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26章 老板娘很敬业

“……滚蛋!”胡警官还真没辙,年轻就是好啊,这下算是戳到他肺管子上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照着洪涛屁股上来一脚,可惜还踢不到。
“你小子这是从哪儿骗来的姑娘?我可警告你,别干缺德事儿,她一看就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干嘛投这么多钱和你开公司?你会开公司吗?这些钱是不是她们家的?”金月刚让洪涛劝开,胡警官就发出了一连串质问,每个问题都问的那么露骨。这也说明洪涛在他心目中是个什么玩意,同时也说明他还是不希望看着洪涛越陷越深的。
“要是这样就算胡叔误会你了……不过刘奶奶院子里来的那两个女人你应该也认识吧?我听邻居们反映,她们从来都是天黑了才出门,大半夜才回来,又浓妆艳抹的,她们是干什么工作的?”胡警官也习惯了误会洪涛,知道事情真相之后也没有太多歉意,又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明天我一走,你一个人带着他们三个成吗?”一想起明天金月就得单独坐镇了,洪涛还是有点担心。
“没事儿,这是我胡叔,人不错,这事儿误会了,让我们单独聊几句。”洪涛很感激金月刚才的表述,让一个从来和_图_书没和警察撒过谎的人头一次公然撒谎,这是很难的,需要很大勇气。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这么了解警察,所以在大多数人、尤其是走上社会不久、受到教育比较正统的人心目中,骗警察和犯罪差不多。
轻松一个跨步躲开了胡警官的追魂脚,洪涛一把搂住了还傻站在马路对面的金月穿过花坛进了自家院子,一边走还一边废话呢,试图把金月眼睛里转动的泪珠说回去。女人一哭自己就麻爪,这辈子最大的天敌就是眼泪!女人的眼泪!漂亮女人的眼泪!
“又掉小金豆是吧?快收回去!别动不动就哭,这才多大点事儿啊?哥哥我拿着铁锹满街追着人砍的时候你是没看见,那几个孙子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身后还跟着一串儿警察呢。你猜最终怎么着?我把他们都跑趴下了。前面跑的一人挨了我一铁锹,后面追的谁也没摸到我一根毫毛……嘿嘿嘿,不说了不说了,没事儿了啊,走,抱着咱的合法证件回家数钱去喽。来,和我说说,这一下午你收了多少钱?”
“……姑娘,这件事儿可能是误会了,我和他说几句话,你别怕,我不抓他!hetushu•com”胡警官听了金月的回答,嘴角直抽抽,估计是使劲儿忍着才没说出什么不利于洪涛的话。不过他并没直接离开,而是揪着洪涛的衣服把他往湖边栅栏上拉,一边拉还一边阻止试图跟着不放的金月。
“她们都是我小舅的朋友,听说是开了一家挺大的餐厅,就在朝那个阳区。那地方夜生活丰富啊,不拉晚怎么挣钱?具体情况人家也没和我说,要不我帮您问问?对了,您一提我还想起来了,她们这些天恐怕就要搬过来住了,暂住证的事儿还得找您帮忙,您可不能装不知道啊!”
“到时候让她们带好材料去找我,我得问清楚再说。成了,忙你的去吧,既然有买卖了就好好干。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啊,别纠缠不放,街坊们也是为了你好,懂不懂?”胡警官没轻易答应洪涛的要求,他还是不放心,想亲自去问问张媛媛和孙丽丽的情况。顺便还提醒了洪涛一句,让他不要去报复街坊邻居。
“您放心吧,他们又不是第一次因为我麻烦您了,我是不在意,您就不嫌烦?”报复?洪涛根本没那个心思,还是那句话,都习惯了。
“我证明,这是执照www•hetushu.com和税务登记证,还有公章和财务章!你们不能抓他,他没干坏事儿!”洪涛话音刚落,身后就响起了金月的声音,她抱着两个相框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小盒子。不由分说就挤到了自己和胡警官中间,打算和小时候一样,利用她是女孩子的身份,帮洪涛暂时档档麻烦。
“您可真看得起我,那么高档的玩意我可从来都玩不起!她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她父亲和我父亲还是好朋友。这回您放心了吧?不过胡叔我还得多说一句,咱看人能不总用老黄历不?我不就年轻的时候讨厌了那么几年嘛,大学毕业之后我一直都没惹过事儿吧?怎么我干的好事儿您从来就不提,老想着我的不是呢?”洪涛已经习惯很多人质疑自己,他们质疑的也确实有点道理,如果换位思考,自己说不定比他们还固执。
“看来今天能突破一千块了,肯定还有人没给钱!这帮孙子连我都坑,明天我拿着棍子挨个检查,谁不给钱打断腿!不对,明天我得上班,让费林查!”把纸上的数字大概加了加,洪涛也乐了,但瞬间又怒了。因为上面还有不少处画叉子的时间和图书段,都不用问金月,洪涛就知道这些叉子的含义,没收到钱呗。
倒不是怕有人来捣乱,自己没那么多仇家,就算有这几年也淡忘了。主要是禁烟的问题,自己在还能震慑住他们,一旦自己上班了,光靠金月恐怕要废很多话。费林就更别指望了,他们三个人没有劝人的天赋,两句话不对付马上急眼,接着就是动手了。这样一来,金月又得多费一份心来看着他们别惹事儿。
“……呦,这次还真有可能是搞错了啊,你叫金月?是这家公司的法人?这小子是你员工?”胡警官让金月的表现弄得一愣,他还是头一次看见有女孩子肯为洪涛档麻烦呢,而且看上去这个女孩子还不像是混社会的,很正派。再拿起执照和税务登记证看了看,这位老警察不由得也笑了,很不好意。
“……他是我……男朋友,这个公司是我们俩一起干的!”是稍微迟疑了两秒钟,金月就做出一个重大决定,和警察撒谎,保住洪涛!
“去去去,等哪天你搬走了,我就真不烦了,最烦的就是你!”洪涛真没事儿,胡警官也乐得轻松。如果不是这次的事儿太影响自己工作,其实他也不想管洪涛。这种人就算抓进去了http://m•hetushu•com也没用,黑名单就更写不上去了。那玩意不是谁想写就写的,冲着刑警队长的面子,所长也不会下这个笔的。
群众的眼睛真是雪亮啊,尤其是在这种老城区里,谁家在街坊邻居里基本都是透明的,来个陌生人非常扎眼,根本瞒不了人。既然瞒不了那就不瞒,咱光明正大的进来!
“这您可又得等了,只要不拆迁,我这辈子还就和您耗上了。我今年才二十六,您呢?耗得过我吗!”该软的时候就得软,逮着机会就得硬一硬。你是警察咋了,我恶心你你也得听着!
“我觉得咱们机器买少了!要不我回家和我爸借点钱,再多买几台吧!”金月有个天生当秘书的天赋,从小跟着洪涛出去玩,不管是粘蜻蜓还是抓蛐蛐,最终总能让洪涛得到的收获比其他小伙伴多,是个双层底的钱匣子,心还细。
刚上小学一年级,就会掰着手指头帮洪涛算账了,分赃时拿出各种数据还得替洪涛多拿一份儿。很显然,她这个天赋也没荒废,洪涛一问营业收入,立刻从裤兜里掏出两张纸,上面用表格的方式记录着每台机器的使用时间和缴费情况。眼睛里还有泪水在滚动呢,脸上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小酒窝都陷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