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31章 她是谁!

“说没有就没有!她只是来这里照顾了我几天,因为我的手不方便做饭。我睡外面沙发,她睡里面的床,睡觉的时候卧室门还是锁上的,这也算住一起?”
“你以为她是保姆啊,让来就来?当时我在给她们单位安装设备,她也是怕我拖延工期,才来献殷勤的。当然了,这也说明我还是很受广大女青年欢迎的嘛。所以小江同志啊,以后你可要好好努力哦,说不定哪天我就跟着别的女人跑了呢。”在这件事儿上洪涛确实不亏心,也就不需要编瞎话骗人,如实说给江竹意听就可以。至于她是啥反应,这本身就是一种性格上的测试,不用刻意避免,更不用玩命去哄,越真实越好。
“我靠!你的职业病已经病入膏肓了……”洪涛这时候真有点哑口无言了,江竹意说得这些生活细节自己都没想到过,但被她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更可怕的是这家伙连抹布的材质都观察入微了,要是以后自己在外面喝了点花酒,回家之后还能瞒住她吗?估计会很难吧……一想到这里后背直发冷啊!
“我花钱大手大脚啦?”洪涛对这个指责真觉得很冤枉,自己的衣服并不多,平时也不呼朋唤友的大吃大喝,除了抽点烟之外,好像没什么不良习惯。和单位领导玩牌并不是自己的意愿,纯属逢场作戏,而且还是赢多负少,怎么算也达不到浪费的程度吧。没看孙www.hetushu.com丽丽来自己家时还说过应该添置些新衣服了嘛,这说明自己还是很节俭的。
在这讨价还价的问题上,自己并不会指责江竹意,更不会要求她有所改变。这是个人生活习惯问题,并不涉及原则,喜欢侃价并不是错,凭什么去要求人家改呢?难道仅仅因为自己看不惯就得强迫别人,这就违背自己的做人原则了。既然不想别人干涉自己的习惯,那也别去干涉别人的,将心比心嘛。
洪涛伸手拿过江竹意手里的筷子,挑着那两样东西直接就扔进了垃圾桶。孙丽丽在这里住的时候由于没有束发带,就拿了一条丝袜暂时代替束头发用。后来有束发带了,这支丝袜就一直和围裙放在一起,现在被江竹意找到的所谓罪证就是一支丝袜和一根发带。
“……”在这方面江竹意的经验确实太少,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她又不是那种会撒娇装生气的性格,是真生气,瞪着眼鼓着嘴自己和自己运气。
“嘿嘿嘿……我又发现你一个问题,就是不识逗,一逗就容易急。我挨了你三顿揍,都是因为开玩笑急眼了,看来以后我和你还是严肃点吧,否则太危险。来,您去沙发上歇着看电视,我来刷碗,让您消消气。不过等我刷完碗你就得把这张小脸画好,下午我们还得去逛商场呢,时间紧任务重,一分一秒都不能耽误。起hetushu.com来,腾地方!”
洪涛这番话就有点口是心非了,他不光不烦江竹意这种脾气,还就喜欢逗她玩,每次看到她气鼓鼓的像个小蛤蟆一样就发自内心的乐。当然了,快乐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为了这点乐趣,自己身体上可没少受罪啊。左手就不提了,现在嘴唇和眼角还都还挂着伤呢。也就是自己这种二皮脸无所谓,换个人都不好意满大街转悠,一看就是被人打的。
“嫌我菜买贵了?”别看江竹意在某些方面单纯的让人心疼,但她可不是傻、也不迟钝,洪涛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她看在眼里。当洪涛刚刚露出一点儿烦躁的神色来,她就立马察觉到了。
“老规矩,不许问!来,穿衣服,我们先去买菜……对了,你还没说你到底会不会做饭啊!”看到江竹意基本被自己说服了,洪涛也挺高兴,照着她的屁股上又来了一巴掌,然后直接抱着她就站了起来。
“……那好吧,你要带我去哪儿?”江竹意觉得洪涛说的很有道理,进而又觉得此时的洪涛更亲切一些了。他不光是和自己在梦境里相遇,还和自己身世相似,难道这就是老人们常说的缘分天注定?
“你看你抽的烟,比我们所长抽的还好!你看看你戴的表,还是名牌!你看你电脑上的鼠标,旧的堆了一大堆,但其中大部分还是能用的!还有院子里那个箱子,里面至和-图-书少有十多双鞋,基本都不是坏的,只是旧了你就扔了!再看看你家用什么当抹布,都是衣服!这些抹布你肯定不会反复清洗吧?以你家这个整洁程度,一个月恐怕要撕掉两三件棉质衣服,而且它们的布料还不是很差,价格当然也不会太便宜,对吧?”听到洪涛的疑问,江竹意背着手开始在洪涛家里踱步了,一边走一边指出她所掌握的信息和证据,就像是在一个案发现场勘察。
“我刚才做饭的时候还在厨房发现了这个!你还说没和那个女人住在一起!”江竹意并没有点到为止的意思,直接用筷子从厨房挑着两样东西放到了饭桌上,然后恶狠狠的盯着洪涛,等待他的解释。
“哼!肯定比你做的好吃,以前干妈上班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回家做饭吃,还要给干妈送到单位去,干妈的同事最爱吃我做的饭!”这次洪涛好像没挑衅成功,江竹意对她自己的厨艺非常有信心,还不是凭空自大,而是有事实有依据的。
“你都多大了,还整天拿干妈当幌子。她总不能照顾你一辈子吧,从今天开始你就试着过一种独立的生活吧。你我都是失去了父母的人,在这方面应该比其他人更有能力。得让他们看看,我们失去了父母的呵护,照样可以过得不比任何人次。”洪涛不仅擅长讽刺、挤兑、冷嘲热讽,他也会时不时的散发出一些正能量去激励别人,只是次数比和图书较少。
江竹意还真没胡吹,不光会做一手很不错的家常菜,还很善于在菜市场里发挥女人的天生优势,一笑一嗔都为了一个坚定的目标,就是把菜价压低几分钱。这可让洪涛有点开眼了,眼睁睁看着一个泼辣的女警察变成了菜市场大妈,为了几分钱的小利喋喋不休,一会儿喜笑颜开、一会儿顿足捶胸、一会儿怒不可遏。
既然是想和江竹意正正经经的交往下去,那洪涛就得想办法经营一下两个人的感情。如何经营呢?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感情这个东西并不是凭空出现的,就算有也不会太多,它需要通过一件件事儿来慢慢堆集。只有两个人去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情,哪怕是一起做饭、一起逛街之类的小事儿,也能对感情有促进作用。
“可是我干妈不会同意让我跟你出去的,她还不知道咱俩……”江竹意其实已经投降了,她很享受这种被人安排甚至控制的滋味,这会让她觉得很舒服,有一种被人关爱的感觉,这话感觉也正是她一直想要找而找不到的。
“呵呵,正相反,我不太适应你这种玩命侃价的习惯。不过没事儿,我能理解,只是我没有这个习惯罢了,你继续。”洪涛没想到自己会表现得如此露骨,看来还是修养不够啊,应该要喜怒不形于色才对嘛。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对有些事儿自己能装得很像,但对另外一些事儿自己真装不住,一旦从骨和-图-书子里看不惯,很容易就会挂在脸上。
当然了,洪涛干啥事儿都和别人不太一样,在这方面肯定也不能落俗套。既然要去一起经历一些事儿,那就去玩点新鲜刺激过程比较长的。只有在这种长时间的接触中,才能让两个人更多的表现出自身上的一些优缺点,以便加快互相适应、互相融合的过程。
“那以后不许再让她来和你单独住了!”江竹意觉得在这件事儿上暂时也拿不到洪涛的把柄,退而求其次。
当然了,这个人不是随便抓一个来就可以,得是自己认可的,比如说自己的干妈,再比如说现在的洪涛。而且洪涛会让她的感觉更亲切,对于一个很小就失去了父母的女孩子来讲,干妈可以大部分代替母亲的角色,但却没法代替父亲。过早失去父亲的孩子,会对男人有一种天生的依赖感,缺啥补啥嘛,人性也。
逛街,这恐怕是对付女孩子最好的办法,也是让女孩子消气的最佳途径,简称就是大招儿,绝大部分女人都扛不住这种糖衣炮弹的攻击,江竹意也算绝大部分女人中的一份子。她应该是不常逛街,所以当洪涛问她想去哪儿的时候,她只说了一个东四,然后就开始冥思苦想,最终又加上个新街口百货商场。
“哼!谁都像你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的,那全家还不得喝西北风去啊!”江竹意当然也不会惯着洪涛,她的个性也很强,又借着这件事儿开始教育洪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