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99章 真不是我的!

“肚子疼……赶紧送我去医院,别和丽丽和金月说,就说我腿或者腰摔了,快点!”张媛媛一直都捂着小肚子,小脸煞白,神志倒是很清醒,扶着洪涛慢慢的站了起来,就这么点动作脸上就开始见汗了。
“就她这个岁数来讲确实很麻烦,要经常吃药保持体内激素水平,年纪大一些可能还会伴有严重的妇科病……”方主任点了点头。
“张姐呢?”金月歪着头眨巴眨巴了眼睛,没头没脑的回答了一句。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就不是,这玩意还有冒认的?洪涛,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心地不错的人,这才愿意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你。男人就该有担当有责任,如果这时候缩一步,阿姨可非常瞧不起你。孩子是O型血,她也是O型血,你也是O型血。患者又是你送来的,她清醒过来第一个问题就是问你在不在。怀孕时间是十月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方主任对洪涛的回答很不满,几乎用呵斥的语气把洪涛训了一顿,都没给解释的机会,就拿着那份协议书快步走回去了。
“那需要院长签字才成,最早也得明天,我们可以先对她进行保守治疗,不过她的子宫恐怕就保不住了。”方主任说话的时候基本没什么感情色彩,实话实说,因为理智所以显得很冰冷。
幸好是没进山,开出去不远就是公路,路上车子也不多,洪涛都快把油门踩http://www•hetushu.com进油箱里去了,可惜这辆越野车在公路上跑不了太快,一直开到县城换上那辆佳美之后速度才算提起来。为了能开得更快,孙丽丽和金月也被留在了郑舅舅亲戚家,晚一些郑舅舅会开车来接她们回城。
“到底是哪儿疼?我好先给你找个熟悉的大夫,外科、骨科、内科去的医院不一样。”车子一进入延庆就上了八达岭高速,洪涛也就腾出手不用全神贯注的去和国道上那些大货车玩命了,掏出电话准备先联系个熟悉的医生,可是一拨号才想起来,该给谁打呢?
“你真不是孩子生父?这可不是正常流产,万一她死在手术台上,你得负法律责任。”手术室的门又打开了,全副武装的方主任再次走到了洪涛身边,把那张协议书又递了过来,有点劝洪涛三思的意思。
协议自己是签了,可洪涛真没法承认自己的孩子的父亲,没有张媛媛的同意,自己冒充她男人好像有点唐突?
“不用你的臭手!”张媛媛扫视了一下孙丽丽和金月,觉得挺有面子,仰首挺胸的打开车门自己向土坡走去。
二个小时之后,一脸迷茫的洪涛坐在空军总院急救室走廊的椅子上眼神都没了焦距。几分钟之前方主任从急救室里出来给了自己一份医疗免责协议,还把张媛媛的病情简单说了说。
可事情就偏偏hetushu.com那么怪,越想让张媛媛多捡两只老天爷就越不给脸,下面碰到的野鸡居然都是母的,气得张媛媛鼓着嘴斜愣着眼死死地盯着洪涛,就好像这些母鸡都是洪涛训练出来,故意和她作对的一样。
“哎呀,不是说那个事儿,我是问张姐去哪儿了,她人呢?”金月伸手把洪涛的脑袋扒拉开,眯缝着眼努力向车前张望。
“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能和她们说?”洪涛干脆把她抱了起来,沿着比较缓的地方走出土沟,对她的吩咐很不理解。
如果要是孙丽丽和金月这么对自己说,洪涛根本不会听,但张媛媛是个很有主见、很理智的人,她的大部分判断都很准,洪涛觉得她这么做必然有她自己的理由。既然她不想说那就不说吧,反正和孙丽丽和金月说了她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也不是问那么详细的时候,不管是哪儿伤了,迅速去医院都没错,去市里的医院也是不错的选择。
“……你少惹她生气比吃什么药都管用!”孙丽丽瞥了一眼金月,撇了撇嘴,把洪涛的建议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
“女人没了子宫是不是很麻烦……”洪涛这个三手的妇女专家懂的确实不少,只是不知道细节,只知道大概。
“我……我是O型血吗?”洪涛差点没被憋死,这个大屎盆子可太臭了,自己真有点接不住。可是方主任说得很有理论基础,自己一时半和图书会儿还真反驳不了。
她因为外力撞击流产了,胎儿已经有二十周左右大,还是个男婴。按说这么大的胎儿不应该轻易流产,按照方主任的解释,撞击只是诱因,张媛媛刮宫次数比较多,子宫受伤害很大,能怀孕已经就不容易了,再碰上这种意外,出现了大出血症状,胎儿肯定是保不住了,大人能不能保住也不能百分百确定。
“十月初……这倒是靠谱,那些日子她经常一出去就一天,保不齐在外面还有男朋友。这个女人心思深似海啊,太能装了,一丁丁点都没露,太可怕、太可怕了!”不过洪涛倒是想的开,扣就扣吧,反正也习惯了,只要金月不误会自己,其他人爱怎么想怎么想。闲着没事他甚至推算了推算张媛媛的怀孕时间,然后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女人太可怕,简直有当克格勃燕子的潜质。
“妇科……”张媛媛靠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好像死了一样,双手捂着肚子满脸都是汗水,牙齿已经把嘴唇咬破了,用尽全身力气才吐出两个字儿。
“别让我多说话了,听我一次,赶紧送我去最保险的医院,不能等,回市里……”张媛媛好像非常疼,手指甲都快穿透洪涛的皮衣了,每说一句话脸色就更白一分。
“丽丽,你张姐这段时间是不是内分泌失调啊,除了肉见长之外,脾气也越来越大了。要不哪天你带她去看看中医吧,吃点中药调理调理。”趁和*图*书着张媛媛下车的机会,洪涛回过头和孙丽丽交流起来,她们俩形影不离,多少应该知道点张媛媛的变化。
“我真没地方去找孩子的生父,她家在南方,就算现在往这边赶也来不及了。得,还没结婚呢我就捡了一个儿子,这算占了大便宜还是吃了大亏?”洪涛把那张协议书又递给了方主任,假仗义到底吧,总不能眼看着她的子宫被切除,活生生变成一个半男不女的人,其它问题以后再说。
“嘿!这也怪我,你还讲不讲理啊?她都快成我妈了,什么都管,凭什么我就不能提点意见!金月,你说我这段时间是故意招惹她了还是她整天盯着我挑毛病?”洪涛觉得要把责任分清楚,自己不能总背锅,忍让是一回事,不明不白的妥协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操!”洪涛转过身向土坡上看了一眼,也没发现张媛媛的身影,但很快就看到坡下的土沟里有个红色的东西在动。张媛媛极度钟爱红色的衣服,这荒郊野岭里能火红火红的基本就是她了。至于她是怎么从土坡上掉到沟里的,现在不是分析的时候,还是先去救人吧。
“啪……张总,您是亲自去拿,还是小人代劳?”有幸不辱使命,那只野鸡应声倒下,洪涛把枪从窗口收回来,然后毕恭毕敬的向张媛媛请示。
“别乱动,先告诉我身上哪儿疼?”土沟并不深,看样子张媛媛应该是从土坡上失足轱辘下来的,幸好和-图-书这里都是黄土山,没有什么大石头,光看头脸的话,除了有点土之外,好像并没什么大碍。不过洪涛还是阻止了她站起来的企图,先捏了捏胳膊腿,然后再问问她自己的感觉。
“你在流血……”扭头看了一眼张媛媛的两腿间,洪涛觉得自己猜对了,那里有了一点点深色,不用问,它肯定不是女人每个月那点东西。现在问什么都是多余,还是赶紧踩油门才是真的。
“我不签是不是就不能给她动手术?”孩子的生父,这个问题太难了。张媛媛的嘴可真严,这么大事儿她居然一个字儿都没透露过,甚至连孙丽丽都不清楚,自己当然不会知道。现在洪涛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她这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老是懒洋洋的,脾气还特别暴躁,整天就是吃不饱一样呢,合算她是在养胎呢。
“妇……科!”这两个字儿虽然艰难但很清晰,就是因为听清楚了,洪涛才差点把车开上隔离带。从山坡上滚下来怎么会去妇科呢?除非是……
“亲大爷啊,你可算出来了!”终于一抹熟悉的亮黑色印入了眼帘,一只公野鸡正在左边小土梁上晒太阳,露出了胸脯和脑袋。洪涛小心翼翼的举起枪,瞄了又瞄,生怕打不到又被张媛媛指责成故意的。
“什么意思?你说句话还得她同意啊!我说你能有点主见不?”金月的表现很让洪涛失望,她应该是和自己站在一起的,怎么关键时刻也学会打马虎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