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093章 探望

“来吧,坐在这里,我帮你揉一揉,专业的,不是要占便宜。”洪涛突然觉得这种状态下的张媛媛最可爱,刚强的外壳下是柔软的嫩肉、精明的外表下却满是慵懒和无奈,矛盾、对立、不协调有时候反倒是一种妖娆的美。美的东西洪涛都想试试,为此不惜去当个按摩师。
“你就不怕丽丽在菜里给你下毒?”张媛媛看了看洪涛,起身脱掉外套,又把高跟鞋也甩开,然后按照洪涛的指引坐在了他两腿间的地毯上,把自己的脑袋主动送到了男人手中。洪涛还真会点按摩手法,他不光学过调音师,还学过美容美发。只是当时的目的并不纯洁,完全是为了去接近女孩子,不过一直都没用上,现在倒是有得逞的希望了。
“我可没那么虚荣,只要别背后骂我就满意了。董彩不错,我帮你把她教出来,以后你就省心了。别急,我觉得有三两个月就够,她挺聪明的。”张媛媛的脑袋往后这么一靠,出事儿了!从洪涛的角度往下看,正好啥都看见了和_图_书。现在他知道坐怀不乱应该是个什么境界,同时也清楚自己离这种修养差得还远。尽管努力不去低头、不去想那两团软肉,可该有的反应还是如期而至。
“上班是不打算了。你说的对,我犯不着去和那种人较劲儿,对我没好处、对你和丽丽都没好处。不过我可以白天去给董彩加小灶,他总不能白天也来吧!”既然张媛媛都若无其事,洪涛也就轻松了,心情一放松,反应反倒逐渐消退了。这时候洪涛突然想起丁和尚以前和自己说的话,有些事你越在乎它就越麻烦,放开手反倒没事儿了,老和尚会不会也经历过自己目前的情况呢,否则怎么会有这么深的理解?
“……那我还哭得出来吗!怪不得丽丽说你是怪人呢。算了,不哭了,哭有什么用呢,白白让你看笑话。”张媛媛恨恨的把毛巾扔还给了洪涛,揉着太阳穴半躺在沙发上。这些天她非常非常累,开业前有开业前的事情要忙,开业后也照样闲不下来。
“没和_图_书有,效果真的不错,他们晚上喝的也有点多,只有一个人唱了一首歌,其它大部分时间都在看演出,最后还蹦了会儿,反响不错。你是不是想听我感谢你啊,我就不说……”一提起娱乐城的事儿,张媛媛干脆把脑袋靠在了洪涛大腿上,说起话来有气无力的。
“哈哈哈哈哈……讨厌!你这张嘴啊,骂人都不带说脏字儿的。”张媛媛被逗笑了,今天她是没法儿再去装女强人了,又哭又笑的威严全无,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吧。两只胳膊往洪涛腿上一扶,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在男人身前,半仰着头、闭着眼享受了起来。
“唉……看来我和丽丽的吸引力都不太够啊,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人来当这座小院儿的女主人?说真话,我真的挺喜欢你家的,住在这里比住楼房感觉好多了。”洪涛一放松,张媛媛马上就感觉到了,然后用一种幽怨的腔调抱怨着,说是抱怨,好像引诱的成分更多。
“没这么严重吧……不过是个处长而已,看和_图_书把你吓的,这么急着就要和我划清界限啦?”洪涛撇着嘴开始说怪话儿,张媛媛有没有过河拆桥的意思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她想和自己撇清关系,也不用巴巴的跑过来送钱,让孙丽丽带过来就成。可是好话到了自己嘴里也得变味儿,这都成本能了,不太受大脑控制。
“昨天晚上还顺利吗?董彩没搞砸吧。”要说一点儿都不去想工作的事儿,肯定是瞎话,洪涛还在惦记着开业演出的成败,也有点为董彩担心。
“这是工程的尾款,一共四万五。工资我会让丽丽每个月给你送过来,如果你想要一年的也成,只是得等两天。”张媛媛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平时她并不是个嘴特别甜的主儿,这一点倒是和洪涛有点像,很少用话填忽人。
湖边发生的这些事儿洪涛并没想到,他也不是神仙,更不会猜到别人会误解了自己意思。此时他正在客厅里看着茶几上的几捆钱发愣呢。从后海边回来时张媛媛和孙丽丽已经来了,一个在厨房里忙活饭菜,一个http://m.hetushu.com在客厅里看电视。等他一进屋,首先看到的不是张媛媛那件儿黑色的貂皮上衣,而是茶几上这几沓子钞票。
“别嫌脏,这不是我的毛巾,是丽丽的。我建议你先去洗把脸然后再哭,这样比较痛快也比较卫生。”洪涛站起身到卫生间拿了一块毛巾出来,还特别说明了毛巾的出处。这个毛病是继承于母亲,从小母亲就告诉自己,毛巾是最脏的,一点不比袜子干净,所以不能混用别人的,更不能让别人用自己的。每块毛巾用一周就得放高压锅里高温消毒,自己家里的毛巾一般不是用坏的,都是被蒸坏了。
“你还打算来上班?”张媛媛肯定是感觉到了,但丝毫没有什么表示。此时没表示比有表示更合适,两个人都不用陷入尴尬中去,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啥意思?咱娱乐城也打算国际化,改年薪了?”钱既然是摆在自己桌子上,那肯定是给自己准备的,看样子应该有四万多。洪涛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就是张媛媛为了感谢昨天自己给她解了http://www.hetushu.com围,然后把一年的工资都给自己结了。
“以我对她的了解,她要想下手,第一个也是你,然后才是我。最有可能的就是把咱俩一起毒死,然后她殉情自杀……你说会有这种可能吗?一个胡同串子和两个夜店的妈咪上演了一出儿三匹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这尼玛说出去谁信啊!”一边用双手十指插进张媛媛的头发里按压着她的头皮,一边按照她的想法把事情推演了一下,洪涛觉得下毒的事儿不太可能。
“我确实有点怕他,县官不如现管,就算我找到别人撑着场子,官职也不比他小,可毕竟也得靠面子,如果他真要撕破脸,谁也拦不住。昨天的事儿多亏了你,但也害了你,三元的场子我是不敢再让你去了。不是怕他再来闹事儿,他要想闹有没有你都一样,主要是怕他对付你。这个家伙不是人,下手狠着呢。”张媛媛没和洪涛说什么漂亮话,而是实打实的把她自己的困难和担忧和盘托出,一边说还一边用一根手指抹去眼泪,动作很优雅,好像不是在哭而是在擦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