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34章 我有工作

“您这话蒙别人成,糊弄我就没用了。我瞎子叔下午才上班,白天大多数时间都在家。他上班了,过不了两个小时您也下班了,啥都不耽误。午饭也好办,就在我那儿做,做好了您给爷爷奶奶和小萍端回来不就成了。正好您也多做点,连我们的份儿就都有了,我再给您加三百块做饭钱咋样?菜钱另算!”
“……这是小涛子吧?”老头不光腰腿不成了,眼睛也有点花,盯着洪涛看了半天,特征这么明显的人居然还没敢完全认定。
“混小子,还这么不是玩意!我听说你家院子卖啦?要我说就不该卖啊,那是你爹给你留下的念儿想,一卖就全没了。你看我,想给你叔留点啥还没有呢。可惜了的院子,败家啊!”
“看你说的,小涛就不能找个女朋友啥的,他岁数也不小了。小涛,婶子说对了吧,是不是有漂亮姑娘在家等着你呢?”在这方面女人的直觉要比男人敏感的多,一听洪涛的话茬,瞎子婶立马就有结论了。
“涛子……今天我可能没功夫钓鱼了,家里有点事儿走不开。”瞎子叔开门看到了洪涛有点意外,还有点尴尬。自己家这点事儿让外人听见了很没脸,一个大老爷们养家都养不好,还有啥脸出去闲逛啊,更没心情去钓鱼了。
多本份的老头啊,论公德,他们这一辈人大半生基本都吝给国家了,任劳任怨,后半辈子却迷迷茫茫不知所措。
和*图*书要不说做好人没用呢,那尼玛二十一座浮屠卖了换点钱花成不?哪怕当劈柴价格卖也成啊,可惜它们是一文不值!
“你开买卖了?自己干的还是和别人伙着的?卖啥?”瞎子叔更意外了,他压根也没想到这个整天除了玩就是玩的小伙子居然还会做买卖。
“哎呦呦……老爷子,您这是和谁啊?犯不着和他们丫挺的生气,气坏了身子还得您自己花钱看去不是。我高奶奶身子骨还硬朗不?好久没见她出来遛弯晒太阳了。”老爷子越骂越生气,结果脚下步子迈得大了点,一个踉跄就有倒下的趋势。洪涛本来不想在这个时候出面,人家正在处理家事,这算家丑,不好外扬,会让外人笑话。可也不能眼看着老爷子摔跟头不管啊,赶紧窜上去伸手扶了一把。
“老子给国家上了一辈子班,临了临了连个医药费都报不出来,这还有王法没有了!下午你带着我一起去,我倒要问问厂里的钱都去哪儿了,全让哪个王八蛋给花了!”老头身体是不成了,但脾气还挺大,听儿子说他这一大把单据也换不成钱,立马就急了,用拐杖墩着地面开骂。
这件事儿洪涛就不打算和老头仔细解释了,他不光眼睛花,耳朵也不太好使,自己和他解释就等于是和半个院子解释呢,太费嗓子,还是把正主儿叫出来直接说比较省事儿。
张媛媛和孙丽丽一hetushu.com搬过来住,洪涛就知道这种闲话早晚得出来,这也是胡同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你家穷了人家笑话、你家富了别人嫉妒、你长漂亮了说你作风不好、你长的丑了说你找不到婆家……反正不管怎么着都没好儿。不过这种话没必要认真听,都是闲人磨嘴皮子玩的,也不一定有什么坏心眼,就是闲的。
看洪涛看不真切,但一听洪涛说话老头立刻就确定是谁了。这一认准了人,老头暂时忘了他自家的事儿,开始教育起洪涛来了。也不知道是谁瞎传的,居然说洪涛把院子卖了。这也难怪,两个院子一起翻建,还修得这么规整气派,放谁眼里也保不齐会这么想。
“面条我是真想吃,不过今天来不及了,家里还有人等着我回去吃呢。”洪涛也没客气,迈步就进了屋。自己在这一片不算吃百家饭长大的也差不多,前些年是逮着谁家就吃谁家。瞎子婶的炸酱面味道不错,要不是金月还在家做好了午饭,真想来两碗。
卖什么的洪涛真没法解释,瞎子叔和瞎子婶对电脑肯定是不熟悉,不过这没事儿,只要说是正经买卖,他们也就放心了。
“嘿嘿嘿……还是婶子厉害!可漂亮啦,就是做饭没您手艺好,要不哪天我带她来和您学学吧。”好话谁都爱听,洪涛最爱听的就是别人夸自己帅,其次就是夸自己女朋友漂亮,一双小眯缝眼都快笑没了。
和_图_书“您听谁说的我把院子卖了?别听他们瞎扯淡,我死了之后还想埋在院子里呢,卖了我也不能卖院子啊!您还是回去歇着吧,小萍的事儿我来解决,今天我就是给婶子报喜来了。瞎子叔、婶子,出门迎客啊,贵客来啦!”
“这也不知道是谁,就看不得我好,变着法儿的糟蹋我!我今天郑重宣布啊,我们家院子没卖、也没出租,是小爷我自己翻修了一下,它还姓洪!那两个女的是我朋友,人家怎么不正派啦?是偷人了还是养汉子啦?别听那帮长嘴妇瞎得得,她们嘴里能有真话嘛!”
“今天我来就是要说这个事儿的,我不光翻建了院子,还就手用南房开个了小买卖,生意不错。不过我得上班,买卖还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营业,人手不够用,这不我就想起婶子您来了嘛。怎么样,到洪老财家当长工去吧,以后等萍萍长大了,我还能把她也抢回家当丫头,让我也过一把地主瘾,好好剥削剥削你们家!”
这个老头就是瞎子叔的父亲,和他媳妇一个厂,早就退休了。前些年他也是后海边上有名的锚钩手,一根三米五的玻璃钢海竿使得出神入化,只要看到湖面上有大鱼浮上来,一钩子锚不上二钩子也上来了。可惜现在腰腿不成了,再也抡不动鱼竿,出出进进的还得拄着拐杖,很少能在后海边上再看到他矫健的身影。
洪涛没等瞎子叔说话先把话茬接了过来,再hetushu.com详细说了说这个工作的优势,就好像是给瞎子婶量身定做的一般,反正全是好处没坏处。
最主要的是老板熟悉,洪涛的为人大家都清楚,混蛋是混蛋了点,可很少平白无故欺负人,也不是鸡贼的性格,在他手下干不会太难受。但这个主意还得由瞎子叔拿,她心里愿意嘴上也得说点不乐意的话,这样才能给丈夫留下充分的决定权。
“萍她爸,你倒说句话啊……”让洪涛这么一忽悠瞎子婶忍不住了,这个工作确实诱人,尤其是对她家这种情况。每个月有了这一千多块钱收入,生活质量能提升很多,至少不用每天为了日常开销发愁了。但去不去还得丈夫说了算,瞎子叔此时却叼着一根烟闷头玩命嘬,一声不出。
“自己干的,不是卖东西,主要和电脑有关。和您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是正经买卖,让婶子给我帮忙去吧。一个月一千块钱工资,每天上班八个小时,一周休息一天。其实休不休也不吃劲儿,婶子要是家里有事儿,喊一嗓子家里都能听见。婶子,您说怎么样?要不吃完饭去我那儿看看去?”
“别瞎扯了,你们家谁等你啊,多擀点面条,这是大饭桶。”瞎子叔很不齿的讥笑了洪涛一下,谁说家里有人等着他都信,唯独洪涛说不信。全院子就他一个喘气的,谁不知道啊。
“小涛来啦,屋里坐吧,中午炸酱面,婶子给你弄点素酱……”瞎子叔的媳妇没丈和图书夫那么要面子,就和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两只手沾着白面把洪涛往屋里让。看样子她正在做午饭,擀面条呢。
“嘿嘿嘿……您这眼神可不济了啊,这一片谁还敢长我这么帅,我给丫半夜沉后海里去。”看着老头浑浊的眼珠和一张苍老的脸,洪涛心里酸酸的。
论私德,老头在后海里至少捞起过三个大活人,大家伙儿都是眼睁睁看着的,那就是三条人命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他至少造了二十一座浮屠,可是到老到老除了一身病之外啥也没给孩子留下,能不留下一屁股饥荒就算烧高香了。
“对了,你们家院子是卖了还是租出去了?怎么老有几个女孩子出出进进的,我听说做派还不太正经。这几个月也没见到你露面,今天正好和你念叨念叨。”瞎子叔没和洪涛继续聊这些家长里短的闲话,而是问了一个和他老爹一模一样的问题。
“……我也不懂电脑,怕走不开,家里还有老人得照顾呢。”瞎子婶听到一个月一千块钱工资,眼睛立马就亮了。一千块钱工资不算高,可也不算低了,尤其是就在家门口上班,交通费、伙食费都省了,这么算就不止一千块钱。
“爸,您就别添乱了,现在单位里也不能马上报销药费,得一个季度一报,还得看单位有没有钱。您的厂子连地皮都卖了,上半年的药费还没报回来呢,去了也没用!”瞎子叔连屋都没出,隔着门就把老头的提议给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