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1章 伤的重如泰山

不过人家还算仁义,没忘了当初一起在牛棚里受苦受难的兄弟,这些年一直和洪涛家走动得挺近,也一直帮着洪涛擦屁股。等洪涛父母出了事儿之后,他这位孟大爷也没人走茶就凉,依旧抱着一大卷手纸,狂擦不已。不过孟大爷是大人物了,不能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就亲自出面,那样对他、对洪涛都没啥好处,于是他这个正好在公安系统工作的儿子就接了老子的班,抱着手纸继续擦。
“您这个嘴可真毒啊,我还没结婚呢,还得带点伤残,你就不怕我舅舅听着不乐意?”洪涛撇了撇嘴,他对这位孟副队长一点都提不起尊敬和感激之情来。因为就自己了解,这位孟队长比自己小舅舅还不是东西,吃喝嫖赌是样样不差,只要把警服一脱,他就是个标准的坏蛋,还是坏蛋里特别坏的那种。
“疼!”洪涛打开点心包看了看,萨其马,还是稻香村的,还是老太太疼自己啊。
“草,我也缺!你在医院里也用不到钱,还是先紧着我吧。老孟,我去楼下等你啊,别太久,医院这个味儿我闻不了,一闻就想起我们家老爷子了。”小舅舅并没有m•hetushu.com拿出一沓子钞票扔在床上,而是晃了晃脑袋,开门走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位孟津孟队长和小舅舅一见如故,你说一个大江南北四处骗的骗子,居然能和一个刑警队长走到一起去,还越走越亲,世界上真是啥事儿都有啊,猫合老鼠都能当哥们了,没道理可讲。
“疼就忍着吧!成了,你也没啥事儿,老实在医院里养着,我和老孟晚上还有个局,这会儿就要迟到了,走了啊!对了,你缺钱不?”小舅舅连洪涛伤在那只手都没问,在屋里转了一圈,特意看了看厕所里的摆设,见到没有免费的洗头水、香皂可拿,不满意的摇摇头,这就要撤。不过临出门的时候,又停住了脚步,回头问了一句。
他的父亲就是在司法部任职的部级高官,当初洪涛的父亲被打成左派关进牛棚里时,对这位同为左派的老大哥比较照顾,苦活累活都帮着干了,两个人又都是大学老师,除了下棋之外也能聊到一起去,就成了过命的交情。等平反之后,洪涛的父亲接着回大学里教书,这位孟大爷则从政法学院直接到了司法部,没和-图-书过几年就扶摇直上,成了高官。
“哈哈哈哈……这是你小舅和你说的吧?改天让你小舅带你也去见识见识,别说我不给钱了,他也不给。不光不给,还得让人家倒贴呢。要按你这么说啊,他更不是东西,我好歹还是工作需要,他是纯骗!”孟队长一听洪涛在揭自己老底儿,非但不生气,反倒笑得无比自豪,顺便还把洪涛小舅舅干的缺德事儿抖搂出来一点,这才把门一关走了。
“我有那么不是东西?”洪涛把嘴里的萨其马咽了下去,追着孟队长的屁股问了一句。
当然了,受苦的最终还是洪涛同志,但绝不能让这种好同志流血又流泪。一切医疗费由分局包了,医生、药物、设备都用最好的,还给洪涛破格弄了一个高干病房,估计分局局长来了也就这个待遇了。除此之外,局里还在研究该给洪涛多少补偿。哦,不对,应该叫奖励。既然双方都没过错,就不存在补偿这一说,别看就是一个词儿,这可是事件定性的大问题。
光头这位就是洪涛那个干表哥,他叫孟津,和洪涛的小舅舅同岁,在分局刑警队当副队长。同时他也是洪www•hetushu•com涛的大擦屁股纸之一,只要洪涛进了派出所,一般都是他出面斡旋。
“你千万别谦虚,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不是东西的孩子。”孟队长半秒钟都没犹豫,头也不回的给出了准确答案。
“我还真不乐意,我琢磨着你如果能把嘴里的舌头也伤残了,世界就安静多了。这是你姥姥给外孙子买的点心,吃的时候别噎着啊。怎么样,手还疼不疼了?”小舅舅自打一进屋,就不停的看表,一脸的不耐烦,说起话来也是要多敷衍有多敷衍,半点诚心都没有。
洪涛负伤了,还是光荣负伤、为了救人民警察负的伤!他编的这个借口深得派出所干警和分局领导的赞赏,这就很好嘛!一个是按照相关规定带举报人回所调查案情,干工作认真负责,不过由于过度劳累不慎摔下楼梯;一个是积极配合公安干警弄清案件情况,并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勇救民警。嘿,这个戏码编都编不了这么圆,一方面反映了公安干警认真负责、不辞辛劳的工作状态,一方面也证明了基层派出所在上级的领导下,把警民关系搞得如鱼水情一般和谐,非常符合各方面的要求,谁www.hetushu.com都挑不出半点瑕疵。
“我也没见过像你这么烂的警察,去歌厅叫小姐还不给钱!”洪涛非常愤怒,让一个好人说自己不是东西自己可以忍,咱这些年做的事儿确实有不太地道的,但让一个自己都看不上的人把自己说的这么不堪,就很不能忍了。
“你小子这是闲不住啊,刚老实了一年多,生怕我忘了你是吧,赶紧来点刺激让我想起你来。不过也不用对自己这么狠吧,万一要是落点伤残什么的,亏不亏?”分局的领导刚从病房里离开,一个基本等于是光头的脑袋就钻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留着大分头、带着金丝边眼睛、穿雪白短袖衬衫和笔挺西裤的男人。
作为另一个当事人,江竹意江警官也不能毫无声息,那样就显得太假了。于是她就成了警民共建的标兵,搞不好年底的优秀警员评比时她也得榜上有名。别看这是个虚名,这对一个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新人来讲,是个非常好的开端,尤其是像她这种带着镀金含义下基层的重点培养对象就更完美了。她下来就是要在基层捞成绩的,也只有基层才容易出成绩,到了市局得哪年哪月才能轮到她冒头http://www.hetushu.com啊。
“你不是让你舅舅给了我一个人的名字和学校名嘛,这个人我给你查完了。原本吧,我以为你小子挺不是东西的,没想到你还有这份好心。这件事儿做的不错,没毁了人家一个好孩子,要是你把她打伤了,我还真不一定有脸来帮你说情儿了。不过我可警告你啊,你还是离她远点好,更别打什么坏主意。她虽然和你一样也是孤儿,但她干妈可不是吃素的,炮局四大姑奶奶知道不?你要是不想和人家好好处,就别去惹她,一个母老虎你就吃不消,一下招上两个,我们家老爷子出面也给你摆不平!记住我的话啊,走了。”孟队长从兜里掏出几张白纸,放在了洪涛床上,然后煞有其事的警告着洪涛。
“缺!”洪涛已经把萨其马塞进嘴里了,用不多的空间喷出一个字儿。
“您不跟着他继续鬼混去,难道还打算抢我的萨其马吃?”洪涛压根也没指望能从小舅舅兜里掏出钱来,他是挣得快花的也快,骗人也得有车、有手机,出入都是大宾馆、吃饭要去海鲜酒楼,开销太大。别说接济自己了,有时候他倒腾不开了还得从自己这儿借呢。但是孟队长没走,就让他有点纳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