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62章 一次还是一宿?

“你嫌我比丽丽岁数大,没她漂亮?!”张媛媛演的真像啊,说话时眼里那股子浓浓的哀怨,让人看着都心疼。
“你先去应付应付,就说我出去办事还没回来……对了,把门锁上,你怕夹着尾巴啊!”张媛媛被手下看到了这种不太体面的举动,脸上虽然没啥表情,但心里很不痛快。于是孙丽丽就倒霉了,责任都算在她身上了,怪她刚才没锁门。
“我……我……我想卖房,来问问你们有兴趣没。在我认识的人里,你们俩算最富的了,把百宝箱稍微露个缝儿就成了。”来的时候洪涛已经想好怎么说了,可是一见到人,肚子里那点话又说不出口了,咬了半天牙才憋出这么一句半认真半玩笑的话。
“一次还是一宿?”洪涛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最少也得三十多万……”洪涛报了一个最低消费。
“这才说明我尊重您啊,要不每次见面我先照您屁股上来一下,不分场合地点时间。您要觉得合适,那我就和对待丽丽一样对待您,绝对不厚此薄彼!”张媛媛瞪着眼反倒比她笑着对洪涛的压力小很多,要不说男人都是贱骨头呢,很有道理。
“梆梆梆……”洪涛刚要张嘴,房门被人敲响了。
“我是说我要卖我们家的房子,你们有没有兴趣,或者是你们认识人里有想买的不?”只要第一句话说出来了,洪涛也就轻松了,说吧,人都来了,还和*图*书想那么多有毛用。
“丽丽,你先别插话。洪涛,你缺多少钱?”张媛媛觉得光靠孙丽丽得不到太多信息了,她才自己上场,这是她们俩一贯的作风。倒不是有意针对谁,习惯而已,每次有事儿都是孙丽丽现在前面咋呼,她缩在一边仔细琢磨,差不多都搞明白、想清楚了,才会出面。
“我出四十万,让你卖一次身,卖不卖?”张媛媛好像挺享受这种靠在洪涛两腿间被他在脑袋上按来按去的感觉,闭着眼很放松的样子,但嘴里却没闲着。
“她混的挺滋润啊,吧台都搞定啦?”洪涛赶紧把杯子拿起来也一仰脖喝干了,这要是再让孙丽丽碰一下,自己就只有舔杯子的份儿了。
“你这个徒弟和你一个德性,心眼子贼多、嘴还能说,她又是个女孩子,谁都让着她。成啦,有事儿赶紧说,你来干啥?”孙丽丽没拿到酒,干脆又和洪涛挤在了一起,抢过洪涛嘴里的烟抽了一口。
“哎,别误会啊!我没说卖我们家院子,是别的房子,我还有个一居室的楼房,是公房,不过我能找人帮着变更承租人,但只能是本市城区户口。”洪涛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没把话说清楚,赶紧又补充了一下。
“您还是留着您的百宝箱吧,不是我有别的想法,而是我不习惯和别人借钱,那样睡觉都难受。”可孙丽丽的钱洪涛不想要,这份情担负不起http://www.hetushu•com,欠钱可以还清,欠了大人情有时候都没法还。
“我说张总,虽然说屋里空调不太给力,您也犯不着拿我取暖吧,要不您披上我的衣服?”孙丽丽走了,屋子里就剩下自己和张媛媛两个人,再肉贴肉的靠在一起就有点别扭了。要说这个人也怪,三个人凑一起怎么逗都不会别扭,人数少一个立马就不自然了,想的东西也多了。
“张姐,李行长来了,在三楼包房里……”这时房门敲了两下,又钻进一个脑袋,穿着一身黑色旗袍的领位来汇报客人动向,没想到正看见张媛媛和孙丽丽把洪涛挤在沙发上,脸上还带着诱人的笑容,不禁有点迷糊。在她的印象里,自己这两位顶头上司一般都是看到有肥肉可宰之后才会露出这种表情,怎么用到洪扒皮身上了?难道说出了图财,她们俩还要劫色!
不过光不心疼还不成,张媛媛不光声情并茂的说,还半靠在自己身上了。这玩意要命啊,心里明白没用,热乎乎、肉颤颤的身体闭着眼也能感受到,然后就会有本能反应。之所以叫本能,就是因为它不受大脑控制,洪涛唯一能控制的就是赶紧逃,这个女人又要变身了。
“你要点脸吧,还一宿,你值四十万一宿?四十万一辈子!”可能是嫌洪涛太贫了,张媛媛扶在他腿上的手指一捏,就捏起一块嫩肉,以此警告他别再耍hetushu.com贫嘴。
“八十万到真是不贵,这个院子你买过来打算干吗用?”张媛媛听完洪涛的讲述,眯缝着眼睛盯着洪涛端详了半天,然后笑眯眯的凑到了洪涛身边,和孙丽丽一左一右把他给夹在了沙发中间,有点不说清楚不让走的架势。
“我这个手艺向来不收费,咱卖身不卖艺,就这么任性!”既然张媛媛乐意让自己给她按按脑袋,洪涛也不反对,这样聊天总比靠在一起斗心眼好受多了。说实在的,自己还真有点忌惮这个女人,她太精明,城府还很深,话又少,很难摸透她在想什么。等她想明白了,基本也就算计清楚了,没什么可以忽悠的地方。
“得,你自己在这儿交待吧,她更年期提前了,别说我不救你,我是有心无力啊。”孙丽丽捏了捏洪涛的脸蛋,唉声叹气的扭着小腰出去了,说的好像她是客人,洪涛是小姐一样。
“整个院子才卖三十多万?卖完了你打算住哪儿去?”张媛媛的眉毛皱了起来,这个价钱有点太低了,她不太相信。
“哎呦呦,脸都红了哎,这可是新鲜事儿。张姐,赶紧看,真红了几秒钟!你卖什么房,改行了?”孙丽丽观察的真仔细,连洪涛脸上的细微变化都看见了,不过她想歪了,以为洪涛是来推销房产的。
“别,您又来了!我心脏本来就不太好,咱能好好说话不?这个房我不卖了还不成,您忙您的,我先http://www•hetushu•com哪儿凉快哪儿待会去。”洪涛一点都没心疼,明知道张媛媛是在玩她那套专业技能,还能起什么心思,那就是脑子真有病了。
“你这个徒弟没白教,皇家礼炮都给师傅端来了。”张媛媛拿起桌上的杯子闻了闻,一仰脖,喝了一大口,剩了个杯子底儿还给了洪涛。
“……你说你个大老爷们怎么说话这么啰嗦啊,能不能一下都说清楚喽?你要愿意说我们就听听,能帮就帮,你要不想说那我们就不听了啊!”张媛媛又开始拿眼神看孙丽丽了,然后这个傻娘们立刻又冲到了前面,把张媛媛想问的话从她嘴里说了出来。要说她们俩还真是一对儿绝配,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想说什么,这得是演练了多少次才磨合出来的技能啊。
“帮我捏捏头,不许敷衍啊。伺候好了我帮你解决房钱的事儿,伺候不好一分钱没有!”听完洪涛的回答,张媛媛好像还很认真的琢磨了琢磨,确定自己真做不到,才算放开了洪涛的耳朵,身体也不往他身上靠了。但也没这么容易放过洪涛,她把鞋一脱,盘腿坐在了洪涛腿前面,脑袋往后一靠,又准备免费享受按摩服务了。
“缺多少?我借你!”孙丽丽这句话差点把洪涛眼泪说出来,真尼玛仗义啊!连具体数额都没问,就要借钱,她就算不是杜十娘也差不了多少。
“哎呀……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成吧,那我就坦白从宽http://m.hetushu.com。”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洪涛索性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直接说出自己到底要干什么。当然了,美元的事儿还是没说,一个字儿都没提。
“我就想不明白,你和丽丽怎么闹都不多想,怎么和我就不成了呢?”还没等洪涛躲开,耳朵就被张媛媛一把揪住了,于是半秒钟之前还春色盎然的脸蛋立马就变成横眉立目,变得那叫一个快、一个干脆。
“没惹事儿,就是想干点别的,手头缺资金呗……”洪涛不打算说得太细,其实他还有一句话没好意思说,就是想问问张媛媛能不能把一年的工资都预支给自己,可是话到嘴边,怎么使劲儿也顶不出来。
“师傅,我给你弄了点好东西……先放这儿了啊……”孙丽丽把房门打开,董彩端着一个酒杯钻了进来,看了看孙丽丽的脸,又看了看洪涛的衣服,这才觉得自己来的不太是时候。一个满脸通红、一个衣服扣子还没来得急扣好,这里一定有事儿啊。至于到底发生了啥事儿,她脑子里很明白,坚决不能打听。因为屋里还有个张媛媛呢,这种事儿谁知道谁就得倒霉,赶紧放下杯子,嗖的一下又钻出去了。
“好端端的你没事儿干嘛卖房啊?你不会是又惹事了吧?人家让你赔多少钱?”孙丽丽这次听明白了,她和张媛媛对视了一眼,然后把两个人都想问的话由她嘴里说了出来。看来洪涛这个名声是改不过来了,还有扩大范围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