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68章 这个女人不寻常

“就三个!一个跟着你学,其余两个是打碟员,不用你多操心,她们以前也是干这个的,是我从别的地方挖来的。你帮我盯着她们点儿,要是有手脚慢不踏实的,千万别客气,直接轰人,张姐和我都不会说什么。怎么样,高兴了吧?你不感谢感谢我?”孙丽丽张开一只手,伸着三个手指头在洪涛眼前晃了晃。说到兴起的时候,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把胳膊肘压在洪涛腰上,半靠着沙发背。
“砂锅?干嘛用?我有高压锅。”洪涛自己在家也做饭,但极其简单,别说砂锅了,能用高压锅解决的问题绝不找第二种炊具。
“哎哎哎……果汁、就果汁!给鱼翅羹都不换。等你把汤弄完再晾凉,我这个饿劲儿也就过去了。我说您就别忙活了,吃完饭咱俩就回去,下午我还有活儿要干呢。”洪涛非常不习惯孙丽丽如此殷勤体贴,这样会让自己很紧张、很不自然。
孙丽丽确实是去换衣服了,等她再次出现在客厅里时,长发已经被编成两根辫子盘在了头顶,身上只穿了一件儿灰色的圆领运动服。袖口挽起老高、下摆遮住了大腿、领口有点大,左右两个肩膀总得hetushu.com露出一个,下身除了丝袜啥也没穿,脚上裹着一双厚厚的毛线袜子,手里还拎着一团白布。
当领导不可能长一百双眼睛,谁都盯着,但又不能谁都不盯着,咋办呢?这就是办法之一。在各部门用各种方式建立一套情报网,然后就可以稳坐钓鱼台了。领导并不怕下属之间有矛盾,没矛盾才可怕呢。只要下属把大部分精力用于互相争斗、互相扯皮、互相看不顺眼上,领导才算真正掌握了单位里的话语权,想踩谁就踩谁,想动谁就动谁。因为他总能找到合作者结成联盟,成为代表广大利益的那一方。
“……你这是要把我变成孤家寡人、举目无亲、四面楚歌的节奏!等我把人都得罪光了,就只能依靠你和张总了是吧?你放心,我一个都不轰,就算他们天天躺着不干活儿我也不轰,我连打碟员的活儿全干喽!”洪涛半个字儿都没谢孙丽丽,因为她绝对不是出这个主意的人,估计张媛媛才是幕后黑手,她就是个前面顶雷的货色。
“就你贼心眼子多!不过我估计你也不会轰她们走,说不定到时候你真的得连打碟员的活儿一起干了呢www.hetushu.com,还是自觉自愿的。”孙丽丽好像对这些当领导的把戏并不太上心,她的性格也确实不适合当大领导,太外向。
“哎呀……真恶心!离我远点,应该把你这只手也弄断了!”孙丽丽忙不迭的把洪涛这只手打掉,然后站起身跑进了卧室,还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说了你也不懂,到底有没有?”孙丽丽一边说一边把腰带也松开了,还把衬衣的袖口也解开了。
“我下午还有活儿呢,咱能不这么小题大做的不?我每年都会病一次,治不治都要十天半个月才好,要不你和张总说说,我先休息半个月?”洪涛吃饭的速度堪比军营,三个汉堡进肚,立马觉得病情有所好转,两个鼻子眼至少有一个通气了,身上也不再那么酸疼。于是掀开被子,穿着衬衣短裤就往里屋走,打算去换衣服。
“我徒弟?怎么我刚半天没去徒弟就都有了?”要是有人帮自己弄歌本,休息一两天确实也不耽误事儿。但徒弟这个词儿很敏感,即便洪涛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也不想稀里糊涂的就被别人硬塞过来一个徒弟,好歹也得先让自己看看吧。
“冰箱里的东西多凉啊,我hetushu.com给你弄个汤吧。你是喜欢喝紫菜的还是西红柿的?”孙丽丽没动地方,而是把外衣一脱,摞胳膊挽袖子的准备上阵。
这种手段在大企业里太常见了,说得好听是放权,其实就是玩人、玩那些对权利爱不释手的货。如果洪涛真信自己能随便开除打碟员,那就上当了。只要敢这么做,到时候张媛媛一定会以救世主的身份站出来替打碟员说好话,不轻不重的打两下,该上班还是上班,自己谁也开除不了。但从此以后自己和这名打碟员就是生死对头了,对方是不能拿自己怎么样,但他可以当张媛媛的忠实手下,分分钟把自己的动向汇报上去。
“不用了,我自己能成……一只手就够用!”洪涛非常认真的拒绝了孙丽丽的提议,然后伸出右手摸了摸她的脸蛋。
“贱骨头!我想伺候伺候你吧,你还毛病多起来了。张姐说了,让你先休息两天,身体好了再去上班,实在不成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打一针就好了。”孙丽丽的好态度绝对是装出来的,三句话没过呢,她的眉毛又要立起来,显然是快装不下去了。这种贤妻良母的角色估计她从来没演过,也没生活经历。和-图-书
“你有个屁活儿!歌本我让你徒弟帮你编了,别以为什么事儿只有你才能干好,没了你地球一样转。先盖上被子别着凉,不用穿着短裤在我面前故意晃悠,你不穿的模样我也见过,不怎么样!”孙丽丽动如脱兔,一把拉住洪涛的胳膊,不由分说又把他按回了沙发上,还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按说她的小胳膊小腿挣把不过洪涛,但是她也聪明,拉的是洪涛的伤胳膊。
“你要干嘛!我可是个非常本份的人,太花哨的姿势还是算了吧,没听说还得用砂锅辅助的,那玩意多硬啊!”洪涛不清楚她到底想干嘛,这又解裤子又脱上衣的,难道要趁自己身体虚弱图谋不轨?问题是自己还真不打算强烈反抗,虽然身体不太舒服,但轻伤不下火线嘛。
“看来光提倡女权也不成……你摸我就没事儿,我摸你就算恶心,这不是歧视男性嘛!”洪涛很想去卧室门那里偷看一下孙丽丽,她肯定是在里面换衣服呢,一想起上一次自己背着孙丽丽回来时的感觉,额头的温度顿时又提高了两度。
“嘻嘻嘻……不是一屋子爹也差不多,等你去了就知道啦,我先不告诉你。对了,你家有没有砂锅?”www•hetushu.com孙丽丽笑得非常狡诈,好像对这种安排很满意。
“你就自己幻想吧啊,要是实在憋得难受就用手……嘿嘿嘿,我忘了你手也伤了,要不我帮你?”和孙丽丽在这方面打哑谜洪涛就从来没赢过,她的彪悍程度已经超出洪涛的可控范围了,当着一屋子人就敢抓自己小弟弟,真想不出她还有啥不敢做的。
“我傻啊!合算我找了一屋子爹?天天哄着他们玩?”洪涛翻了一个身,顺便把孙丽丽的胳膊肘挪开,她正顶在自己肚子上,刚吃完的汉堡都快给顶出来了。
“她们!到底是几个?我可不是老师啊,上班还带搞培训的,顶多两个,多了我伺候不过来!”洪涛从来不愿意跟着别人的谈话节奏走,直接忽视了孙丽丽后面那个问题,继续说徒弟的事儿。
“谁知道你今天病了?原本是想让她们给你来个拜师礼的,结果你没去,这不张姐才让我给你打的电话……对了,你刚才干嘛挂我电话!”孙丽丽的思维模式很跳跃,往往一个问题没说完就会想起另外一个,你要是和她长聊,能把脑浆子搅合成浆糊。她会把十多个话题揉到一起说,前后都不带连接的,而且还能一个不忘,每个都说两句,不偏不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