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乱世宏图

作者:酒徒
乱世宏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临江仙

第十章 宏图(八)

说罢,吩咐前来报信的亲卫,拿了自己的佩剑去找潘美,一切交给后者随意安置。自己则继续蒙头呼呼大睡,直睡到第二天天光大亮,才又去拜见了郭威,然后按照后者吩咐领军向汴梁出发。
殿前军、禁军、沧州军、外加符、高、常三位地方诸侯麾下的兵马,总计加起来超过了十万,并且彼此之间互无统属关系,预先也没做相应准备。安置起来非常麻烦,一直忙碌到了后半夜,郑子明、赵匡胤和高怀德等人,才终于能捞到机会休息。哥仨随便找了间空房子,倒头就睡。然而,还没等他们睡踏实,耳畔却突然又传来一阵号角声响。却是附近的几个州县官员,听闻皇帝亲征,特地赶来“护驾”!
第二个例外,则有点出乎所有人预料。居然是韩重赟的父亲韩朴!原本率军抵达汴梁之后,郑子明还打算用自己的功劳,来替好朋友的父亲抵消一部分罪孽。谁料后来一打听,才发现韩朴在自家岳父常思入城的当晚,居然是出力最大的一个。硬是凭着手中酒壶,将王家的几个嫡系子弟,尽数灌得人事不省!让王殷在关键时刻,彻底变成了聋子和瞎子,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找不到!
“怕什么,有太子呢!”高怀德撇了撇嘴,声音虽然低了些,脸上却写满了不服,“况且你这次的功劳,也是明摆着的。皇上连韩大哥他父亲,都给升了数级。怎么到现在,对你还一点儿封赏还没有?”
“可能,可能还在斟酌吧?”对于郭威迟迟没对自己论功行赏之事,郑子明心里也颇为忐忑。想了想,苦笑着回应。
好在柴荣从不辜负他的期待。追上来后,三言两语,就令郭威改变了主意hetushu.com。下令大军掉头向北,先去胙城内歇息一晚,明日一早,再拔营启程。
可转念一想,郭威能从普通大头兵爬上皇位,怎么可能是个简单之辈?先前之所以被王峻和王殷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方面是因为忽然病重,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对老兄弟们疏于防范而已。当他恢复了体力,并且完全抛开了旧情,王峻和王殷等人,又怎么可能是其对手?弄不好,连柴荣、自己、符彦卿和高行周等人的举动,都在郭威的算计之内。只是大伙都不知道罢了!
此地距离汴梁往少了说也有一百多里远,年青将士昼夜狂奔都得累趴下大半儿,更何况郭威、白文珂、常思这种已经年过花甲的老头子!然而,这节骨眼儿上,他又不能当众顶撞郭威,只好先大声领命,然后赶紧派人去通知柴荣。
这,可是一道如假包换的乱命。
几乎所有参与“逼宫”者,都没落到好下场。但有三个人,却属于例外。第一,便是老将军白文珂,此人原本就是郭威刻意留在外边的“暗子”,王峻前脚带领大军离开汴梁,此人后脚就偷偷派遣心腹跟常思建立了联系。随即二人里应外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擒下了王殷,救出了郭威。所以此番平息叛乱,白文珂的功劳理所当然被列为第一。非但超过了千里来援的符彦卿和高行周,甚至把柴荣和郑子明哥俩,也远远甩在身后。
柴荣当年跟他义结金兰的时候,还只是节度使的养子。而他,还走在挖掘自家身世之谜路上。二人当时,恐怕谁都没想到今天。更没想到,当初在路上一起所设想的那支新军,已经彻底变成了现实。
和图书我也没想到,我还以为,总得先把王峻擒住,然后兵临汴梁城下,逼王殷投降呢!”郑子明又笑了笑,佩服地点头。
前一阵子那场平叛之战,有很多地方,都出乎他这个运筹帷幄者的预料之外。特别是郭威在身边没有一兵一卒的情况下,还能瞬间翻盘的事实,现在回想起来,还让他感觉难以置信。
“皇上这样做,虽然全了亲情,却,却也太不把国家法度放在眼里了!”高怀德跟李重进以前就有过节,见此人犯下了“谋逆”之罪,居然只挨了一顿鞭子就能蒙混过关,心里未免有些不舒服。找了个没外人的机会,跟郑子明小声嘀咕,“皇上就不怕,不怕其他人效尤,或者姓李的狗改不了吃屎?反正犯再大的错儿,也是一顿鞭子。养上十天半个月,就又能活蹦乱跳!”
以柴荣的聪明,岂能想不到自家义父,是割舍不下舅甥之情,试图放李重进一马?于是,干脆顺水推舟,以表弟李重进年少无知,容易受到奸人蒙蔽为理由,替他求情。郭威闻听,顿时老怀大慰,先将柴荣好好夸奖了一番,接下来又用马鞭逼着李重进向柴荣跪拜谢恩。待柴荣亲手将李重进扶起来之后,才打发此人回家闭门思过去也!
“皇上身边,总计也没剩下几个家人了,他当然下不去手!”对郭威的举动,同样身边没几个亲人的郑子明,倒是非常理解,笑了笑,低声回应,“至于狗改不了吃屎,他以后得有机会才行!你没看么?这几天皇上把殿前军整个都交给太子了,即将重建的禁卫军虽然是白文珂主事,可白老已经七十多了,哪还拿得出精力?最后还不得依仗韩重赟?手握殿前军和www•hetushu•com禁卫军,汴梁城内,今后谁还能有机会动太子一根寒毛?”
所以,韩朴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帮忙赎罪,凭着自家功劳,就平安过关。并且被连升数级,再度当上了一名都指挥使,奉命跟们自家儿子韩重赟一道,去协助老将白文珂,重组龙武禁卫军。至于韩朴是早就搭上了白文珂的线儿,还是见风使舵,果断投机成功,那就不得而知了。朝廷的封赏文告上没有细说,郑子明也不好意思刨根究底。
“不过让韩大哥主持禁卫军重建,哪如用你!”高怀德抱怨够了皇帝徇私,又忽然替郑子明打起了不平。声音不高,却把后者结结实实吓了一大跳。
太尉王殷当初曾经一心置郭威于死地,后来又力主诛杀那些试图给柴荣和常思两个的通风报信者及其家人,罪孽深重且结仇太多,连同他的弟弟王固一道,被郭威赐予了毒酒。枢密使王峻虽然为整个逼宫事件的主谋,却始终坚持不准任何害了郭威的性命,最后又是主动放弃了抵抗,没有一条路走到黑。所以郭威也投桃报李,拒绝了符彦卿和白文珂两人的提议,没有判处王峻极刑。只是将王峻本人和其弟、其子一道削职为民,全家贬去了商州。此生没有赦令,不得返回汴梁!
“早不来,晚不来,听说王峻兵败,就立刻来了!这群墙头草,也不怕转弯太大扭了腰!”高怀德起床气大,拍着床沿儿破口大骂。
在后唐的几代皇帝中,李嗣源应该不算昏庸。可李嗣源都不放心银枪效节军的存在,宁可毁了它,也不容忍他对自己的皇位构成威胁。郭威的胸怀,比得上李嗣源么?当柴荣将河工的真正战斗力和训练经过如实告知他以和图书后,他,他会做如何打算?
“这倒是!”高怀德转了转眼珠,轻轻点头,“皇上的谋略,高深得很。咱们当初急急忙忙赶来救驾,谁成想他都落到那种地步了,居然还能倒转乾坤?”
谁料,在处置完了王峻的第二天,郭威就命人把李重进从监狱提到了皇宫。先亲自拿起马鞭,劈头盖脸地将此人一堆臭揍,然后又让太监将此人推到了柴荣面前,命其当着自己的面儿,向太子跪拜请罪。至于是生是死,全在太子一句话下。
七镇之地,数万精兵,战斗力丝毫不低于传说中的银枪效节军,规模却是银枪效节军的数倍。在郑子明的记忆中,所有碎片都早已经拼凑完整。但所有碎片也没有记录过这种情况,更没有预示过这一天的到来!
郑子明原本就不是什么刻薄之人,对这年头大多数官员的操守,也从没报多大希望。所以听了赵匡胤的话,立刻笑着点头,“二哥说得对,咱们犯不着跟这群庸才一般见识。你们二位继续抓紧时间睡觉,我去让潘美在城外随便给他们安排个地方驻扎,明天早晨等着皇上处置。王峻和王殷都已经落网了,这时候,无论是谁出面,外边的人都翻不起任何风浪来!”
“别瞎说!”迅速向四周看了看,郑子明大声喝止,“藏用,你是嫌我活得安生了不是!先前坐镇河北七州,已经把我给架火上烤过一次了。若是再加上一个禁军,我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这期间,王峻、王殷、李重进三人的嫡系,全都被从殿前军里清除。低级军官和普通士卒解甲归田,中级和高级军官,根据其所参与叛乱的程度,或者被投入监狱服刑,或者被发配到西北折氏帐下,去防备党和*图*书项各部。除了少数十几个手上沾了过多人血的家伙被斩首之外,其余大多数,都保住了性命。
时隔这么多年,前朝皇子的身份,依旧是他摆脱不了的麻烦。即便雄才伟略如郭威,恐怕也无法忽略他身上淌着后晋皇家血脉的事实。
“他们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况且有皇上在,也轮不到咱们这些武将来多嘴!”赵匡胤这几年在节度使位置上历练,深得为官之道。唯恐郑子明在高怀德怂恿下,又跑出去多事,赶紧低声出言开解。
最后一个例外,则是试图窥探太子之位,并且跟王峻、王殷二人狼狈为奸的李重进。按照郑子明和赵匡胤、高怀德三人的想法,李重进这厮即便不会像王殷那样被一盏毒酒了结性命,至少也得被发配边关去做大头兵!先好好锻炼上几年,才有机会东山再起。
太子是太子,皇上是皇上,二人永远不能混为一谈。太子柴荣跟他是过命的交情,知道他没有野心,对权力的欲望也不太强盛。而柴荣的义父郭威,却不知道这些,且一辈子经历了无数腥风血雨。
这一回,大军便依照正常的行军规矩,每十五里一小歇,三十里一大歇,每日行军六十里便彻底停下来安营扎寨。足足走了两整天时间,才来到了汴梁城外。然后又是划定区域,分头驻防。又是抽调精锐,重新组建殿前军首守卫皇宫,直折腾了小半个月,才终于宣告风平浪静。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正郁郁地想着,耳畔忽然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紧跟着,柴荣推门而入,抓住他的手腕,转身边走,“老三,快,快进宫。父皇,父皇刚才原本好好的,却,却突然就晕了过去。太医,太医们全都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