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70章 喜欢不喜欢?

“张总废物不废物我不清楚,但你确实是个持家能手,厨艺一流,以后谁有幸娶了你,最次在嘴上也不会吃亏,厉害!真心佩服!”看着一桌子三个热菜一个汤,洪涛就算不怎么好吃,也有点胃口了,对于孙丽丽他是又刮目相看了一次。这个女孩子看来还真是个很能干的主儿,说不定小时候还是个很能体贴父母的好孩子,否则从哪儿练就了这么一手厨艺呢?
“我觉得你这个人吧,并不像外表上看起来那么坏。老实说,咱们第一次见面时我真把你当做是个流氓了,再加上老汪他们对你的描述,还有你的长相,确实很像。后来仔细一接触,我发现你就是个披着狼皮的羊,只是你这只羊不太老实,算是羊里面比较坏的那种。”可能是酒壮怂人胆,也有可能是酒后吐真言,刚喝了小半杯白酒,孙丽丽就开始话多了。
所以这次张媛媛说要自己干夜店,她是二话没说,连两个月的提成都舍了,毅然决然的从原来的场子里跳了出来,心甘情愿的抛弃自己日进斗金的头牌身份来给张媛媛当个副手,帮着张媛媛出头露面来管理、培训这些小姐。用她自www•hetushu.com己的话讲,这叫知恩图报,没有张媛媛拉她一把,她现在估计还在家乡小镇的工厂里上班呢,每个月拿着一点可怜的工资,别说进口化妆品了,买双新袜子都得咬牙。
但是她们俩住在一起时的角色与平时在人前表露出来的有所不同,张媛媛成了弱势,孙丽丽成了强势。至少从她的话里能听出来,张媛媛在家里就是个懒蛋加笨蛋,啥也干不好、啥也不会干,而孙丽丽则成了维持日常生活的主力,一家之主。
“我这儿没红酒……也没啤酒,要不咱喝白酒?”洪涛还真不是故意起什么坏心思,他平时一个人从来不喝酒,什么酒都不沾,所以家里也就没有预备。唯一一瓶白酒还不是给人喝的,而是泡鱼饵用的,当然了,人喝也没问题,都是正经白酒。
“不用尝我就知道味道不错,辣点就辣点,川菜嘛,不麻不辣就不是川菜了。来来来,您劳苦功高,我来帮您盛饭,要不先来一杯?这么硬的菜,不喝两口有点浪费啊。”洪涛基本吃不了辣,但此时不能吃也得吃,否则就太伤人心了。
“先吃点饭、喝点hetushu.com汤,然后再喝酒,这样不伤胃……尝尝我煲的汤,莲藕排骨。”孙丽丽此时真的很像一位合格的妻子,不光厨艺好,也懂得如何照顾人。
“喝就喝!”人一高兴就容易放松警惕,孙丽丽现在这个状态,估计和她说抽两口都不会反对,高兴嘛。
至于说来夜场上班算不算丢人,洪涛小心谨慎的避开了这个话题,只要自己和她们不处于特别亲密的状态,这种问题最好就别问,就算不小心涉及到了也的赶紧想辙避开。问了人家也不会回答、回答了双方都不太高兴,除非你想和她绝交。
“那你是喜欢原来的我呢?还是现在的我?或者两个都不喜欢?”孙丽丽一仰脖把杯子里的酒全喝了,借着喉咙里强烈的刺激,终于问出了这句在她心里憋了好多天的话。
孙丽丽不愧是个川妹子,年纪不大但却做得一手好菜,都不用尝,光是听她在厨房炒菜的动静和飘出来的味道,洪涛就能肯定她的手艺比自己高出N个档次,已经进入业余九段的行列了,稍微系统培训培训就能成为专业选手。
这时候洪涛才知道,原来这两个女人在新盖的华威北m•hetushu•com里小区租了一套三居室一起住,但具体是哪座楼就不清楚了。这些在夜场里上班的女孩子不光对身份格外保密,对住地也轻易不告诉外人。因为大家都知道她们有钱,现金还多,所以被人知道了住址就等于多了一份危险。这两年随着国企下岗人数越来越多,治安状况也逐渐恶劣了起来,入户抢劫的事情时有发生,不再是什么新鲜事儿。而她们这种自我保护能力弱的人就是主要对象,不光抢,还经常把人弄死。
“这算个锤子哦……要是材料全,我能做一大桌子菜!你先尝尝,吃得惯我们家乡的口味不?”孙丽丽有个毛病,一激动就容易把家乡话带出来一句半句的,现在她就有点小激动,因为这次洪涛没油嘴滑舌的调侃,而是真心真意的夸赞着她的手艺。好听话谁不爱听啊,尤其发自肺腑的恭维。
这一下午,洪涛算是真的进入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肥猪生活境界,他只管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看书,茶水、烟、零食就摆在茶几上,伸伸手就能拿到。要是电视不好看,书也看累了,还可以眯缝着一双小眼睛偷偷看一看大白腿。赶上孙丽丽和_图_书蹬高去擦拭的时候,躺在沙发上简直就是头等舱,再想高级就得出溜到地上当机长了。就算孙丽丽去厨房里忙活,也可以隔着一扇门和她斗斗嘴皮子,一点都不枯燥,几个小时转眼就没,眼看着天就黑了。
“我觉得你这个人吧,本质上很单纯、很直接,还有点善良。可是吧,你总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啥都明白、啥都不在乎的强者。其实强者的身份不太适合你,张总更像一些。现在的你更真实、更可爱、更像个正常人。”既然孙丽丽非要展开这个话题,那洪涛也不介意和她探讨探讨。聊天本身就是一种对等的态度,双方都要处于同一种诚意里才有意义,否则就是互相扯皮,消耗时间呢。
“……你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好,突然这么温柔我有点瘆的慌啊……”洪涛也是个贱骨头,没人关心的时候自怜命苦,有人关心了他又觉得很别扭。从小他就是个不太喜欢和父母亲昵的孩子,稍微大一点之后就单独分床睡,小学五年级搬家了、房子多了,干脆自己住南屋,不太习惯和别人过于亲热,性子有些冷。他这种性格看上去和人相处很容易快速熟识,但骨子里却很少能http://www.hetushu•com和别人交心,深交不容易。
“你指望张姐收拾屋子、做饭?切!你问问她会自己叠被子不?内衣她都不洗,穿脏了就扔买新的。你比她强好多哦,我就没见过那么懒的女人!”话匣子一开张,孙丽丽的警惕性也就下降了,张媛媛的一些私人问题也被她发牢骚的时候捎带了出来,当成了笑话讲给洪涛听。
自打上次在新街口和洪涛一起碰到金月之后,她就一直想问金月是不是洪涛的女朋友。因为她觉得不太像,两个人虽然样子很亲昵,但眼神里都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别的东西孙丽丽自问可能不如洪涛,在如何从眼神里读懂人心的问题上,她自问很有发言权,尤其是男人的心。洪涛说的有一点没错,她是个很直接的人,十几天的时间对别人来说可能不算长,但对她来讲,就已经很长了。
按照孙丽丽自己的说法,她来京都已经五年多了,算是第一批真正进入夜场上班的人。而张媛媛则是她的同乡,比她早来了两年,也算是她的引路人和保护伞。在刚来京都的那段时间里,是张媛媛给她提供了住的地方、上班的地方,遇到太不靠谱的客人,也是张媛媛帮她化解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