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0章 小百姓的无奈

“啊!我、我、我……为什么是你救我?你自己摔下来的不成吗?”女警察让洪涛这一个小嘴巴给打醒了,她倒是听得挺明白,居然还对具体细节提出了异议。
洪涛自问自己一旦还手了,不管伤的是谁,肯定是不会束手待毙的,哪怕觉得对不起她,也得利用所有的关系玩了命的去抗争,充分利用体制里的各种漏洞来我自己牟利。
“你听好了啊,我就有说一遍的时间!到时候管所他们问你,你就说是上楼的时候踩到我脚跟上拌了一下,从楼梯上摔下去了。我为了救你,奋不顾身的扑了下来,结果你没摔到,我的手正好压在台阶角上,才骨折的!千万别提你我打斗的事儿,和谁也不能说!这件事儿一旦被人知道了,你的前途就完了,我屁事儿没有,知道不?”趁着管所长跑下楼,其他人还没出现的机会,洪涛小声的和那个看着自己手背一脸惨白的女警交代了几句。可是一番话说完了,对方还是那个半张着嘴的表情,愣呆呆的眼珠都不转。
管所长一看洪涛的手,再回头看了看坐在地上也傻了眼的女警官,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脸当时就垮了下来。洪涛打了警察当然是大事儿,但警察打了洪涛恐怕更麻烦。这个小子家里在分局有人不假,更可怕的是他非常熟悉公安系统里的条条框框,还是一个滚刀肉的性格,这要是让他一嘴咬hetushu.com上,估计比王八还得狠,绝逼不会轻易撒嘴。一旦处理不好,自己还得去当那个背黑锅的。人家女警察是市局下来基层锻炼的,大不了拍拍屁股回局里重新安排工作,可自己没地方去啊,总不能临退休了还得背个处分吧,这尼玛找谁说理去啊。
他想到底也没敢去伤这个女警察,不管她有没有背景,都不敢。自古中国人讲究民不与官斗,她就算再没背景,也代表着官,还是非常强力的官。调侃一个官,洪涛敢,而且毫无心理负担,甚至稍微坑一把他都敢,可是唯独不敢去伤一个官。
“……你傻啊?如果是我自己摔下来的,你怎么会也倒在地上啊!难不成你把我手踢断了,还得是你奋不顾身的救我?咱不能这么不仗义吧!这么玩没朋友的!”洪涛这个气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和自己讨价还价,真是心宽啊。
这个代价有点大,就算干大爷、干表哥他们还念着和父亲的情谊,能再保住自己一次,可这份情谊也就算用光了,哪怕他们还觉得剩了点余额,自己也不好意思再去麻烦人家。小打小闹洪涛不认为是什么大错误,可是凡事儿要有个限度,不能玩的太过了,更不能因为自己而给别人找太多麻烦,那样活着太累。
“那就你救我吧……可是这么说管所他们会信吗?”女警察也觉得自己是太刻薄了一些和*图*书,忙不迭的点着头同意了。她也知道自己这一脚会招来多少麻烦,如果洪涛真的要咬住她不放,如果真和洪涛说的一样他家里在公安系统有人,那自己这身警服说不定都保不住了。
“你就照我说的办,其它事儿不用操心……嘶……管所他们巴不得是这个结果呢!对了,我看你说瞎话不太利落,一会儿要是他们问你,你就吭吭唧唧的说个大概就成,千万别都说明白了,剩下的事儿我来帮你描述,到时候你们领导肯定会去找我核实情况,然后回来找你对证,你的小命儿可就捏在我手里啦,嘿嘿嘿……一想起这个我就想笑!哎呦……疼死我啦……哎呦……”洪涛不耐烦的又叮嘱了一句,本来还想和她多分析分析在这件事儿上其他人的心理活动,但这时楼道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洪涛赶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左手开始干嚎,这回不是装的,是真疼。
但现在不成了,打警察啊,还是在派出所里,这玩意都出了格了。哪怕你打个别的警察,还能调和调和,无非就是多花点钱的事儿,只要当事人不追究,别传出去,他这个所长还算能安抚。可这个女警官是市局派下来的,甚至关系都不在所里,领工资都是市局发,在这件事儿上他这个所长不光不能试图息事宁人,还得坚定的站在警察一边,对洪涛这个袭警的坏分子做坚决的斗争http://m.hetushu.com。否则他这个所长就算干到头了,只要洪涛不是他亲儿子,谁来说情也没用,这是立场问题。
“我说你们俩怎么还在这儿呢……嗨!洪涛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怎么还袭上警啦!江警官、江警官,你没事儿吧?”可能是听到了楼上的折腾声,也可能是恰好上楼,洪涛和女警官分开时,管所长刚好迈上了二楼,第一眼就看到女警官趴在地上,第一个反应也是觉得洪涛犯浑了。他身上有功夫派出所的警察都知道,所以之前处理他案子时大家没事儿也不招惹他,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儿,他态度也诚恳,家里又有人在分局,大家心知肚明,谁也别难为谁就完了。
“她没事儿……有事儿的是我啊!管所儿,我这个手怕是不止断了一截儿,骨头都出来了!您能不能帮忙打个电话啊,伤的是手,也不知道咋了,我的腿怎么还发软了呢。”洪涛咬着牙抬起头,一边说一边把左手伸出去给管所长看,这次还真不是夸大其词,他的手背上确实露出了一截白花花的骨头碴,看着都让人牙根儿痒痒。
另外洪涛也不忍心去伤害这个女警察,其实在这件事儿上她没有一丝错误,就算涉世不深、工作能力不足,那也不是受伤害的理由。总不能说她不够圆滑、不够事故、不够了解所谓的规则,就得受到这么大伤害吧。这种伤害是无法中和的,总有一方要成hetushu.com为失败者,不是她就是自己。
“打电话……还打什么电话啊,赶紧上车去医院吧!你说这、这、这……唉,等着我啊,我给你叫车去,所里的车刚去分局送人了,这叫什么事儿啊!”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究到底该谁责任的时候,洪涛手背上还露着一截骨头呢,这要是再把大血管弄断了,更麻烦,还是先去医院吧。当下王所长也不背着手走路了,身形一晃就窜到了楼梯口,再一晃说话声就到一楼了,搞得洪涛直眨巴眼。他不是总说腰间盘突出什么的嘛,合算都尼玛是装的啊!
可是洪涛最终并没在这些反击招数人选取任何一种,而是松开了女警察的右腿,把自己左手放在了两腿间,选在去硬生生吃她搏命一击。这个选择可以说是最被动、最危险、也是最烂的,很可能会受伤。不过洪涛认为,这个选择是此时最合适的一种,也是一个小老百姓的无奈之举。
既然不想毁人也不想让自己活得不舒服,那就只有唯一的选择了,让她踢!手上疼点没什么,打小洪涛就没几天是不带伤的,儿时是讨厌,磕磕碰碰,见天和红药水、紫药水做伴儿;大一些则是叛逆,无时无刻书包里不揣着武装带、板砖,纱布、绷带成了新伙伴;青年时期则是荷尔蒙分泌过多了,为个连手的没牵过几次的女孩,就敢拿着三棱刮刀和管叉去和人拼命。
这一脚着着实实的踢在了洪涛的http://www•hetushu.com左手背上,当时洪涛只短促的喊了半声,就捂着自己的左手蹲了下去。他知道之只手算是完蛋了,那种瞬间爆发出来的疼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疼,而是骨头断裂之后压迫肌肉和神经的疼,疼得钻心,疼得大脑都有点缺氧了。这种疼的感觉他不止一次感受到过,但让别人打成这个德性,还是第一次。这时他突然感悟到一个道理,合算让人揍断骨头和从树上摔下来也没什么不同啊……
要说老天爷真是眷顾自己,这么折腾居然还活蹦乱跳的混了好几年,没被人插准过一次,受伤最重的一次还是因为自己买的弹簧刀质量太次,扎人的同时刀刃后翻,把自己手指头差点没切掉两节。肉疼对洪涛来讲不算事儿,他只怕心疼。
“啪……我说你听见没有啊!”洪涛忍着疼伸出右手给女警察的脸上小小来了一下。
假如自己赢了,那她就是身心都受害的一方,不光肉体疼痛,世界观、人生观也会直接崩塌,然后变成和自己、蒋所长、小舅舅一模一样的市侩。就这样摧毁一个人的精神层面,洪涛觉得太缺德了,这得有多大仇恨啊,毁人一辈子,干不得。
另外一个让他放弃伤人的原因就是那个梦了,在梦里这个江竹意好像和自己很亲密。不管眼前这个同名、同长相的女警察到底和梦里那个女人有没有关系,爱屋及乌嘛,能不让她受到伤害还是免了吧。当然了,前提是自己也别太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