭射进七步和_图_书外一名敌将胸口。
“是!”杨斌,刘武,朱定,胡一刀四人知道此刻自己绝无退路,咬着牙答应一声,各自带着亲卫逆流而上。
“当啷——”金铁交鸣声震耳欲聋,胡一刀的钢刀倒缩回半尺,正砸中自家小腹。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他不敢恋战,拉偏坐骑向左闪避。赵匡胤却不管重新扑上来的刘武和朱定,举起包铜大棍,追着他的背影横扫,“嘭!”
“不要停,跟着我!”赵匡胤却杀得仍不尽兴,踩着敌军的血迹越过山脊,然后咬着溃兵的尾巴急冲而下。
“拦住,拦住他!杨斌,刘武,朱定,胡一刀,你们几个一起上。拦不住他,就提头来见!”眼看着对手就要冲到自己面前,曹州军骑兵都指挥使气得两眼冒血。挥刀急指,将自己麾下最为倚重的四名勇将,挨个点名。
“啊——”
“娘咧!”
“敌将有种别跑!”赵匡胤接连砸翻数名躲避不及的曹州兵卒,朝着都指挥使杨宣的帅旗猛扑。全身上下,洒满了敌军的脑浆和血浆。临近的曹州将士被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拨马闪避,唯恐躲得慢了,变成棍下亡魂。
可怜那刘武和朱定两个,武艺虽然高明,却像两根挡在洪流前的芦苇般,被骑兵们打得摇摇晃晃。忽然,身体相继一歪,惨叫着落下马背,被后续飞奔而过的马蹄踩成了两团肉酱!
果然,赵匡胤的倾力一搏落到了空处,只能抡起棍子打翻数名小兵泄愤,然后继续顺势向下。转眼间,就与杨宣拉开了距离。计谋得逞的杨宣立刻命令亲兵吹响号角,调整战术和-图-书。命令全体将士向自己靠拢,在山坡上重新整队。
正当他自鸣得意的时候,忽然间,看到赵匡胤回过头来,朝自己高高地竖起了中指!“什么意思?”杨宣哪里看得懂这个由郑子明流传出去的手势,顿时就是一愣!随即,头顶就传来了滚滚惊雷。“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
“唏聿聿!”战马嘶鸣,几名贴身侍卫紧跟上来,护住赵匡胤的左右。其余太子近卫营的将士则策动坐骑,以赵匡胤为锋,将队伍收缩成一个锐利的楔型。五百多匹马,借着山势,踩着敌军的尸体,急冲而下。所过之处,血流成河!
他们距离赵匡胤其实没多远,然而,他们却迟迟无法赶到对方身边。败退下来的自家弟兄越来越多,人挤人,马挤马,乱成一锅粥。哪怕他们直接挥起兵刃开道,也无法将坐骑速度增加分毫。
八个营的曹州骑兵,论人数,远远高于赵匡胤所带的五百人。然而,面对借着山势扑下来的太子近卫,他们却几乎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尽管都指挥使杨宣在不停地调整对策,尽管有一些勇敢的家伙在努力填补缺口,但是曹州军队伍被撕开的“裂缝”,却越来越深,越来越宽!
“杀!”太子近卫们齐齐丢下尾部拴着绳索的武侯弩,抽刀,策马,紧随赵匡胤身后。
下一个挡在黄骠马前的,是一群惊慌失措的小卒。赵匡胤直接冲进去,包铜大棍左劈右砸,将这伙敌军砸得四分五裂。近卫营将士沿着他撕开的裂缝长驱直入,像一把锐利的钢刀,切进敌军深处,将沿途敢于负隅和_图_书顽抗和来不及躲避的对手,统统切于马下!
足有一百五十多名曹州骑兵当场被弩箭放翻,还有四五十匹可怜的战马相继倒地。而到了此刻,敌我双方还未发生正式接触!曹州军骑兵都指挥使,还没弄清楚对手的数量和主将的姓名!
这些年,他跟北汉军作战,跟幽州军作战,跟南下打草谷的辽军作战,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对战机的把握能力,绝非那些靠资历熬出来的庸才可比。发现敌军的主力队形已乱,立刻带头扑了下去。
面对咆哮着冲向自己的敌将,赵匡胤看都不屑多看,直接将包铜大棍一提,借着马速,点向左侧对手的坐骑头颅。随即左手回拉右手横推,熟铜大棍宛若蛟龙一般,凌空摆尾,“呯!”,“噗!”
三年来,在郑子明不计成本的供应下,他们当中每个人至少射出了上千支弩箭。对武侯弩的操作方式和各项性能,都摸得滚瓜烂熟。几乎与赵匡胤同时,瞄准距离自己最近的目标扣动了机关,“嗖嗖嗖……”
只要将队伍整理好,他们就又占据了有利地形。而敌将即便成功将曹州军凿穿,也会落到了下方。攻守之势,数息之间,便可逆转。
四名赵氏亲兵策马跟上,将刘武和朱定二人与自家主将隔开。更多的近卫营将士高速冲过,每人都挥动兵器,或者向刘武,或者向朱定发出全力一击,然后头也不回,飞驰而去。
“嘭嘭嘭”的声响接连不断,慌不择路的战马,一匹接一匹的撞到一块,马背上的骑兵像下饺子般掉落,然后被自己人无情地纵马从身上踩过,转瞬和-图-书间就气息奄奄。
野外相逢,敌将居然敢不先立阵,直接跟自己玩什么以快打快,真是一群插标卖首的贱货!想当初,连契丹狼骑都不敢如此轻慢。真不知道,是谁给了曹州军主将带着同样数量骑兵跟沧州军打对攻的胆子?!
一名胸口处挨了弩箭的曹州骑兵都头,正趴在马鞍子上惨叫。被赵匡胤兜头一棍砸在了后脑勺上,当场气绝。双腿轻轻磕打马镫,赵匡胤骑着刚刚换上没多久的黄骠马扑向下一个不知所措的对手,包铜大棍借着战马的速度迎头下砸,力劈华山!
“为将者不逞匹夫之勇!”曹州军骑兵都指挥使杨宣,岂肯跟他一个“无名小辈”拼命。眼看着身前的护卫越来越稀,立刻拨转坐骑,横向闪避。对方是沿着山坡往下冲,速度很快。对方身后跟着数百名弟兄,轻易不能改变方向。而他只需要暂避其锋芒,将这一轮攻击让过去,就可以重新整理队伍,再度一较短长!
“跟着我,向下杀!”赵匡胤才不在乎别人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弃弩,提棍,扭头大喊,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不算剧烈,却震得地动山摇。凭着武将的本能,杨宣迅速扭头。只见一员小将带着三个营的骑兵,排成密集的横队,沿山坡斜推而下。沿途的曹州军,则像杂草般推翻,被一簇接一簇推平,无论数量多寡,都毫无抵抗之力!
“嗯哼哼!”左侧敌将胯下的战马头颅破裂,哀鸣着倒地。右侧敌将直接被扫下马鞍,落在地上昏迷不醒。赵匡胤的坐骑从二人身边如飞而过,更多马蹄踩下来,将二人生生踩成了两团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