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98章 进山打猎

睡了一觉之后,洪涛的怨气消散了点,张媛媛也没昨天晚上那么较劲儿了,但两个人还是互相冷着脸,谁也不主动和谁说话,就这么别别扭扭的上了那辆挂着警用牌照的2021越野车,向茫茫大山里开去。
“你是成心的吧!明知道我坐在这边,你就光打那边的,让我怎么抢!”经过一上午的时间,张媛媛那股子莫名的怨气也没了,和洪涛之间的冷战也结束了。不过她的体力最差,反应也最慢,手里只有一根羽毛,还是趁孙丽丽不注意抢过来的,合算一个猎物也没捡到。但她不说是自己笨,而是把责任归咎于洪涛的偏心和故意报复。
郑发虽然也不是京城户口,长得也一般般,但就看郑大发这点家业,那些姑娘能嫁过来也是享福。至于说爱情什么的,张媛媛压根儿也没考虑过。穷人家的女孩子哪儿有资本去谈什么爱情,那玩意除了书里、电视里、电影里和故事里有之外,她和孙丽丽闯荡了这么多年,居然一次也没遇上过,自然也就不会去奢望了。
郑舅舅做人更实际,自己儿子是个什么德性他非常清楚,张媛媛和孙丽丽是个什么模样他也亲眼看见了,如果儿子能娶到这么一个细皮嫩肉水灵和*图*书灵的大姑娘,生个孙子模样也肯定差不了。还提什么户口啊,那玩意在他眼里屁都不是,只要有钱,想弄京城户口也不是难事儿。
之所以不再去喜儿家那边打猎,洪涛是故意的。他嘴上说把江竹意忘了,其实一碰到熟悉的场景,还是会想起那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喜儿家是他和江竹意第一次灵与肉交合的地方,必然会睹物思人,既然今生无缘,他也就不想再给自己增加烦恼了。
但他说的倒也是事实,这两个月张媛媛的身材确实变化了不小,主要就体现了一个字儿,胖!脸蛋胖了、腰也粗了、屁股都大了,整天换着花样的吃,还特别挑嘴,稍微有点不爱吃就发脾气。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二月份,眼看就要到春节了,洪涛决定带着三个女人去山里打点野味,然后在家过一个肥年。打猎地点还是京城北面,不过换成了涿鹿县,那里有郑舅舅丈母娘家的一个亲戚,在当地交警队工作,一样也是个交往很广、面子很大的人,接待洪涛一行人打个猎毫无压力。
“你可真能忽悠啊,以后我郑舅舅就该不认识我是谁了,得你带着我来才好使,你就是他们家的大救星!”从沙城去往http://www.hetushu.com逐鹿的路上,洪涛对张媛媛给郑舅舅画的大饼有点羡慕嫉妒,只要看看郑舅舅送自己一行人出来的样子,就能知道他心里得有多高兴,就快管张媛媛叫大姐了。
“得得得,算我没说。下一只公鸡谁也不许抢啊,是我们张总的!”冷战刚结束,洪涛不想再因为两句废话重新挑起战端,还是退一步,让着她点吧。
好在张媛媛八面玲珑,替郑舅舅的儿子解了围。她说只要郑舅舅不嫌弃女方是外地户口,可以介绍几个电脑屋里的女服务员给郑发认识,一个不成就再换一个。反正她手下的服务员没有五十个也有三十个了,全都是正经人家的姑娘,模样也不次,有几个一点都不比她和孙丽丽差,只是见识上没法比。但她们大多是从小地方来的,没有娇生惯养的毛病,吃苦耐劳、生儿育女、孝敬公婆、持家过日子个顶个是好手。
城里的女孩子可能还有自己选择命运的机会,可她们这些生错了地方的姑娘,想自己选择就太难了。不过当着孙丽丽和金月的面被她训了一顿,这口气不能咽,还得用大道理狡辩狡辩,妄图多少找回点面子。
“不会说话就少说,什么叫忽悠?你和_图_书以为我和你一样,整天嘴里没实话,四处去骗人啊!十年前如果有人给我介绍一个郑发,我用得着出来干这个吗?能嫁个好人家就是女人一辈子的命运,你懂个屁!”对于洪涛的戏谑,张媛媛反应很大,她现在有点往女权主义靠拢的意思,但凡牵扯到这方面的问题就容易发火。
“我有十五根了!”三个女人抢着捡拾野鸡并不是为了猎物,而是为了公鸡屁股上的雉尾。谁抢到一只就能拔下来三四根很长的花羽毛,然后和别人显摆。孙丽丽体力最好、速度最快,拔的也最多。
不过他还是托郑舅舅给喜儿家带去了一大堆年货,嘴上说是念旧,心里却总有种恋恋不舍的情节。郑舅舅当然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一听说洪涛要和金月结婚了,除了拍着胸脯保证到时候一定去参加婚礼之外,臭骂一顿他那个还没找到对象的儿子是必不可少的。上次洪涛只带了一个江竹意来,这次直接就是带了三个女孩子,还一个比一个漂亮,这让他很郁闷。
“万一个屁!你最好闭上你的破嘴,我们女人的事儿你少掺和,敢再多说半个字儿你就自己走回家去,我们又不是不会开车。”可惜大道理还没来得及铺开,孙丽丽就从和-图-书后座上揪住了洪涛的耳朵,恶狠狠地发出了最后通牒。
结果这顿饭吃得很不尽兴,不到一个小时就散了。主人家倒是也没说什么,但是心里肯定不太舒服。洪涛当然也不太舒服,少喝酒可以理解,但强行限制自己这就触动了他的逆鳞,别的事儿都可以让步,唯独受人限制不能答应。要不是金月拦着,回到房间里洪涛就得和张媛媛吵起来,就算没吵架,两个人也开始谁也不搭理谁了。
“你的没我的颜色好!”金月没孙丽丽那么敏捷,稍微还有点近视,手里的羽毛少一些,但质量不错,攥成一把在阳光下还会变色。
她才是真的恨,开车出来的时候明明说好要让她开一段路的,可是提了好几次,不光洪涛敷衍她,就连张媛媛和金月也都装傻充愣。这不是明摆着不相信她的车技嘛,于是这条罪状自然而然就落到了洪涛头上,张媛媛和金月算是被他带坏的。
如果光是在车上受气也就算了,到了涿鹿洪涛照样没翻过身来。郑舅舅的亲戚挺好客,特意在当地最大的酒楼里摆了一桌酒席,叫上了两位公安口的同事作陪,打算和洪涛这位远来的客人好好喝点。谁承想让张媛媛带头给挡驾了,愣是说洪涛对酒精过敏,一喝m.hetushu.com就得去医院,别说白酒了,啤酒都没让沾。
这片山区洪涛前几年跟着郑舅舅来过一次,地形不是太熟,也不敢太深入,就在山边上转悠。不过这里离大城市更远,土地上的农作物也更多,野鸡的数量自然也非常多,不用太深入山区就能见到,有时候开着开着车,在公路边上就能见到一两只。
“命运是要靠自己争取滴,怎么能靠嫁人这么不靠谱的事儿呢!万一……”洪涛其实心里比较认同张媛媛的话,不说她家乡的女孩子是啥样,太远自己看不到,只要看看喜儿就明白了。
“平时让你锻炼身体你不听啊,你看看你这些日子胖的,肚子都快赶上孕妇了,能跑得动才怪!”刚结束冷战没两个小时,洪涛这张破嘴又开始挤兑人了。
“……我乐意,你管得着嘛!”实话这个玩意最伤人,听到洪涛对自己评价,张媛媛眼珠子立马就瞪圆了,双手一插腰又要发作。
三个女人都是头一次打猎,又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对枪这个玩意惧怕多于好奇,整整一上午基本都是在浪费子弹,毛也没打到。好在她们对亲手打猎也没江竹意那么大兴趣,反倒是对满山采摘沙棘果更上心,洪涛打到的野鸡她们喊叫着跑过去捡回来就乐得屁颠屁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