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34章 优质电褥子

干嘛非要和江竹意睡一间房呢,如果有什么想法直接在家里不就完了,非得跑这么远难道还能助兴不成?其实洪涛也没啥想法,就是为了两个人睡暖和点儿。这里他住过几次,房间暖气都是旅馆自己烧的,本来就不怎么热,到了后半夜更冷,屋里的温度也就将将维持着不结冰,盖两床被子都不暖和。
“练是练过,不过不是功夫。你是没见过我在冰窟窿里游泳的身姿,寒冬腊月我下去泡半个小时,上来之后浑身还冒着热气呢。”看样子江竹意是不太了解冬泳,那洪涛就没啥顾虑了,可劲儿吹吧,怎么邪乎怎么说。还半个小时,三分钟他都待不住就得跑上来玩命搓身体,否则就等着去住院吧。
“哦……你被窝里暖和多了……不会冰到你吧?”江竹意只是小小的犹豫了一秒钟,就把两只脚突破边界钻进了洪涛的被窝,然后就觉得这个决定太正确了。虽然洪涛的被窝里也不太暖和,但是和她自己的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就好像从西伯利亚直飞到了菲律宾。
确实是洪涛故意骗江竹意的,那个中年妇女就是老板娘,洪涛每次来沙城都住这里,他咋说http://www.hetushu.com老板娘就会咋说,爱倒卖谁就倒卖谁,和人家没关系,把住店钱给了就成。再说洪涛也不是生面孔,出了事儿自然有人兜着。
“……”让洪涛训了一顿,江竹意也老实了,缩在自己被窝里接着受冻,但两只眼睛却没闲着,睁的溜圆,被窗外的月光一照,就像是小猫,眨巴眨巴的盯着洪涛这边。
“你是不是真的练过功夫,为什么你的手这么热?”现在江竹意也顾不上边界问题了,当洪涛的一只手从被窝里钻过来时,她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贪婪的吸取着热量,然后又把膝盖也凑了上来,终于算是找到点儿热乎气了。
“不冷!”江竹意的两只脚和冰坨一样,放到自己的小腿上骨头缝里都有丝丝凉气。此时就算冻死洪涛也不能说冷,不光不能说冷,还得把她的脚夹在自己两腿之间捂着,一个地方温度不够了就再换一个地方,直到她脚上的温度升上来为止。
“你、你找的这是什么破地方啊,冻死我了……”当洪涛也钻进被窝躺好后,江竹意率先开了口。就算盖上了毛毯,她依旧感觉不到任何温暖,脚都快没和-图-书知觉了,一动不敢动。被窝里到处都是冰冷冰冷的,身体上的热量好像正在被被子吸走。
“嘶……你看,好不容易攒了点热乎气儿,这下全跑了吧,就该冻着你!”被窝里这么一踢腾,两床被子中间的缝隙就撩开了,两个人几乎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小凉风顺着缝隙钻进来,浑身又是一阵冰凉。
“你还白纸!你都快成复写纸了……讨厌,别动,我怕痒……”对于洪涛的自我评价,江竹意丝毫不能认同。不过这么一打岔,她的担忧也就抛在了一边,再加上洪涛的手正在揉搓自己的腿脚,热乎倒是很热乎,就是有些痒,忍不住要去躲闪,踢腾。
“那就不让她知道,只要你不说谁也不会知道的。其实快慢这个问题要分人,你说像我这么单纯的人,根本就不用慢慢观察,我就是一张白纸啊,一眼就看透了。再说咱俩也没干啥,都是成年人,能对自己的事情负责。”一边安慰江竹意,洪涛一边把手从她被窝里抽了回来,然后放到了她的小腿上,慢慢揉搓着,帮助她的血液循环起来。要是手掌凉了,还会先放到自己身上加加热,也不知道谁是和_图_书谁的电褥子。
“来吧,别磨不开面子了,这么睡谁也舒服不了,还是发挥集体主义精神,抱着团取取暖吧。我保证不骚扰你,就是为了睡得舒服点。”前面的铺垫基本完成了,洪涛干脆坐了起来,掀开毛毯把两床被子拽到了一起,然后又钻进了新弄出来的双人被窝,把缩成一团一声不吭的江竹意搂在怀里。
“这要是让我干妈知道,非把我的耳朵揪掉不可……你说我们俩是不是太快了?”手和脚都暖和了一点,江竹意的脑子好像也解冻了,开始胡思乱想。
“在你面前我就是个孩子,算来算去总是被你算计,我怎么就斗不过你呢!!!”江竹意现在估计也明白了,这又是一个套儿啊。不过除了一丝的不甘之外,心里更多的还是甜蜜,还有身体上的温暖。都说男人阳气重,确实有道理,身后这具躯体上确实热乎乎的,自己身上的寒气很快就被驱走了,越来越暖和。
“知足吧,这都是五星级了,大车店的火炕暖和,你也得敢睡啊。我的手是热的,要不先给你捂捂?”洪涛倒没有江竹意那么冷,多少自己也是冬泳初级,浑身的血液循环要比普通人强一些,只要www.hetushu.com不是太冷,很少出现手脚冰凉的情况。其实江竹意身体素质也不错,可她是女孩子,天生就吃亏,很容易手凉脚凉。
“来,把脚放到哥哥这边儿来,不算你过界,就当是文化交流使团,捂暖和了你再回去。”看到火候差不多了,洪涛又提出了一个小建议。
“这里是中线,你不许过界,否则我就去车里睡!”费了半天口舌,江竹意终于被说服了,勉强同意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但是要约法三章。大概意思就是以床中线为界,两人各占一边一床被子,谁也不许骚扰谁。其实这也是瞎掰,恐怕她心里也清楚,洪涛根本就不是用约法能限制住的君子。现在她心里也很矛盾,既不想让两个人发展的太快,又很沉醉于那种从来没经历过的亲昵感觉之中。
“快别说了,我一想就觉得浑身冰凉……”江竹意不听还好,越听哆嗦得越厉害。
“嘶……”一阵窸窸窣窣之后,就是一声痛苦的低吟,谁冷谁知道啊。
“我把毯子给咱俩盖上,这可不算过界哦。”江竹意在被窝里缩成了一团,依旧抵御不住寒冷的侵袭。都不用看,只需要扶着床,就能感觉到她在哆嗦。洪涛还是有准备m.hetushu•com的,背包里有一床毛毯,多少也能压压脚。
“你不许看,先转过身去,我说好了才能转回来!”关了灯还不成,洪涛还得背对着床,等江竹意脱完衣服钻进被窝之后才可以回头。
“嘿嘿嘿……你是好人、正面人物、人民警察,当然不能算计人民了。不是你算计不过我,而是举重若轻,根本不和我计较这些。以后算计人的事儿都我来,你就当个傻乎乎的女人挺好,要是有人能帮我算计,我才懒得费这个劲儿呢。”终于得逞了,洪涛满心欢喜,抱着一具只穿了薄秋衣和短裤、充满了青春气息的躯体,刚才被冰的那几下都不算啥了,值啊,冻个半死都值了!
现在好了,江竹意就是一床优质的电褥子,舒适还环保,重要的是还可以增进感情,有什么比一对儿恋人缩在被窝里卿卿我我更甜蜜的事儿呢。当然了,江竹意可能会不太适应,可话又说回来了,谁是天生就什么都会、什么都懂的啊,自己有幸比她多明白一点儿,那就必须担负起引导她的任务,责无旁贷!
“我保证,谁过线谁是小狗!”对于这种誓言洪涛想都不用想,你想听我就发呗,压根也没打算遵守,只是为了让她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