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43章 还人情

旧的灯光音响器材好找吗?不熟悉这个行业的人基本找不到,只能找到用旧设备冒充新设备的奸商。但熟悉这个行业的人分分钟能找到,因为这玩意在业内都是公开的秘密,谁专门收购、维修、出售这种设备都是明的,不用专门去找,翻翻名片夹,打个电话就成了。
这方面洪涛也有熟人,就是那位邱初级邱大侠。自从洪涛在他媳妇那里订购了几次灯泡之后,他立刻就找到了新的利润增长点,干脆做起了特种灯泡生意。这一做生意就还起来了,客户越来越多。洪涛不能说是他的启明星吧,也算是福星了。提着灯上去,一根烟没抽完就找到代用品,色温略低、寿命有点短,但架不住货源充足、价格便宜。
再看洪涛的德性,还真没有动情的意思,至于说偷看别的女孩子几眼,别说张媛媛不是洪涛媳妇,就算是她也不打算阻拦。能拦住吗?拦住有意义吗?没意义干嘛费神费力的去拦呢?喜欢理性思考的人从来不去琢磨这种太感性的问题。
灯光更简单,八盏法国六色遥控调光筒灯,色温5600K,全都白送给洪涛了。原因很简单,它们的灯泡是异形的,很不好配,遥控电路板还坏了,店里的修理工找了半天毛www.hetushu•com病也没找到,直接被定义成废物加垃圾,放在仓库里都嫌占地方。
但洪涛理解她们的选择,因为她们俩吃喝无忧、未来无虑,整天啥事儿都不用想,可以一门心思的琢磨自己喜欢的东西。这种状态有几个人能达到?恐怕真没几个,可越是这样就越容易出成果。世界上绝大部分成果都不是靠攻关攻下来的,而是靠兴趣玩出来的,科学如此,事业也是如此,兴趣才是人类进步的最大推动力。
最终洪涛只跑了半天时间,就给齐睿配齐了这套设备,两大六小八只意大利RCF音箱。两只全音域主音箱放在一楼的舞台后方角落里,既不占用地方,还可以当个小桌子摆放花盆什么的。由于房间很长,所以在吧台上面还吊装了两只小音箱,用来补偿一下声场里的声压级差异,不用太平衡,差不多就成。
舞台灯大部分都是单独控制的,可以串联也可以并联。但法国人特别各色,他们干啥都与众不同,在灯光设备上依旧如此。他们造出来的舞台灯都是编组控制的,有四只一组、八只一组、十六只一组、三十二只一组。再大的编组就需要一个编组器,把小编组组成大编组。
按照这个需求,http://m.hetushu.com可挑选的余地就太广了,几乎每一款音箱她都能用,灯光更简单,什么镭射、星空、频闪、造型都不用,色温高一点、四色换成六色或者八色可遥控的就成了。
“不要脸,你还真是个臭流氓,偷看女孩子都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你确定不会动心?”洪涛这番话把张媛媛说服了,确实有道理。
“干啥都要专业啊,否则就是棒槌!”白拿了人家八盏灯,洪涛还得背后说人家坏话。这倒不是洪涛人品太次,而是店方的修理技术太差、专业知识太糙。
这八台音箱全部由两台雅马哈功放推动,最大单声道功率三百瓦,足够用。之所以选择雅马哈这个并不太善于生产功放的品牌,主要是日本人喜欢把各种功能都堆在一起,还弄得非常精细。在专业领域里这叫棒槌,没人乐意用,放到民用领域里又太高端了,很多功能一辈子都用不上,也没人乐意用。
另外四只小的全吊在二楼的屋顶中央,这里是练功房和排练厅,地面空间很金贵,房顶就无所谓了。而且四只灰色的小音箱背靠背的吊在一起,很像是吊灯,不太影响美观。
这个沙龙就是她们俩的理想,洪涛觉得是个梦想。为啥这么说呢,因为hetushu.com太不切实际。在这个日益浮躁的社会里,她们俩居然想搞自己的舞蹈,还是民族舞,还想跳到全世界各大知名舞台上去。这尼玛如果不是梦想,洪涛觉得自己当地球球长并带着十勇士杀出太阳系也可以算是理想了。
和齐睿比起来,欧阳凡凡性格更温和,心眼也更多。她们俩同岁,家里是世交,从小学就是同学,然后一起上中学、一起考舞蹈学院、一起出国留学,又一起回国参加工作,再一起辞职创业,可以说是从穿着开裆裤那天就在一起的好朋友。
再加上一台双仓带CD的雅马哈卡座、一台无线麦克风接收器,整套音响设备就齐活了。造价低得张媛媛都不敢相信,给一万块还找零呢,够洪涛加半个月油的。为此她又和洪涛吵了半天,指天指地的说当初在三元娱乐城采购设备的时候被骗了。汪健新和吴逸夫纵使逃到了美国照样躺枪,让她给归类到了奸商的行列里。
动心是肯定的,假如允许,洪涛希望全天下的女人都脱光了等着自己挑选,可问题是欲望和现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不能往一起混淆,而理智就是区分欲望和现实的唯一办法。
齐睿的沙龙用不上太专业的舞台灯光音响设备,因为她的需求和图书不同,不用唱只需要跳,还是民族舞,灯光和音乐不是重点,也不用营造什么太花哨的现场气氛。
可是每种产品都有其生命力,放到齐睿的沙龙里就正合适。这款集成了分频器、均衡器和压限器的功放就是给她这样的人设计的,半傻瓜操作,不用任何专业人员,只需要熟悉几天就能调出凑合的音质,还不容易因为误操作、误连接给烧了。
你要是单个用肯定不受控,这八盏灯就是两组四编组的设计,上面有ID控制编号器,按照编号联好就可以遥控,一点都没坏,让洪涛白捡了一个大便宜。
它们专为练功和排练时提供音乐伴奏,这样就不用齐睿从家里弄来的那台组合音响了,既占地方还影响美观,声场又严重不均匀,这边听着吵得慌,那边还得竖起耳朵使劲儿听。
这顿饭真没白吃,把金月吃出了国是主菜,还把人情还上了算头盘,顺便还结识了一位风格迥异的漂亮姑娘这就算甜品吧。其实洪涛还想少了,甜品是不一份而是两份,另一份就是欧阳凡凡。她和齐睿的关系与张媛媛和孙丽丽非常像,结交到其中任何一位,基本也就认识另一位了。同样,你要是得罪了其中一位,也就等于同时多了两个敌人。
“女人啊,永远也逃不过http://m.hetushu.com这一关,多聪明的女人也有为男人纠结的时候。走吧,臭男人,你说得对,男人是看不住的,尤其是你这样的。”拿得起来放得下才是张媛媛,心里放得下放不下另说,先从嘴上放下开始。
“美丽的东西谁都喜欢,可问题是总有更美的,难道说每次遇到更美的都去追求?那我这辈子就不用上班睡觉了,天天得忙死。理智,这时候就需要理智了,说到理智问题我就得批评你,你是个很理智的人,怎么一遇到自己的事儿就变得和丽丽一样了呢?”
几乎只要是市面上有售的设备他们都有,市面上没有的他们也有。因为他们的货源不光是从各单位用收破烂价格收回来的淘汰货,还有成集装箱从国外走私进来的旧货,修一修、洗一洗、换个壳子就能冒充新的。
灯泡的问题也好办,异形灯泡是不好找,成本还贵。可做人不能太死心眼,只要电压、电流、色温差不多,很多电子元件都是能互相代用的,更何况一个灯泡乎?从某种意义上讲,灯泡其实就是一个电子元件,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
齐睿是什么人、洪涛又是什么人,不用别人说,她自己就能看明白。两个人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可是不是人民内部矛盾可以化解,这已经是阶级矛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