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88章 借光

“马克思,我觉得你们在中国应该是世界上最安全的了,甚至超过了你们的家乡。这一点其实是不正常的,我并不是民族主义者,也没什么大国沙文主义,但事实如此。”
“不用花钱,我把他们全骗到我姥姥家去,吃完饭基本也就晚上了,为了防止他们回到酒店再不老实,干脆就把他们拉到我家去住一晚。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住,房子也够用。”既然领导都这么信任自己了,自己也不能溜肩膀啊,赶紧为领导分忧吧。
“可以吗!?”奥康娜果然上套了。
其实这三个外国专家也好,工程师、技术员也罢,都是常年走南闯北的主儿,奥康娜连非洲都去过两次,吃什么都不太新奇。不过他们三个还都是头一次来中国,对各种菜式稍微陌生也好奇点,一边吃一边问自然少不了。洪涛也就不嫌麻烦了,一边吃一边给他们讲大概的用料和做法,一顿饭很快就吃完了。
“OK,我们五点半出发,晚饭我请你。马克思,你们俩一起吗?”和欧美人谈事就有这么一个好处,直来直去,合适就一起玩、不合适他们也不会说你抠门人品次啥的,不用考虑那么多人情世故。
“郭总,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好用不好用,先给您汇报汇报。他们三个是大活人,我又不是警察,没有啥威慑力,总不能半夜去查床吧。我觉得堵不如疏,既然他们想出去逛逛,不如就带他hetushu.com们去,但还不能让他们乱跑,必须在咱们可控范围之内。”
但这个方法恐怕在中国没用,既然外国人想了解中国,洪涛觉得自己有义务让他们看到真正的中国,包括好的方面和不好的方面。具体哪儿好哪儿不好,让他们自己去评判。
女人在某些方面要比男人敏感,奥康娜听出了洪涛的不快,她也确实对这些话题没兴趣,更不想因此失去一个免费导游,赶紧打断了洪涛和马克思继续说下去的可能。
“找四个碗,一人一碗呗!对了,和厨子说一声,鱼刺一定要剔干净,老外比较笨,不会吐刺,先给我们来壶茶。”洪涛拍了拍老板的后背,示意他别把腰弯的太低,小爷我来的时候你都是挺着肚子点菜,怎么现在都成驼背了。
“我听说京城有很多好吃的东西,洪涛先生能不能帮我做向导,在下班时间带我出去转转,当然是免费的……”奥康娜最不见外,她对中餐和茶水都没什么意见,更愿意探讨一下占便宜的话题。
“博物馆嘛……我建议可以看一看,但不用把它作为了解中国的唯一途径,作用不大。我们的国家和你们的国家情况有些不同,文化的传承并不是连贯的,博物馆里的展示只代表了以前的中国,还是官方的表述,和目前的中国差距非常大。要想了解中国,你得去百姓中间转一转,还不能局限于一个城市http://m•hetushu•com。”
马克思的问题并没有什么恶意,他所接触到的中国应该只停留在宣传上,这也不是他能选择和决定的。不过洪涛可没那么好脾气,你们不能占了便宜还卖乖,又不是头一次出国,和别的地方比比不就明白了。其它国家会给你们这么高的待遇吗?谁不是先对自己国民好,然后才是外国人。
“洪先生,如果可以的话,休息日能不能带我去博物馆看一看,了解一个国家最快的方式应该就是参观博物馆了吧?”马克思也没说不去,不过他对玩的兴趣远没有了解中国大,而且他还有他的一套理论。
“这个办法倒是成,不过这样就太辛苦你了,白天晚上都不得闲……那明天他们还要出去呢?”郭总觉得洪涛这个办法很有效,可他还是有顾虑。
能不能去,洪涛说了还真不算。对这三名外国专家的生活起居安排公司里很重视,大事小情都得向郭总汇报,洪涛说是陪同人员兼翻译司机,其实还担负着监视任务。
“肉丝卷很好吃,就是量有点少,明天我还想吃一次。”阿克约尔是个吃货,尤其对肉类感兴趣,米饭只吃了一碗,看样子还不太饱。喝茶就有点难为他了,主要是觉得太苦,还和茶艺师要糖,洪涛干脆就没给他翻译,土耳其土鳖!
“中国的辣椒太厉害,茶水很好喝!”马克思对午饭略有微词,水煮鱼让他的大胡m•hetushu•com子上占满了汤汁,还让他张着嘴半天合不上。但是清静的茶馆很对他胃口,尤其是茶艺师花哨的调茶过程更让他感兴趣,一个劲儿的抱怨没带相机来。
“别的菜都好办,水煮鱼不太好分吧?”云岗镇上既没名胜景区也没什么大单位,更不是交通要道,很少来外国人,饭馆老板看着三个真老外进来稍微有点紧张。
电话这头的洪涛脑袋上已经长出两只角了,他这是两头蒙,还得让双方都满意。这就是小舅舅最拿手的那一套技能,牵线搭桥中间拼缝儿,吃回扣都得两边吃,最终两边还都拿他当好人。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政治,那种话题非常无聊,还是想想晚上应该吃点什么、去哪儿转一转。免费的导游我还是第一次享受,服务上会不会打折?”
看到时间刚过十二点,洪涛没拉着三个洋专家回站,站上也没有休息的地方,去什么地方呢?正好,云岗街里还有一家茶馆,那地方也挺清净的,喝茶去吧,既是午休又能让他们体验体验中国的茶文化。反正也不是自己掏钱,他们吃了多少、花了多少,自己只需要把发票拿回去,单位就给报销。
“我们需不需要买点礼物?”还是马克思比较老成,说出了洪涛最爱听的。
“你外婆会不会不欢迎我们?”阿克约尔也动心了。
洪涛对马克思的思维模式表示理解,但不认同。他那种方式可hetushu.com能在欧洲合适,因为他们的文化里宗教占据了很大比重,父亲学校里的几个外教都曾经说过,如果去欧洲城市旅游,不管大小,只需要到当地教堂和博物馆里转转,就能大概了解当地的过去和现在了。
“不光不打折,还有免费赠送呢。晚上我请你们去我外婆家做客,体验一下京城普通人家的生活,没意见吧?”洪涛小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不是不让回家吗?咱有洋大人撑腰,不是我要回家,是洋大人要求的,你敢不批准?
公司里的设备安装调试结果并不是重中之重,三位外国专家的安全问题才是郭总真正担心的。如果他们出了事儿,这就是外交问题了。业务只能算功绩,这几位老总就算啥都不干,职位一样坐的稳当,但是出了外交问题,他们的帽子可就悬了,所以这件事儿洪涛还得请示郭总。
“拦住,一定要拦住他们!不管用什么办法,也不能让他们脱离开你的视线,千万不能让他们去夜店!我看这样,你就在他们的酒店里开一个房间住下,费用公司报销,只要别让他们四处乱跑,就是大功一件!”果然,郭总一听洪涛汇报说三个外国专家偷偷商议晚上要出去逛京城,差点把电话吃了。
“哎呀,小洪啊,要是单位里都像你一样全心全意为了工作,我这个领导可就太舒服了。这样,下站之后我让赵经理在公司等着你,先给你从财务哪儿借一万块钱,到http://m•hetushu•com时候多退少补,把发票交给财务就成。如果有不能开发票的花销,你就写个用途,我给你签字,不能让你干了活还得自己往里搭钱。”听听,有这样的领导,咱还能说啥呢,帮着他一起花钱吧!
“从明天开始安装调试工作就要开始了,忙一整天估计他们也就没那个精力了。如果还有也没事儿,我再带他们去我父亲学校的外教俱乐部里逛逛,那里都是一群外国人,还有他们的老乡,喝点酒聊聊天,一晚上就又过去了。而且休息日我也给他们安排好了,去逛博物馆,让他们充分了解了解新中国的成长史,别老用旧眼光看待咱们了。”坑都挖好了,只要你肯伸脚,洪涛就乐意在后面推一把。
“如果可以随便走走当然好,会不会不太安全?”马克思对洪涛的提议当然不反对,可是他对安全问题不太放心。
“免费导游可以……花销各付各的!”反正也不让回家,洪涛时间上可以白搭,但不能再搭钱了。这帮外派工程师工资补贴N高,自己有义务让他们给中国多交点税。
“你有什么好办法不让他们乱跑吗?多花点钱也没问题,只要能保证他们的安全,这是底线!”郭总已经顾不上什么策略了,直接和洪涛交了底。
“当然,我可不想在酒店里一个人待着,马克思,你说呢?”阿克约尔对奥康娜的提议很感兴趣,人生地不熟的如果能有个靠谱的向导,这些天的异国生活就会舒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