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18章 陷阱

“……”江竹意张了张嘴,但又及时闭上了,提起大桶跟在洪涛身后过了马路,向后海夹道里走去。
女人一旦恨上谁,那就是纯恨,根本没有理性。洪涛就一只胳膊能用,自然是爬不了电线杆,但是在江竹意眼中,他就是故意的!
要是平时在同等情况下遇到一个急于逃跑的贼,他还真不敢吹这个牛,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自己犯不着去和别人拼命。但现在不一样啦,自己知道他从哪儿跑、用什么方式跑,要是提前设好埋伏、突然袭击还抓不住他的话,那他就真的是燕子李三了。
还真别说,江竹意这几年的公安大学没白上,不光有一身散打功夫,爬起电线杆来也不弱,几下就上去了。然后踩着墙头上了房顶,把鱼线的另一头也绑在了电线杆上,下来的时候还耍了一个花儿,没有沿着电线杆走原路,而是抓住固定电线杆的一根钢缆,直接翻了一个跟头,平和*图*书稳落地。
用钓鱼线抓飞贼!江竹意这还是头一次听说,可是已经来了半途反悔也没用,而且这个家伙还那么霸道,问都不让问,那就捏着鼻子再信他一次吧。不过当江竹意走到北面这根电线杆子下面时,心里又把洪涛祖宗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怪不得他自己不来呢,原来这里没有垃圾桶垫脚,想要上墙必须顺着电线杆往上爬。他自己不想爬却要让自己爬,这不是想看自己出丑嘛。
“……”江竹意点了点头。
“来,帮我提着这个桶,跟我走……”洪涛打开了后备箱,指着里面的一个大红塑料桶。
“我看你就是飞贼,最好摔下来再把另一条胳膊摔断!”江竹意不知道洪涛要干嘛,还不能问,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墙头上那个身影正在往电线杆子上绑着什么东西,雨有点大看不清。这时江竹意又想起刚才他拉链里的那个东西,脸和_图_书上不住的发烧,同时也恨的牙根痒痒。太屈辱了,这个仇早晚得报!不过现在还不能动他,先诅咒几句过过瘾。
“下车……”洪涛只往西开了二百多米,就又把车子驶上了人行道停好,率先下了车。
“接着……”洪涛站在墙头上扔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我劝你还是再想想,这件事儿责任重大,你我都担负不起,如果现在听我的劝告还来得及。”江竹意此时又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一脸的严肃和冰冷。
“就在这儿?”江竹意很是狐疑,她有种被骗的感觉。这里离自己蹲守的地方只有不到二百米远,飞贼如果出现完全能看到,还用洪涛告诉自己?
“嗨,别发愣,会爬墙不?”这时一声低喝打断了江竹意的遐想。
“蒋所、蒋所……我是小江、我是小江……”江竹意也没心思再去说服洪涛了,根本就说不通,而且时间也耽误不起,想了hetushu•com片刻,很干脆的拿起无线电台,通知正在巡逻的蒋副所长改变路线去查看异常。
蒋副所长的行走路线已经被自己打乱了,有很大可能将不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后海夹道里,这样的话他就不用开枪击毙飞贼了,同时也就不用背负太多精神压力。这么做也算是一件儿好事儿,当然了,功劳也就没他的份儿了,估计他也不想要这份儿功劳。
“把手台给我……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为了防备万一。”通知完了,洪涛还不放心,伸手向江竹意索要电台,拿到手之后直接关机,还把电池卸了下来揣进了自己裤兜,这才发动了车辆,沿着大街向西慢慢开去。
此时细雨还在下,而且雨丝还越来越粗了,气温已经下降到了冰点以下,口鼻里呼出去的热气马上会变成白雾。两个人就这么冒着细雨走到了夹道的中间,洪涛率先停了下来,仰着头四下看了看,很满意的点了m.hetushu.com点头,这才从桶里拿出一个木制卷轴揣在怀里,几步助跑之后,借着墙边的垃圾桶就窜上了墙头,还是单手,动作很是矫健,丝毫看不出他另一只胳膊上还打着石膏。
“你犯规了,不许问问题,能遵守不?”洪涛停下脚步,再次重申了一遍规则。
“……”江竹意恶狠狠的瞪了眼前这个男人一眼,现在在她心目中,飞贼第一可恶,洪涛也好不到哪儿去,就快并列第一了。
“你就嘬吧,光漂亮没用,看看你的袖口就不美了。”面对江竹意挑衅的眼光,洪涛撇了撇嘴,开始泼冷水。
“从现在开始,别问问题,我说啥就听啥,我让你干啥就干啥,再过几个小时,你很有可能就是京城公安战线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了。”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看了看江竹意,洪涛觉得她还是没相信自己,还得在强调一下行动纪律。
“把这个绑在那边的电线杆子上,上去的时候小声点儿,和_图_书别把院子里的人弄醒。绑紧、绑高,超过上面的电缆线。”洪涛扔下来的东西就是那个木头卷轴,这时江竹意才看清楚,卷轴里缠满了黑色的钓鱼线,其中有四股已经被洪涛绑在了南边的电线杆上。
“我不是警察,所以我也没警察那么废物。别看我是个伤兵,但用一只手我也能抓他一百次,这一点我很确定。只要你听我安排、只要他敢露头,百分百跑不了,现在你来决定抓还是不抓,能不能完全信任我一次。”洪涛早就想好该如何抓这个飞贼了,而且也做了准备工作,否则也不会如此固执。
“你确信我们两个能抓住他?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他可不是一般的贼,而且手里还有武器,曾经打伤过追捕他的警卫士兵。如果他从咱们俩手底下跑了,你我都付不起这个责任。”洪涛不愿意让别的警察参与,而且非常固执,江竹意已经领教过了,现在也不强求,只是把严重后果又重申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