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16章 半夜的脚步声

“吱……”就在洪涛拿着一把长改锥准备去里面把灯都打开时,那个声音突然没了,变成了一种很轻的摩擦声。
当时洪涛并没在意,但现在想起来,真有点瘆人啊。最可气的是金月这个小财迷为了省电,走的时候把地下室里多一半的照明灯都关了,现在向里面看去,影影绰绰的更像有什么东西存在。
“我被他们联手坑了,我恨男人,包括你!”被洪涛搂着、哄着,张媛媛稍微安静了一点,哭了一会好像也哭累了,终于把苦诉了出来,还真是因为娱乐城里的事儿。不过她只说了一句,然后又进入了抒情模式,这次不光是嘶喊了,而是一张嘴,直接就咬在了洪涛胳肩头。
这一声洪涛听清楚了,是通往张媛媛小院的通道门里在响。这两个院子下面都是相同的结构,两个地下室之间有一条两米多宽的通道连接。为了避开上面的市政线路、上下水管道,所以这个通道做得比较细长,高度也比地下室矮了一半儿,平时两边的门一锁,就是两个单独的空间。
“……妈,是您吗?您先听儿子说一句,旁边刘奶奶家的院子也让您儿子给买了,现在住在hetushu.com里面的是儿子的朋友。她们俩都是好人,还帮过儿子的忙,您还是别去吓唬她们了。另外我还得和您说件事儿,金月现在也住咱家呢,她被男朋友害得挺惨,还怀了孕,儿子带着她去给打了。我是这么想的,如果她乐意,我想娶她当媳妇。既然您来了,正好我也和您念叨念叨,她是个可怜人,您别嫌弃她好吧?”
“晚上又被人挤兑了吧?得,哥哥今天就大方一次,哭吧,哭完了就睡觉去,明天一睁眼还是蓝蓝的天。”让张媛媛这么一逼,洪涛只能往后退,但是没退两步,后背就顶着墙了。索性也不退了,双臂一抱,顺便把她的脑袋也用手盖住,就和哄小孩睡觉一样轻轻拍着。
“你饿不饿,我给你熬点粥夜里饿了喝吧……”一看劝不动洪涛,金月也就不勉强了。她从小就习惯了听洪涛指挥,从来也没指望能指挥洪涛。
这个女人心里苦啊,白天晚上来回切换人格,洪涛都有点替她难受。装的越狠心里就越苦、越想让自己显得比别人强就越自卑。平时她都缩在厚厚的外壳里不肯让人见到真面目,唯一能和她分hetushu.com享这些苦闷的就是孙丽丽。但孙丽丽缺乏让人感到温暖的坚强臂弯,女人有时候只能从男人那里找到慰藉,这也是人性,天生的。
“别忙活了,去睡吧,小心缺觉眼睛肿,我饿了有饼干和汽水呢。”洪涛连头都没抬,说话间又拿起一根网线。
“哈哈哈哈哈……乖儿子,你抱着我干嘛啊,你媳妇在上面睡觉呐,哈哈哈哈……”人影好像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一退,有点踉跄,但很快就被洪涛抱住了,不光抱着,一只手还掐上了人影的脖子。此时人影忽然爆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一边笑一边说,说完了再笑,笑得两条腿都软了,就挂在洪涛身上。
“没少喝吧?喝多了就老老实实去睡觉,没事出来瞎溜达啥?你说刚才我但凡胆子小一点,改锥就飞出来了,扎你身上舒服啊!”人影根本不是啥鬼魂,而是张媛媛。她此时的打扮太清凉了,下身只有一条短短的丝质睡裤,上身干脆就是一件和肚兜差不多的围子,嘴里全是酒气,两条腿直打软儿。
“亲爹亲妈啊,旁边那个院子也是您儿子的朋友,还是放过她们吧……”洪涛自己http://www.hetushu•com不怕父母,但他怕父母去祸害张媛媛和孙丽丽。她们俩到底回来没回来也不清楚,还是过去看看吧,如果真有什么异常,有自己在估计还能管点用。
“亲爹、亲妈,您二位可别吓我,我是您的亲儿子啊!”这时洪涛觉得后脖子有点发凉,想起小舅舅说的话了。前些日子他来地下室看过,当知道洪涛父母的骨灰盒就在地下室天花板上埋着时,三步并作两步就出去了,说什么也不再下来。用他的话讲,地下室本来就阴气重,还弄这么个装置,这不是找不自在嘛。
“……那、那我就……我就弄死你个王八蛋!”听到人影张口说话了,洪涛愣了一下,没害怕也没跑,就这么站了几十秒,然后突然冲着那个影子冲了过去,嘴里还骂上人了。
看到洪涛根本不抬头,金月和费林他们几个都走了,地下室里就剩下洪涛一个人还在忙活。隔一会儿他也会起来抽根烟、喝口水或者活动活动身体,然后再看看自己的劳动成果,浑身立马又充满了干劲儿,坐下接着干!
“最好能扎死我,活着有什么好的?你有女警察、青梅竹马可以喜欢,我呢?我有和*图*书什么?凭什么我没有!凭什么!”不说还好,洪涛这一埋怨可算捅了马蜂窝,张媛媛突然疯了,歇斯底里的喊叫着,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蹭了洪涛一脸。
中间这条通道里有灯,但是没装灯泡,反正平时也没人用。现在洪涛这边的地下室里灯光很昏暗,开了门通道里依旧很黑。不过洪涛眼小聚光,好像是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还是盘着头的女人模样,自然而然就想起了母亲,母亲生前就喜欢盘着头。可能是先入为主了,也可能是这一天熬得有点累,洪涛的脑子居然没转过来,一个无神论者愣是和人影聊上了天。
“我要是不同意呢……”更可怕的事儿发生了,听完洪涛这段屁话,那个人影居然开口说话了,真是洪涛妈妈的口吻,只是声音很低、很轻。
“嘶……明天我还得干活儿呢,咱能别见血不……别咬掉就成。”真疼啊,这个娘们真狠,这一嘴差点让洪涛甩手把她扔出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让她发泄发泄吧,不见血说晚了,只能转而求其次。其实说也白说,她现在正处于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里,幻觉和现实都快分不清了。
“想什么?……你可别这么www.hetushu.com诱惑我,干柴烈火一点儿火星就着了,万一真有了什么,咱俩以后怎么相处啊!”洪涛一直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推开她、扔下她自己跑掉?好像有点太胆怯了。继续哄哄她让她平静下来?但好像有点来不及了,她的一只手突然钻进了自己的沙滩裤。
“你想了吧?”很快,张媛媛就感觉到了洪涛的反应,然后凑到洪涛耳边,小声问了一句。
“咯噔……咯噔……”大概十秒钟之后,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洪涛觉得听清楚了,很想是高跟鞋碰撞地砖的声音。可是唯一的进出口已经从里面锁上了,这里又是地下室,就算燕子李三来了,他也不能钻透水泥进来吧。
以前洪涛对张媛媛的评价是美女蛇,现在又得加上一条,她还是个吸血鬼。感觉到鲜血滋味的她居然用舌头在伤口上舔了起来,舔的还挺过瘾的样子。不光嘴上舔,身体也有了变化,一条腿顶在了自己两腿间,另一条腿挎到了自己腰上,还在不住的蠕动。
“咯噔……咯噔……咯噔”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洪涛突然听见地下室里传来一阵轻微的碰撞声,由于这里的空间太大,产生了回响,所以听不出来具体的发声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