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27章 她们想要你!

这顿饭吃得挺和谐,张媛媛和孙丽丽在调节气氛上更是行家里手,她们会根据场合、人员、目的不同控制气氛的热烈程度,既不会太过也不会冷场,总能让人感到很高兴。孙丽丽就是那个和洪涛在麻将桌边腻忽了一早上的黑裙子女人,她的这个名字应该算是艺名,像她们这种在夜店里混的女人,都不止一个名字,甚至不止一张身份证。那都是她们自我保护的手段,洪涛也没去多打听,打听了她们也不会说实话的。
“股份分配表?这个刘大强就是你和老汪?”洪涛翻开这摞纸看了看,都是一些企业内部的文件,其中一张上面有四五个人名儿,每个名字后面还跟着一串数字。
“还有手机号,这个娘们真有子儿啊。老吴,她们是什么来路?”洪涛把他们三个人送出院门,这才仔细看了看名片上的内容,又开始不平衡了。名片上不光有座机电话和呼机号码,还有一串特别长的数字。那是手机号码,而且是新款的手机,不是那种九字开头的大板砖手机,那玩意洪涛的小舅舅也有一个,现在已经过时www•hetushu•com了。
“你们缺钱?那也不该找上我吧?我是有点存款,但就算全拿出来也不够填你们那个大窟窿的啊。吴哥,如果是你和汪哥要借钱,多了不敢说,五万块我立马就能拿出来,再给我十天半个月的,再凑三两万也成。但如果是要让我投资,那就免谈了。我攒这些钱也不容易,手都成这样了还惦记这过两天去上班儿呢,咱哥三也混了不短时间,要是这么坑兄弟我,那我可就闭门谢客了啊。”洪涛有点明白了,他们和那两个女人伙着一起开夜总会,估计是资金还不太够,这是来找自己打秋风了。
“呵呵……你小子有艳福啦!那个张媛媛前两年是保利大厦夜总会里的头牌,后来跟了一个台湾老板上岸了。还真别说,那个台湾老板对她还是够意思的,不光给她买车买房,分手之后还给她出钱投资做生意。这不,她是做熟不做生,又打算重操旧业了。那个孙丽丽是她从保利大厦里挖过来姐妹,以前就是跟她一起混的,现在也挺红,算是合伙吧。”吴逸m.hetushu.com夫正一边剔牙一边琢磨着洪涛鱼缸里那些热带鱼到底是红烧好吃还是清蒸合适,头也没回的给洪涛讲了讲两个女人的根底。
“得,算我没说。不过这次你还真得帮我们俩一个忙儿,知道孙丽丽干嘛一个劲儿的和你套近乎吗?”吴逸夫和洪涛已经很熟了,知道这个小子非常有主意,他乐意干的事儿谁也拦不住,但他要是不乐意干的事儿,照样也是谁也说服不了。听到洪涛一口拒绝了自己的提议,而且还拒绝得这么干脆,也就不强求了,开始说另一件事儿。
“我说你这个贼心眼子也太多了,还五万八万的,你以为这是开小卖部呢,凑点钱就能开张?就我们哥俩的那点钱,也是人家施舍的,还不是为了能让工程做得更好。人家不缺钱,而是缺人!她们是想要你这个人,明白了不?”吴逸夫用特别轻蔑的表情表达了他对洪涛的不满,然后往洪涛身边靠了靠,伸出一根手指头点着洪涛的脑门。
“洪哥留步,如果方便的话这些天就来我们小店儿里看看,这是我的电话和呼机号,我和和*图*书丽丽恭候您的大驾。”吃过了午饭,汪建新和两个女人就先行告辞,他们还要去看音响展示会,临走时张媛媛从她的小皮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洪涛。
“知道不保险还投,二十万啊,不少了!”洪涛摇了摇头,他对赚这种钱不太感兴趣。道德问题先放一边,主要是这种买卖都有很强的背景关系,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都不是自己这种小老百姓能说得上话的,一旦出了什么问题,自己告都没地方告去。
“半年连本带利全回来,干上两年我和老汪就把股份卖掉,然后送孩子去国外,老汪他们家国外有亲戚可以帮忙。等孩子站住脚再把我们弄过去,这都得需要钱啊,光靠咱们给人做工程不是说挣不下这些钱,但是太慢了。你还没结婚成家,应该比我们俩能折腾,而且还会英文,不如一起去吧。让老汪他们家亲戚先给你弄个工作邀请,过去干上两三年,直接就办移民,等我们俩过去的时候也能照应照应。”吴逸夫也明白洪涛所说的那些风险,不过他和汪建新有自己的打算,这是打算挣快钱拼一把。
“草!http://www•hetushu•com我才不去呢,我在这儿活得挺好,干嘛跑到人家地盘里去抢饭吃,这不是折腾吗。这买卖还是你和老汪干吧,我挣点辛苦钱就满足了。”洪涛从来也没有出国的概念,他也没去国外转过,更不知道出去该干嘛。
“这次你还真猜错了,不光你猜错了,刚开始我和老汪也猜错了。她们俩还真是想把这间夜总会做起来,而且她们俩也不是棒槌,做工程肯定不灵,但对经营很在行,准备从基础上把这间店弄得高档一些,然后从家乡找一批新人上来大干一番。你可别小看了她们,她们俩的人脉很广,各个部门都有人。我和老汪和她们俩深谈过,觉得挺靠谱的,于是也入了一股,打算赚点皮肉钱。嘿嘿,怎么样,你要不也来点?我知道你小子手里肯定有家底,这些年你也没少挣,不如拿出一部分来给自己挣个老婆本儿,咋样?”吴逸夫终于算是把牙签用完了,伸手从他包里掏出一摞纸递给洪涛。
“哦,合算是拿着别人的钱祸祸啊!那你和老汪还这么上心干嘛,看什么演示会啊,高价货一通招呼不就完了。这种活儿www.hetushu.com不宰白不宰,你们俩吃肉让我也喝点汤呗。”洪涛觉得自己听明白了,这两位是玩票的。一般像这样的工程,不用考虑什么售后服务,她们不见得能比设备坚持的时间长就得把买卖干砸喽。因为投资根本不是她们自己的,花别人的钱不光不心疼,还没什么压力,估计她们也没指望真能把买卖做好。但对于接工程的人来说,这种活儿是最肥的,利润最高。
“恩,是我老家的一个远房侄子。我和老汪都是有家有业的人,在这件事儿上还是别亲自出头露面了,不保险啊。”吴逸夫把他的辫子解开,让长发披散开来,别说,这么一弄还真有点画家的意思。
经过了麻将桌边的试探,孙丽丽应该也摸清了洪涛的脾气秉性,既然洪涛不是雏儿了,她也就收起了她那套对付雏的手段,开始正正经经的说话聊天。不过她好像对洪涛真的有了点兴趣,话里话外总是时不时的打听着洪涛的个人问题。一旦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个人问题过于感兴趣了,那就说明她心里对这个男人有了点好感,这种感觉很多时候自己都感觉不到,用俗话讲就是下意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