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21章 老大是汉奸

“……这是你租的?”闻言洪涛不由自主的从椅背上站了起来,把手中的棍子扔到了椅子上,借着擦汗的动作把脸活动了活动。绷了这么长时间肌肉都木了,不太会笑,这才指了指自己家的门脸房。
“对,我叫欧阳凡凡,初次见面,以后还请您多关照。”估计洪涛的笑容还是不太好看,女人悄悄又往后挪了半步,这才一边自我介绍着一边伸出了手。
这个两个家伙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他们不光去参加美国大使馆门口的示威了,还用弹弓打了人家玻璃。最可气的是弹弓还是自己的,门口这两盏路灯就是他们练准头时候给打碎的。
“你们先去吃吧,我还不太饿,这俩孙子回来必须严惩!”洪涛此时正坐在湖边的长椅上,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时不时向银锭桥方向瞟两眼。他本来长得就不善,又被太阳晒得黑黝黝的,再拉着个脸、竖起一双三角眼,搞得过路的人都绕着他走,以为这位要和谁玩命呢。
“你他妈是猪脑子啊,他生气是为了旷工吗?你这顿揍算是白挨了。哥哥今天教教你,他是怕咱俩让雷子给抓喽,明白吗?”洪涛一走,费林就是老大了,听了唐晶的话,抡圆了照着他脑袋上又是一下。
谁知道大使馆门口有没有摄像头?天知道政府会不会秋后算账?但现在是说啥都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唯一www.hetushu.com能做的就是拿这两个倒霉玩意撒撒气,自己不能免费吃他们的瓜落。
“大哥,我是您的房客……”女人没动地方,小心翼翼的又往前凑了几步,再次喊了洪涛一声。
“没什么礼貌,浑身晒得黑黝黝的,长得也凶巴巴的,不像个好人。张姐还说他很好说话,是个大学生,我怎么看着和流氓一样。你看你看,他一直拿着那根棍子,随便就打人!”叫欧阳凡凡的女孩走起路来也和飘差不多,忽忽悠悠的飘到窗前,正好看到洪涛轮着棍子满街追打费林和唐晶,本来就不高的评价直接到底了。
“抱歉抱歉,我整天也是瞎忙。装修的事儿好办,到时候让包工头先找我聊聊,没什么大事儿,别破坏整体结构就成。”洪涛这时候还没忘了费林和唐晶的事儿,嘴上心不在焉的敷衍着,眼睛却依旧盯着银锭桥的方向。
“臭流氓!谁让这座房子有他一半呢,以后尽量少和他接触,有事去和张姐商量。非要出面的时候还是你去,我可不想让他整天往咱们这里钻。先别出去,等他走了再下去,我不想看见他,还得打招呼。”很快,费林和唐晶翻过了栏杆开始脱衣服了,最终就剩下一条短裤,然后扑通扑通跳进了温度还不怎么高的后海里,奋力向对岸游去。这个拿着棍子的大黑个子则背着手拿着棍子站在那里看。这番举动和图书让马尾辫百分百认可了同伴的评价,对洪涛这半个房东充满了厌恶,甚至连见面的兴趣都没了。
“雷子干嘛抓咱们?大使馆门口那么多武警和警察也没拦着啊!这你还没看出来,他们根本就是睁只眼闭只眼,老美都把咱们大使馆炸了,咱们砸它两块玻璃怎么了?我还想弄点汽油给他们丫挺的点了呢!”唐晶摸了摸脑袋,反正也不疼,可是为什么挨了两顿揍依旧没搞懂。
“我操,这不是成汉奸了,那咱俩以后帮谁啊?”唐晶觉得自己现任老大说的很靠谱,会说外国话、还带着洋人回家住、现在又打击抗美义士的积极性,百分百是汉奸啊!
“这人有毛病吧……”女人让洪涛吓了一哆嗦,忍不住用手拍着胸脯,脸上露出了一股鄙视的神情,也不和洪涛告辞了,过了马路向着门脸房里走去。
“我说你丫挺的是真欠揍!这还用问嘛,没有洪哥你我能吃香的喝辣的,你想帮着雷子抓他啊?他们丫挺的是给你吃了还是给你喝了?来来来,你不许躲、也不许护着,我让打几下,否则我去叫洪哥出来收拾你!”费林让唐晶给问烦了,问老大难度这么高的问题,本身就是大不敬,想看老大回答不上来出丑啊!必须严惩,于是洪涛刚才扔下的那根木棍又到了他的手里,唐晶还是去挨揍的货色。
如果洪涛此时能见到阁楼上这个姑娘,心里肯定会小小的和图书跳上几跳,因为和那个欧阳凡凡相比,这个年纪差不多的姑娘更符合他的审美标准。不管是胸、腰、腿都和书上的健身模特一样,甚至连胳膊和脖子的曲线也都很完美,要是非得比一比的话,江竹意来了也得甘拜下风。
“凡凡,他说什么了?”阁楼里没开灯,从外面并看不到里面,一个梳着马尾辫,浑身短打扮的女孩子身影就站在窗户前面,听到有人上来,只是动嘴问了一句,眼睛还是望着窗外。
“大哥、大哥!”张媛媛和孙丽丽知道劝不动洪涛,和他一起在这儿耗着也是白搭,干脆自己回去洗澡吃饭去了。她们刚走没一会儿,洪涛身后响起一了个怯生生的女声。
“回去吧,他们俩都是大人了,你又不是他们父母,这种事轮不到你管。”吃晚饭的时候费林还没回来,张媛媛倒是和孙丽丽一起回来了,听了洪涛的担忧之后并没和洪涛一起发愁,她们也无法理解洪涛干嘛这么担心。
马尾辫看着下面街道上的洪涛也是撇了撇嘴,此时费林和唐晶已经被逼到了后海边的栏杆上,洪涛正拿着棍子左一下右一下的边说边打呢,看动作力道还不小,打得两个大小伙子龇牙咧嘴、连蹦带跳,惨叫声虽然并没传到屋里,可是就好像每次敲打都能感觉到一般,她的身体也随着棍子的挥舞不由自主的哆嗦一下。
“您明天在家吗?装修队正好要来……”对m.hetushu.com于洪涛这个态度女人有点不满意,但也没说什么,头一次见面总不能和房东挑理吧。而且她和洪涛也没什么交集,房子是和张媛媛租的,过来打个招呼纯属礼貌。
最主要的是她长了一双笑眼,不仅看上去很喜兴,眼眸好像还会说话。不过此时她眼睛里说的话洪涛肯定不乐意看,有恶心、厌恶、轻蔑,反正就没一样是正面的,就像看到了一只大蟑螂。
“明天我上班,后天晚上才回来,要不……你们俩给我站住,干嘛去啊?还知道回来啊,这都几点了,旷工很好玩是吧!”自打银锭桥上出现了一高一矮、一壮一胖两个人影之后,洪涛的心思就飞了,等到费林和唐晶走到了花坛边上,打算从里面绕进电脑屋时,他突然一声大喝,抄起棍子就冲了过去。
“下次要是再敢去参加这些玩意,咱们就好合好散,以后谁也不认识谁!”洪涛当然不知道阁楼上还有人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更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一次饱眼福的机会。他正用棍子敲着刚刚在后海里游了一个来回的费林和唐晶的脑袋,说一句敲一下。
“……宋庆龄故居往西一直走就到了,蓝莲花也在那边。”现在的洪涛已经没闲心去看免费的大白腿了,举起手向西一指,硬生生的说了一句,就把头又转了回来。
洪涛一回头,是个穿白色衣服的年轻女人站在离自己三五米远的地方。天色已经暗了,和_图_书附近的两盏路灯不知道被哪个坏小子给打碎了,电脑屋门口的灯箱还没亮,看不太清她的具体长相,反正整体感觉很飘逸,长发、长裙、长袖,还有长腿。
“老费,你说洪哥干嘛这么生气,不就是旷了一天工嘛,店里也没出事儿啊。”看到洪涛把棍子一扔走了,唐晶才敢把栏杆上的衣服赶紧往身上套,五月份的京城,还是傍晚,冷啊。
“哦,是这样,明天我们就要开始装修了,张姐让我来问问您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本来早就应该来和您聊聊,不过来了两次都赶上您不在家。”手里没了棍子、脸上多少算是笑了的洪涛看上去可能没那么可怕了,女人稍微放松了点,继续说着没啥营养的客套话。
“洪涛,不客气、不客气,您找我有事儿?”借着握手的功夫,洪涛大概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得不靠近自己的女人,觉得她很会打扮,很符合整体风格。人长得很飘逸,清清秀秀的,不能说特别漂亮,但气质很好,很知性,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岁。她连身上的香水味道都和张媛媛、孙丽丽不太一样,淡淡的若有若无。
“为什么……草,说你就听着,哪儿那么多为什么啊。保不齐洪哥家里有美国人呢,你没听他会说外国话嘛!”唐晶的这个问题真把费林问住了,对啊,为什么啊?在混子脑子里就没有为什么这个词儿,我是老大,你就得听,不听还得揍你,于是唐晶就又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