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33章 人贩子洪

“又是你在使坏吧!”当着自己的面儿还眉来眼去的,江竹意立马就明白这是洪涛的安排了。他对这里这么熟,搞不好就认识旅馆里的人,故意说只有一间房蒙骗自己。
“这是长城!!!你真要把我卖了?”当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江竹意把脸趴在车窗上看到了一个让她很熟悉的建筑,开始有点不安了。
“你不说来这里干嘛我就不下车!”江竹意觉得全听洪涛的有点丢面子,决定反抗一下,为自己争取点权利。
每年从秋天到第二年春天,这里都是风口。寒冷的西北风顺着山口灌进来,当地气温都在零下,自然条件比较恶劣,也不是什么鱼米之乡。当地的特产就是山药、葡萄、国光苹果,都是适合山区、缺水地带种植的农作物。
“可恨的家伙!我打死你、打死你!”坐了没几分钟,江竹意就坐不住了,先是照着自己的背包锤了几下,就当是在打洪涛的脸,然后也下车跟了进去。
“看到没,我请你住全城最高档的地方,城关大饭店!五星级!”晚上八点多,捷达车才带着一身的尘埃驶进了沙城,轻车熟路的拐了几个弯,停在一座三层小http://www.hetushu.com楼前面。楼门口有个大灯箱,上面写着五个大红字,还有五颗红色的小星星。
逛公园、逛商场、看电影、吃饭……这太俗了,也不是洪涛喜欢的。既然第一次约会由自己做主了,那就不能白白浪费这个机会,必须让她觉得自己与别人不一样,这样才能印象深刻嘛。
“……凭什么啊,我们俩又没有结婚证,怎么能睡一起呢?你们没房间了吗?”这下江竹意真忍不住了,和洪涛亲昵亲昵可以,但明目张胆的睡在一起,她肯定没那个胆子。而且在她看来,这也不符合旅店管理规定啊。
“必须啊,这就是人贩子洪扒皮的窝点之一,明天一早你就要变成我兜里的钱了,然后去跟一个五十多岁、满口大黄牙、三年不洗澡的老光棍结婚,还得帮他生四五个孩子……”洪涛铁了心要把人贩子这个角色演到底了,反正只要不说来干嘛,当啥他都没意见,还得当好。
“我让你嘴硬,到了地方你就哭吧,穷山恶水就是你的归宿,连擦屁股纸都没有,直接用干草。”轻敌啊,洪涛还真是小看了这个丫http://m.hetushu•com头,她不穿警服的时候很能迷惑人,自己有时候会忘掉她的身份。
“呸!你以为我是吓大的?我是警察,还怕你这个人贩子?我这是深入虎穴,要把你和你的同伙儿一网打尽!”这次洪涛被骗了,江竹意根本不是害怕,她是装的,为的就是要调戏调戏洪涛。要说开玩笑这个技能,她学的也挺快的,刚和洪涛厮混了几次,就会给人挖坑了。
“那哪儿能告诉你啊,价格都谈好了,人家为了感谢我,还特意说让我先睡你第一晚。听听,这得多仗义,你哪儿找这么好的人去。所以啊,今天晚上咱俩就得睡一张床了。”洪涛晃了晃手里的房间钥匙,笑得要多坏有多坏。
“你来过这里?”江竹意撇了撇嘴,但也没反驳。这里确实是全城最高档的旅店了,不管那五颗小星星代表着什么,至少看着还算整洁点,比那些停满了拉煤大卡车的旅店强多了。
其实还真不是没房间了,这里又不是繁华所在,大冬天的除了跑长途的司机,谁没事儿来这里住旅店啊。就算跑车的司机也不住这里,太贵,附近路边有很多大车店,在哪儿睡不是睡,何必花m•hetushu•com这个冤枉钱呢。
这次太远的地方没法去,就算有车也没用,高速路网不发达,光靠国道和省道,一天也走不了多远。而且现在又是冬天,北方基本也没什么景色可言,哪儿都差不多。去冰上凿冰窟窿冬钓倒是挺好玩的,可洪涛怕江竹意这种过于外向的性格耐不住钓鱼的寂寞,打猎这个活动应该比较适合她,于是才有了这趟旅程。当然了,不到最后一刻不能和她讲,惊喜嘛,都不惊了哪儿还有喜呢。
可是还有其它东西可以玩吗?要说别的问题洪涛可能没辙,可是一说起玩这个事儿,他满脑子都是主意。室内的不乐意玩还有室外的,城里的玩腻了还有城外的,夏天有夏天的玩法,冬天也不能闲着。
“那正好,我和买家在价格上有点分歧,你就在车里待着吧,我先去和他侃侃价儿。”可惜她争取的有点晚了,都到这儿了,大半夜的,想跑都没地方坐车,洪涛根本就不怕,提着自己的包就向旅店里走去。
洪涛这是要带江竹意去哪儿呢?其实再开一个多小时就知道了。过了官厅水库就是怀来县再往北十多公里是县城所在地沙城,这就是洪涛的目的地。和*图*书怀来县在古代挺有名的,当年的土木堡之变就发生在这里。这片地方北面是燕山山脉、东南是军都山,主峰都有一两千米高,只有中间这一小片山间盆地,是京城北面的门户之一。
再次推着江竹意上车之后,洪涛这一猛子就向北扎下去了,到昌平这段路是新建好的高速,很好走,但是从西关环岛再往北就没高速路了,得和一堆拉煤的大车挤在一起沿着101国道奋斗。此时天色已经暗了,越往北越荒凉,江竹意总是在问要去哪儿,洪涛的回答也始终如一:内蒙有个朋友,家里有个傻儿子娶不到媳妇,我打算把你卖过去,换几万块钱回来花花……
“你的同伙呢?”你说都服软了,就别再贱招儿了吧,江竹意非不,进来之后看见只有洪涛和柜台后的一个中年妇女,又开始挑衅。
洪涛是个很喜欢野外活动的人,钓鱼、打猎是他的最爱,所以对京城附近可以钓鱼、打猎的地方也了解的比较多。沙城并不是他去过最好的打猎地点,但却是最适合的。因为这里有熟人,不光能提供进山的车辆,还有打猎所需的枪支。当江竹意说她有几天假期时,洪涛就在想可以带她出去玩点什么和_图_书
大冬天的带江竹意到这里来干嘛呢?这地方对于像洪涛、江竹意这样的城里孩子来讲,除了忆苦思甜还有别的乐趣吗?答案是非常肯定的,洪涛带江竹意来不是忆苦思甜的,而是要打猎。
“……没房间了,就这一间!”柜台里的中年妇女听到江竹意的提问,裂开嘴憨厚的笑了笑,又看了看洪涛,这才斩钉截铁的给出最终答案。
“废话,你欠了我一屁股帐,哪年哪月才能还清啊!万一哪天你又看上别人了,我不得赔死!还是卖了换钱吧,一了百了。你说你是喜欢山呢还是喜欢水,或者喜欢有山有水的地方,我都能满足你。”一看江竹意慌了,洪涛笑得更邪恶了。
“嗨,你看你明天就要被卖了,还这么多讲究干嘛。到了人家啊,说不定一大家人都睡在一个坑上呢,哪儿给你找单间去,凑合点吧。这里都是我的同伙儿,你算是进了贼窝儿了,敢不从就捆起来。走,开了好几个小时车我都困了,早睡早起,明天还得赶路呢。”洪涛还真有点洪扒皮的气质,把一件很操蛋的事说得无比轻松,还在宽慰江竹意想开点。而且也没等江竹意再继续问,还是那招儿,推着她上楼,不上也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