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89章 隔墙有耳

“我倒是听人说过,不过没说京都也执行吧?”分局那位也有所耳闻,侧面证实了同伴的说法。
“我看啊,肯定不是本地人作的,很可能还不是老手儿,否则不会这么嘬,这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嘛。看到没,这玩意都发下来了,我们老大说了,只要敢跑就打,打死算他的……”分局刑警队的警察一边说一边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铁家伙,在手上掂了掂直咧嘴。
“这尼玛不就是燕子李三嘛!难怪了,不抓他抓谁啊!”胡警官立马就明白了这里面的道道,当小偷也是有讲究的,很多比较忌讳的地方是不能碰的。你偷了那么高官家,这就不是偷了,而是在和一个体系作对,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不把你抓到就会造成极大的社会影响,这件事儿肯定完不了。
“你他妈现在就已经平趟了,再趟我们所的楼就快让你趟平啦!有本事你去分局趟去,下去不下去?我让你不下去!”胡警官听到刚才的消息很不高兴,现在洪涛又钻出来和他胡搅蛮缠,耐心是一点儿都没了www•hetushu•com,弯腰捡起一块石头,照着洪涛就扔了过去。
“爱尼玛谁配谁配,反正是别给我,给我我就辞职,宁可脱了这身衣服也不能要啊!我今年虚岁都五十一了,再熬个三两年找个内勤一待等着退休多好,你让我整天拿着这玩意满街转悠,我不成移动的军火库啦?但凡谁想干点儿事,肯定得上我这儿来拿武器啊,顺便再给我一家伙……这不是要我命嘛!”胡警官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不过这两位同事都这么说,估计肯定不是空穴来风,立马就急了。
“嗨,真要说损失有多大也不是,无非就是一些首饰和现金,问题是他偷的人家太扎手了……我这是私下说啊,这小子专门找大门大户下手,不光有地方上的还有军队上的人,全是咱们大脑袋都惹不起的人家儿,这不是嘬死嘛。”胡警官是老警察了,虽然职务不高但是面子大,市局这位也不会刻意瞒着他,挑主要的小声念叨了念叨。
“怎么会闹这么大动静呢?”胡警官对这个案件了解和图书的并不详细,因为现在这个案子是分局刑警队接手的,他只是协助工作,原本以为到了刑警队就已经到头了,可是没想到居然还能往上升格,这得是偷了什么东西啊!
“你个混小子真不是东西,怎么不把你另外一只胳膊也摔断呢!滚下去!”胡警官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他们几个聊天的地方正是洪涛家院子南墙外的花坛边上,这里倒是没什么行人往来,可是洪涛能上房啊,他此时正趴在墙头上露出半头脑袋听墙根呢。
“嘿嘿嘿,我就知道您肯定有事儿瞒着我,好嘛,都专案组了,这么大案子要是让我破了,您说以后再去所里我是不是就能平趟了?”洪涛没下去,反倒把脑袋又往外探了探,和胡警官讲起了条件。
“老胡,你多少年没摸过这玩意?”市局那位刑警也乐了,一伸手从他的包里也摸出来一把,冲胡警官比划了比划,马上又收了回去。
“立专案组了?分局牵头还是市局?”胡警官听见三位同事这么说,也不禁有点动容。一个案件的大小不全取决http://m.hetushu.com于它的实际破坏度,而是要看影响。像这个案子原本并不太严重,说到底也就是个小偷儿,市局都下来人问已经算很重视了,可听意思好像还不止如此。
“……不会真打眼睛上了吧!”市局那位警察听见洪涛的这声嚎叫,有点慌了。刚才胡警官扔过去的石头个头不小,力道也不小,万一真是伤了人可就麻烦了。
“草,我能不能管住手不哆嗦都是个问题,到时候说不定连这玩意都掏不出来呢。你们听说没,上面有信儿说是要给咱们都配上呢,听说外地有的城市已经开始试行了。”胡警官紧张,两位刑警也不轻松,市局那位站得高听到的消息多,又抛出来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
“孟队还有外甥?他只有个哥哥,没有姐妹吧?”分局刑警队的那位警察听了胡警官的话有点蒙,孟津是他的上司,家里有谁不是啥秘密,怎么突然就蹦出来个外甥呢。
“哎呦……我的眼睛啊……完了完了,眼珠子都掉出来啦……胡叔,现在您就是我亲叔了,你得养我一辈子!”洪涛www.hetushu•com的脑袋瞬间就消失了,随后墙后面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听着真惨。
“别听他瞎炸猫,这孩子长歪了,一肚子坏水儿,整天琢磨着给别人使坏。对了,他舅舅不就是你们孟头儿嘛,你回去问问就明白了。”胡警官一点都不担心洪涛被自己打伤,他那块石头也不是冲着洪涛扔的,只是洪涛装的太像了。
“胡叔,您不要给我呗……您说让我打谁我就打谁,保证一枪一个,比打鸟都准!”这时三位警察的头顶上突然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如果不能迅速结案,估计就得我们接手了……”说话这位来自市局二处,看他的样子也不乐意如此大动干戈。
“上次打靶的时候我们家孩子还上初中呢,现在他都大二了!我说你们两位可别害我啊,要是真碰上那个家伙,等我跑开你们再搂火,我怕你们俩把我也干趴下。”胡警官很紧张,干这一行时间越长胆子就越小,警察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工作,每天把自己手头的活儿干好就成了,当英雄不是他所想的,沾都不想沾。
“天知道哪儿来的和图书……走吧,接着干活儿……这得到哪天才算一站啊。”胡警官一看这位同事不知道孟津和洪涛的事儿,立马就把嘴闭上了。这种事儿不能逮着谁和谁聊,既然人家自己不说那就是不想被太多人知道,自己何必去当这个坏人呢。
“我操!你离我远点啊!这要是被人盯上,还有活路嘛!”胡警官不看还好,一看到同伴拿出来武器,就像看到了鬼一样,瞬间就跑开好几步远。
“老胡,让她自己去碰碰吧,这样也好,不碰个头破血流你说啥都没用。而且她可比你我的起点高多了,估计用不了三五年,她领章上的三角就得换成四角啦,还是多关心关心咱们自己吧。这个案子上面压的非常紧,从今天起一切休假都取消了,二十四小时备勤,要是抓不到人谁也别想回家。”另外三个分局和市局的警察比较谨慎,有外人在的时候基本就没怎么说话,江竹意一走才接上了话茬儿。对于江竹意他们根本就没什么可说的,她的好坏和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现在最重要的能不能查到蛛丝马迹,赶紧把贼抓住好能回家睡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