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51章 金鼎轩和云顶

娱乐产业抓的就是高消费,要是指着从老百姓兜里掏他们的工资,那得穷死。所以这片地区就成了京都夜生活真正开始的地方,第一批搞歌厅的基本都是香港和湾湾人,大多是在饭店、宾馆里租块地方,打着宾馆配套设施的名义挂羊头卖狗肉。一看政府管理得并不严格,这个玩意也确实挣钱,这才慢慢单独分离出来,在附近找地方弄更大的。当时这一片地区里的歌厅、夜总会都是很高档的,而且是一家挨着一家,从这里路过的人都能被它们的霓虹灯晃瞎眼。每到夜色降临时,这片地区就成了不夜城,每家门前都是车水马龙。
金鼎轩酒楼,就在东直门立交桥的西北角,也就是后世簋街的东口。不过这时还没有簋街的概念,东直门内大街上的饭馆还不是太多,规模也那么大,只是一条小有名气的夜市。在这个年代里,夜市其实并不少,在鼓楼前、新街口、菜市口等很多主要交通枢纽街道上,都会有专门从傍晚出来摆摊的小商贩,专门卖一些馄炖、卤煮、饺子、面条之类的吃食,营业时间会拉晚儿到半夜,算是京都夜生活刚刚开始方兴未艾的一个背景。
“…http://m.hetushu.com…丽丽,你们家的洗衣工生气了,这是在报复咱们呢!一人一条我觉得少了,我给每人两条!”张媛媛别看不如孙丽丽能咋呼,可是做人做得明白无比,洪涛这些架人的话她听懂了,应付得完美无比。
“我怎么就不能拍麻将机了!你姐姐我几个月前还赢了一辆自行车呢,不信你去问问张姐。”孙丽丽丝毫不考虑洪涛的感受,还把她骄人的战绩特意拿出来显摆了显摆,说得声音很大,生怕别人听不见。
洪涛一般不来这里,因为他觉得自己不属于这种环境,要是半夜没睡饿了,就去街边的小摊上吃去。虽然冬天冷夏天热还得挨蚊子咬,但吃得安心、舒服。不过他有时候也会光顾一下这条街西口的居德林饭庄,这是一家老字号,别的菜做得好不好不清楚,反正只有晚上售卖的卤煮火烧味道不错,比小摊上的味道足,价格还不贵。
一直到使馆区在这一片落户,周边的大饭店也多了起来,比如说长城饭店、昆仑饭店,后来什么亮马河饭店、凯宾斯基饭店、燕莎商场也应运而生。再然后就是成片的高档写字楼如雨后m.hetushu.com春笋般钻了出来,于是这片地区就成了京都的一个白领、高收入群体最集中的地方。
“哎,张总,要不你们先去吃,我过一会儿再去,给我留点菜汤就成。”下了出租车,眼前就是游戏厅的大门,洪涛又有点手痒痒了。吃饭对他来说可有可无,每天都吃,多一顿少一顿无所谓,但路过游戏厅了肯定不能过门不入,好歹也得进去拍几块钱的。说不定手气好还能弄条烟啥的,要的不是烟,而是那个劲儿。
“等等,我也去,拍这个你不灵,姐姐带你玩!”孙丽丽好像知道洪涛要去干嘛,没跟着张媛媛他们往饭馆里走,而是小跑了几步,追上了洪涛。
“二货!越是这时候越得像累得走不动了才像话啊,张总一感动,说不定临走还得给你们一人一条好烟。跑尼玛这么快,肯定是干活儿没使劲儿啊,如果我是张总,别说好烟,饭都不请了!”既然她们俩要拿自己耍着玩逗开心,那洪涛也就不拘着了,怎么坑人怎么来吧。张媛媛啥时候说好烟的事儿了,没说不要紧,我给你补上,反正工人听见了,你爱给不给!
有了产业自然要有从业人员,买卖火http://m.hetushu.com了,自然要有客流量。由于这种产业是从香港、湾湾那边传过来的,习惯也自然跟着他们走了,于是在夜场里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的人们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上哪儿去喂喂饥肠辘辘的肚子呢?当时京都里能后半夜还开门的饭馆酒楼别说不多,是真没有。
其实簋街能走到一条全国知名的饮食街,最该感谢的不是政府、也不是后来闻名而来那些食客,而是当时京都歌厅、夜总会里的小姐。
“你还拍麻将机?”洪涛很不乐意孙丽丽和自己一起玩,哪怕是她出钱买的分也不乐意。因为自己玩这个水平非常臭,算是不可告人的隐私。
“老刘!张总请大家去高级馆子搓一顿,别干啦,把手底下的活儿收拢收拢,换衣服跟张总开开眼去。对了,把工具都收拾好放屋子里来,少一样儿你们自己掏钱补上啊,我可不管!”洪涛牙根都快咬碎了,同时对小舅舅的敬仰之情也如江水般滔滔不绝。这些夜场的女孩子真是太难琢磨了,分分钟都得提高警惕。她们的思维模式和常人完全不一样,好起来管你叫爹都成,说翻脸就翻脸,而且开玩笑都没边了。这也就是自己被孙丽丽坑过和-图-书一次,警惕性比较高,没上当。但凡要是换个涉世不深的年轻男人,还不得让她们给玩出精神病来啊。
“谢谢张总……张总仁义!”三名工人一听要去下馆子了,身形立马变得轻快了很多,三下五除二就从云台上爬了下来,就像个个都是轻功高手一般。
熟悉京都九十年代的人都知道,东、西两个城区区的管理比较严格,老街道、老房子也多,没有太大发展空间,尤其是对夜总会、歌厅这种新兴娱乐行业而言,并不合适大规模开办。但和东城区接壤的朝那个阳区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它发展的比较晚,从改革开放之后才真正开发出来,以前东直门再往东除了一个长途汽车站和农业展览馆之外,都是农田和村庄。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东直门内这条街上不是有点拉晚的小饭馆嘛,于是这些人就奔这里来了,不管好吃不好吃先填饱肚子再说吧。刚开始来的大多是夜场的员工、小姐和拉夜活儿的出租司机,随着人越来越多,饭馆老板们也发现光靠原来那些菜品满足不了越来越多的需求,于是该装修的装修、该扩大的扩大、该请好厨师就请,原本的夜市小店很快就成了大饭馆,生意对m.hetushu.com象也从当地居民转变成了夜场的员工和客人。
到了九七年时,这里已经是京都里很有名气的饭馆一条街了,不过它的名气在夜场里更大。白天这条街上的生意很一般,要等天黑之后才热闹,尤其是半夜之后,等各处的夜场一关门,这里就真成了不夜城,满街停满了高档轿车、出租车。原本是服务者的夜场员工、小姐和被服务者的客人全都把原来的身份一扔,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推杯换盏,吃得满脑袋流汗,不亦乐乎。
不过他对金鼎轩也不陌生,这倒不是他经常来,而是在金鼎轩旁边有一家叫做云顶的游戏厅,里面有麻将机,赢万宝路香烟的。洪涛虽然不好玩牌也不好赌,但是却喜欢没事儿的时候来这里拍几个小时麻将机,输上百十块钱,换来几包万宝路还觉得挺美。要说这个人吧,总有脑子短路的时候,只是有人经常短路、有人偶尔短路的区别。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东直门内大街上就出现了几家专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饭馆,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晓林火锅,薄利多销,味道不错,生意很好。再往后这条街上的饭馆就逐渐多了起来,还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金鼎轩算是这些饭馆里档次最高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