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30章 虎口脱险

“别说的那么难听,啥叫耍流氓啊?我怎么就成流氓了?你都快得职业病了。是不是真喜欢光说管屁用,是个男人在这时候都会只有一种回答,我也不例外。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会喜欢我,一周之前咱俩好像还在互相很仇视呢,几乎见面就掐架。现在你怎么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这让我觉得有点不真实。”看到江竹意逐渐恢复了理智,洪涛又觉得还不太过瘾,干脆把刚才打她屁股的右手顺着她已经松开的裤腰探了进去,在刚刚抽打过的臀肉上轻揉了几下。
“那还不赶紧招供!”洪涛装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把右手又向下探了一点点。
“油嘴滑舌!都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江竹意对洪涛的态度很满意,但又怕他会骄傲,所以不光不能夸,还得趁他好说话的时候赶紧指出另一点不足。
“瞎说!哎呀……我是在休假呢。所里给我批假了,把之前的休息日都补上……”这个问题让江竹意很羞于开口承认,可当感觉到洪涛的手又在向下移动后,又不敢不承认,只能挑最好回答的避重就轻。
“你是要开我的批斗会啊!合算在你眼里我身上都是毛病,就没优点啊!看来我非得好好治治你了,这还像话吗,要造反啊!”这次洪涛可就不干了,友好相处可以,但想对自己进行有预谋的改造坚决不允许,甚至有这种企图都要受到激http://www.hetushu.com烈的反击。
“你又在讽刺我!以后你能不能对我别那么刻薄,我也尽量不冲你发火。”这时江竹意已经进入了恋爱状态,虽然两个人谁也没明说,但她觉得洪涛就是自己的男朋友,不管名义上还是事实上。
加班早就成了各所的家常便饭,大部分假日都淹了,可是加班费却不在各所的日常经费当中,也就是发加班费的钱没预算。怎么办呢?总不能加班还不给加班费吧?最终所里领导还得去向当地办事处、大单位伸手讨一部分资金用来发放干警的加班费。能一次性补给十天假期这是很多基层民警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可她居然还自动降了三天,不佩服都不成啊。
“啊!……你又占我便宜……”瞬间受到两点攻击的江竹意连十秒钟都没守住就全线溃败了,把滚烫的脸颊贴在洪涛胸口上,闭着眼直接投降了。
“我真不知道……有时候觉得你特别可恨,可是有时候又会想起你。而且我们俩那天之后……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你也不是那么讨厌了。”在洪涛的威逼下,江竹意坦白交代了自己的动机,可惜她也说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突然就不讨厌洪涛了。不光不讨厌,还有点主动投怀送抱的意思。
于是刚刚离开没两分钟的右手又轻车熟路的钻了进去,那只还没好利落的左手也迫不及待的顺着江竹意和图书的毛衣下摆滑了进去,从动作灵敏度上看,医生医术很高,这只手确实恢复的很好。
“你就是流氓!”对于洪涛手上的动作江竹意并没有太大反应,此时她正在用手轻轻抚摸着男人胸口上的肌肉。虽然洪涛的肌肉看起来并不明显,但摸起来却很结实,尤其是上面还有两条小小的伤疤,很有点狂野诱惑的意思。估计江竹意也没想到在洪涛那副嬉皮笑脸、吊儿郎当的外表下还藏着这么一副好身板儿,摸了这么半天了还没够。
其实洪涛并没对江竹意做什么,连前戏的程度都不到。只是这个女人的身体太敏感、经历太单纯,恐怕还是头一次和男人如此亲昵,所以反应有点大,也经受不住太多刺激,没多久就浑身脱力的趴在自己肩头,像一只小羊羔般任人宰割了。
“本来有十天,我就要了七天……大家都挺忙的,光我一个人休假多不合适。”身后的压力一去,江竹意也长长松了一口气,说话都连贯了许多。
低声的呢喃、欢愉的呻吟交相呼应,虽然有院墙阻隔,却逃不过天空中悬挂的那个大太阳的注视,百分百是阳光下的罪恶。可惜太阳也赛不过洪涛的脸皮,看了没多久,它老人家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伸手拉过一片乌云遮住了脸,懂事!
“休假了啊,有几天?”洪涛觉得不能再逗了,再往下就快接触到核心区了,一旦突破了核心区,www•hetushu•com再收手恐怕就来不及了。
对于一个太青涩的女人来讲,进入主题太快往往不是什么好事儿。自己比她有经验的多,如果想好好待她而不是可有可无、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那就还是多替她考虑考虑为妙。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这时候帮她,也就是以后帮自己。这和圣人不圣人没关系,纯粹是出于理智的考量。
轻轻婆娑着江竹意的后背,感受着她青春、细腻、富有弹性的肌肤,洪涛还没忘了给自己正正名。说实话,这要是换一个有点经验的女孩子,早就被自己吃干净了,说不定已经开始了第二回合战役,但对江竹意自己还是得手下留情。
这倒不是担心她反对或者反抗,更不是怕她警察的身份。按照自己的观察,她应该也不会太反对,因为这时的她已经被情欲冲昏了头脑,只会跟着身体的本能思考,失去了大部分理智。但这也正是让自己收手的主要原因,事后她会不会后悔、恐惧、茫然无助?这是必须考虑的问题。
“哼……”失去了洪涛带来的连续刺激,江竹意逐渐在恢复着理智,不过速度有点慢。现在她还沉浸在刚才的余波中,估计洪涛说的话她都没怎么过脑子,只是从鼻孔里应了一声,依旧俯在男人肩膀上,时不时伸出舌尖舔舔洪涛的耳垂,好像对这种游戏很上瘾。
“我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如果再敢顶嘴不听话,和_图_书那我可就真不客气啦!你这几天假期都归我安排了,我会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假期,保证让你满意。一会儿咱们吃完午饭就出发,先去商场买假期里要使用的装备,然后我带你去个非常好玩的地方。对了,你会做饭吗?”当一个女孩子对你说她有几天假期时,如果你不能赶紧弄出来个让她满意计划,那你就是活该孤独一生的节奏。
“那你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是不是特意来给我看的?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你这种打扮,也是第一次看到你化妆。”审讯还没有结束,这个女警察还真是狗脾气,你越软她就越张牙舞爪,必须要强势压服她,她反倒恢复了女性温顺的一面儿。
“不要……我、我有点怕……”这次江竹意没有任洪涛为所欲为,出声阻止了洪涛的动作。有意思的是她并没用行动进行任何拦阻,只是说了说,把主动权完全交给了洪涛。
“你老说我是坏蛋,现在知道了吧?我只是披了一张坏蛋的皮,其实里面还没坏透呢。古人云过,宁可当禽兽也不能禽兽不如,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你剥光洗净之后囫囵吞掉,直接让生米煮成熟饭呢?这样就算你干妈过来再揍我一顿,你也得捏着鼻子认了吧。”
“你可真是恪尽职守的好警察……”洪涛真是很佩服这个姑娘,警察的工作很紧张,尤其是在大城市的基层所里。上面的意见是不许随便加班,可实际上不加和_图_书班根本就完不成日常工作,这条规则也就成了标准的外行指挥内行,不光不帮忙还添乱。
“好吧,听你的,你说是流氓就是流氓。不过既然是流氓了,那就得有点配得上流氓的举动,我不能让这个光荣的称号毁在我手里!”看到江竹意在有意回避自己的问题,洪涛很不满意,于是开始刑讯逼供,把已经贴在她臀肉上的手又向下探了下去。
“……对,你说的对!我改,尽量改……”让江竹意这么一说,洪涛也觉得自己平时说话是有点太刻薄了,而且是关系越好语言攻击就越恶毒。原来嘴碎的毛病好像并没这么严重,谁惹自己才会反击回去,可是慢慢的这种说话方式成了习惯,平时也会带出来不少,确实容易让人讨厌。
“你是真的喜欢我吗?还是就想耍流氓……”猛的被打了屁股,江竹意在洪涛耳朵上狠狠咬了一口作为报复,这才撑起软软的身体,用她那双迷离的眼睛盯着洪涛,咬着嘴唇问出了一个她很想知道、但又很怕得到某种答案的问题。
“啪!你再敢逗我我可真吃人了啊!”被舔舔耳垂到没什么,可是江竹意跨坐在自己大腿上的身体还不太老实,总是扭来扭去的去摩擦小洪涛,这就让洪涛有点难以忍受了。自己本来意志力就不太坚定,你还如此挑衅,这不是引诱我犯错误嘛。不成,必须要惩罚,照屁股上来一巴掌就是比较合适的惩罚手段,顺手还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