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0章 任重道远

“我哥不是装的,他对姐真的很好,以前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哄着别人……”喜儿姑娘是洪涛坚定的支持者,别看她平时嘴上不说,可一旦有人说洪涛不好,她第一个就不乐意,而且还不掩饰,直接就表露出了很大的不满。这句话说得很不客气了,就差直接说让江竹意知足了。
更麻烦的是两个人的个性都很鲜明,都不是能随随便便忍耐和改变的主儿,恐怕以后还有更多、更激烈的碰撞在等着他们去共同解决。能不能每次都顺利化解,洪涛自己都不清楚,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讨厌……我不理你了……”喜儿姑娘让洪涛这么一说,又挂不住脸了,低着头跑回屋里不再露面。洪涛这也是自作自受,没了喜儿姑娘帮忙,他还得自己往车上装那几袋子红薯、山药、核桃、榛子。这都是冯大爷两口子给自己带的山货,也不全是给自己的,还有郑大发一份儿。山里穷啊,没啥能拿得出手的礼物,只有这些土产还算新鲜。
“把糖给我!”江竹意终于肯主动和洪涛说话了,看着那些跟着汽车奔跑的孩子,她也学会了洪涛那一招儿,亲自下车去给孩子和图书们发糖,免得洪涛又利用这些孩子来对付自己。
“那感情好,可咱山里的丫头哪儿比得上城里姑娘啊,你别光哄大妈高兴了,还是先哄哄你对象吧。”冯大婶虽然根本不信洪涛的话,但也笑得很开心。父母啊,是全天下最没出息的一群人,但凡听到儿女有了好的出路,没有一个不高兴的,哪怕说说也很满足。
“去去去,一边去!别听他的,满嘴就没一句靠谱的话!大妈,我们单位里是有很多单身小伙子,喜儿妹子长得也不难看,又勤快又懂事儿,我琢磨着可以给她介绍介绍,这不还得听听您的意见嘛。”实在是忍不了了,再让洪涛说下去警察就都成胡子了,尽管江竹意不想搭理洪涛,也不得不把话题接了过来,亲自上阵来和冯大妈探讨这件事儿的可行性。
别看只是一次小摩擦,但里面包含的内容一点都不少。现在两个人才开始真正的走进对方的生活、心灵中去,也开始互相试探、互相深入了解对方秉性、脾气和底线了。能主动去消解一些分歧和矛盾,总得来说是个良好的开端。不过里面也有隐患,主要就体现在两个人的和_图_书思维方式差距过大,甚至都快达到格格不入的地步了。
“哥,她不好,心眼太小!”就在收拾车的后备箱时,喜儿姑娘悄悄凑了上来,向洪涛发表了她对江竹意的看法,看样子还是认真的。
“嘿嘿嘿……来来来,回去的路你开,多练练,以后再出来你开车指引路线,你往哪儿指,我就往哪儿冲!”不想搭理就是想搭理,女人有时候说话都是反着的。不过啥时候正着听、啥时候反着听,这就得靠经验来判断了,一旦判断失误,后果更严重。洪涛当然不会判断失误,而且还给江竹意搭好了一个坡度非常合适的台阶,随便一抬脚就能下坡,丝毫看不出跌份来。
洪涛急眼了是个什么德性她也见过,那真是混不吝啊,把他逼急了对自己半分好处都没有。不管怎么说,现在他是主动的,自己才是被动呢。一想起这件事儿她就忍不住生自己的气,怎么这么轻易就和他搞到一起了呢,女人的矜持都哪儿去了?
“去,死丫头,收拾桌子去,这儿没你什么事儿。小丫头片子懂什么,有本事你也找个对象回来让他哄着你!”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和图书郑大发是发愁儿子找不到媳妇,冯大妈是忧虑姑娘嫁不出去。都快二十了,可是一说相亲就死活不去,总不能养在家里当老姑娘吧。
“哥……”喜儿一听又在说自己,立马不乐意了,也把嘴撅了起来。
一个给台阶、一个下坡,两个人的第一次别扭就算化解了,等到了郑大发家时,又已经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和好如初,丝毫看不出几个小时之前还在冷战。至于说谁输谁赢,其实这个问题都没必要问,只要是双方和平解决的问题,谁也没太委屈,就是双赢。
吃完中午饭,洪涛就要带着江竹意离开这个小山村准备返回沙城了,其实前面还有很多地方可以转,不过车里的油不太够了,单车出来也不适合在山区走太深,一旦出点意外,连人都找不到,一晚上就能冻死。
“想得美,谁下次再和你出来谁就是小狗!”江竹意脾气是不好,但她不是笨蛋,啥时候该下坡还是能看出来的。
“哎哟,这可是好事儿啊,喜儿……死丫头,就知道躲!小江啊,别管她,成不成你都是大妈的恩人。这个丫头可让我们老两口草碎心了,你说虚岁都二十一了,这要是再找www•hetushu•com不到婆家,我们老两口得让村里人戳脊梁骨啊。”洪涛说的话冯大妈确实没往心里去,但江竹意也这么说就不能再怀疑了,哪儿有头一次来就开这么大玩笑的道理。除非她不是洪涛的对象,而是洪涛的师傅。
他可以赖皮赖脸的哄你,可以毫无原则的丢面子,甚至挨顿揍都有可能忍住,但就是不服软。现在他已经给了自己无数次台阶下,要是不想把他真惹急眼,恐怕也只能就坡下驴了。说实话,这也是江竹意第一次用这种办法来对付一个男人,心里本来就没底,又碰上洪涛这么一块蒸不熟煮不烂的料,能成功才怪。
“我不想搭理你……”面对洪涛这么一个嬉皮笑脸、没羞没臊的牛皮糖,江竹意也真是没辙了。这个家伙就是活生生的滚刀肉,按上去哪儿都是软乎乎的,可骨子里强硬的很。就算自己忍着不搭理他,他自始至终也没认过一次错,哪怕是敷衍都没有。
“您还真别拿我不当干粮,以前我是没这个本事,现在咱不是找了个懂事、能干的对象嘛,她说要给喜儿介绍对象,都是她们单位的警察。以后您就是警察的丈母娘了,谁再欺负您就给女婿打和*图*书电话,让女婿开着警车回来拿枪把他们都突突喽……”一说起这个事儿,洪涛又找到一个哄江竹意的话题,不光说,还得搂着江竹意的肩膀说,不管她怎么摇晃表示不乐意,都装没感觉。
“大妈您别急,喜儿的对象我包了,赶明儿给她找个城里对象,让她嫁到京城去如何?”这时洪涛正好进门,不愧是调音师啊,在屋子外面都能听见屋里的对话,还大言不惭、大包大揽的把喜儿的未来给承包了。
“到了郑舅舅那儿就别和我置气了,他们那儿人多,你得给我留点脸面,否则以后我都没脸再来这边了。”看到江竹意脸上有了点笑模样,洪涛赶紧趁机讲道理,免得她真是不管不顾的任着性子胡来。她是豁的出去,自己可就难受了。
“嘘……你都知道她小心眼了,就别惹她啦,别忘了她还得帮你找婆家呢。在家好好养养,让你哥哥嫂子给你带点护肤品回来抹抹手,大姑娘就该细皮嫩肉的,你看你的手,都皴了。”喜儿姑娘对江竹意的评价很准确,她确实是个小心眼,不过不是常态的她,而是此时的她。江竹意现在的矛盾心情洪涛多少能理解一点,也不会去和她较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