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54章 婚礼(上)

“恶心!”但凡换个人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陌生人甩脸子,可齐睿就干得出来,不光甩了,还要骂,然后踩着她的平跟短靴迈开大长腿,根本不拿正眼看高帝,昂首挺胸的走了。
“兄弟,我高帝虽然不是什么大经纪人,可从来是说到做到,要不您先上车,我让她们在车里点简单演一演?”一听洪涛要质疑自己的专业水准,高帝立马忘了去拍张媛媛她们的马屁,急赤白脸的就要拽着洪涛上模特队的面包车现场验货。
“鄙人高帝,索菲亚演出公司的经理,请问齐小姐在哪儿高就啊?”洪涛跑了,高帝就成了他的替罪羊。这位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听洪涛的意思这位齐小姐也是混文艺圈的,还和自己是同行,那赶紧递名片吧,保不齐人家是接高档活儿的呢,多认识一个就多一条活路。
“你丫……这位是……”高帝的嘴比洪涛还脏,扭头就想来两句,可是一见到齐睿的装束打扮和气质,立马就知道不好惹,转而变成向洪涛求教了。
如果要以为光是这二十桌那就大错特错了,前院只是整个院落的三分之一,小楼后面的空间更大,那里是普通坐席,一样有天棚。光是这些钢架和塑料薄膜,估计没个十万八万的就拿不下来,而且只用一次,郑大发家不种地,估计也没地方弄个大棚。
三层又回归了民族风格,飞檐斗拱,只不过m•hetushu•com都是水泥钢筋的,上面还盖着一层绿色的琉璃瓦。对这个造型洪涛倒没啥意见,只要别盖黄色琉璃瓦就成,那玩意以前是皇家,现在都是博物馆和陵墓,太丧气。
“洪老弟啊,三元娱乐城一别,可想死哥哥我了,你今天这是……哎呦喂,这是张总和孙经理吧!恕小弟眼拙,第一眼我愣是没敢认,主要是您二位好像又漂亮了不少,精气神完全不一样啊!”
“这位是盛唐古艺沙龙的店主,齐睿齐女士。老高,你和她应该是同行,她也是跳舞的,你们俩多亲热亲热,说不定以后能互相帮衬帮衬。孟哥、孟哥,慢点走,午饭还早着呢,我问你点事儿!”现在的齐睿直追当年的孙丽丽,成了洪涛最头疼的人。只要见面,她对自己就没一句好话,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这里在举办婚礼,谁来了谁都得以为这里是办庙会呢。整条街都已经快进不了车了,不是不让进,而是街道两边都停满了,从内蒙到山东,各地牌照都有。洪涛只能把车停到了一条街以外,然后带着大家步行前往。
洪涛觉得自己现在有点像拉皮条的,一头要和嫖客吹手底下的姑娘多水灵、多懂事儿,一头还得忽悠姑娘让她相信这位客人出手大方、待人体贴。
高帝要比洪涛想得开,他在夜店里四处组团表演,啥人没见过、啥大巴掌和-图-书没挨过,齐睿这点小小的看不起对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事儿。瞬间就切换到了工作状态,把身后跟着的那群模特姑娘赶得和鸭子一样,叽叽喳喳的向前一路小跑。
院墙下半截由花岗岩垒砌、围墙上面全是精美的铁艺栅栏,足有三米高;院子大门非常有特色,它居然是不锈钢电动的,四五米宽,边上如果再弄个岗楼、配两个穿制服的武警,基本就是公安部的正门,也不知道这是谁给出的设计方案。
“得得得,咱不能当街干这个啊!我是怕你一会儿拿不到双份的红包。其实我这个红包拿不拿根本不吃劲儿,你看我像包大包的人嘛?但主家可不管这一套,只要你的人给他挣脸了,让他觉得说话好使、场面热闹,这个包可就没谱了,明白不?”
院子的尽头是一座三层小洋楼,雪白雪白的,不是涂料,全是大理石。为了继续把中西合璧进行下去,小楼的一层是中式,中间是个门廊,两边还带着车道,摆上一排花篮就和积水潭医院的急诊室车道有一拼。二楼则是西式的,外飘窗加半圆形的石柱造型,还有一个巨大的内嵌式阳台。阳台头顶是一组精美的西式浮雕,洪涛眯着小眼使劲儿看了看,你大爷,是八仙过海!
高帝的担忧也是很合理的,如果不是郑舅舅这样的关系自己也不会当这个皮条客的,为了让高帝能放下包袱,还得接着和-图-书开导啊。
这个郑家大院已经不是洪涛曾经来过的那个院子了,是郑大发专门给郑发盖的新院子,如果没人带着洪涛确定自己路过这里时保证不会认为这里是人住的,它更像一个县政府办公大院,甚至还要更高级一些。
“原来我以为你是真混子假流氓,现在我算听明白了,你是个真流氓,这么恶心的事儿也干?挣到手的钱你花着舒服吗?恶心!”高帝正听得如醉如痴,很有拿出小本本记下来的感觉,两个人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沙哑的女声,音色很好听,有女中音的浑厚但不低沉,韵律中带着磁性,可内容很难听。
院子里面全都是花岗岩漫地,走上去硬邦邦的,就和走在天安门广场上一个感觉。最缺德的是院子里还真戳着四个缩小版的大理石华表,每个上面站着一个光屁股美人,这中西合璧合的,真绝了!
“你看,我白叫你一声哥哥了,不是靠谱的活儿我能专门给你来吗?把心放肚子里,今天不是喝花酒,是郑老板儿子结婚,大喜的日子,你琢磨能有别的事儿吗?谁要敢在这个场合撒野,不用等你我乐意不乐意,主家立马就得翻脸。把心放肚子里,今天你的工作就是怎么热闹、怎么花哨怎么来,胆子一定要放开、步子一定要迈大。这里不是京城,你使劲儿迈,肯定扯不到蛋!”
“老高啊,今天可不能掉链子,唱歌跳舞变魔术得精和*图*书彩,但重头戏可是咱的模特队。我的意思已经和你说了,但你还得给我交个底,到底敢不敢脱啊?”张媛媛和孙丽丽已经认不出高帝是谁了,当初他在三元娱乐城里带团表演的时候根本不起眼,也犯不着记着他。洪涛一看孙丽丽那种问询的眼神就知道她们忘了,为了避免尴尬,还是自己出面吧。
而且想躲都躲不开了,她和欧阳凡凡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居然说动了张媛媛和孙丽丽,也到小院里来入伙,除了上班之外,洪涛每天至少要面对她两次,挨骂都是成对儿的。可洪涛又不能和对待孙丽丽那样骂回去,人家好歹也是金月的恩人,那也就是自己的恩人。咋办?没辙,能躲就躲,躲不了就得硬着头皮装王八。
正月初八,洪涛、小舅舅、孟津、外加一个满脸大胡子的保罗连诀出现在沙城郑家大院附近,另外一辆车里还坐着四位貌美如花的大姑娘。
按照张媛媛的说法,这种搞艺术的女孩子都特别敏感,肯定是自己有哪儿不检点又让人家看不惯了。洪涛倒是比较认同这个观点,但打听了好几次齐睿也没给答案,让自己至今仍是晕头转向,想痛改前非都没机会。
“张家口车队孙老板礼金三千……”和城里结婚收份子钱不同,这里的份子钱要在门口交,两边都有桌子,当场点清钱款再高声喊出来,真有点旧社会大茶壶在青楼门口迎客的感觉。
至于说这和图书个姑娘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洪涛还真摸不透。按说自己和她也没仇啊,刚开始那点摩擦不是都已经互相原谅了嘛,自己还给她免费装了灯光音响。有一段时间双方相处的还是很客气的,怎么过了春节之后,她就突然又把自己当死敌了呢。
现在前院已经成了贵宾席,二十张大圆桌整整齐齐码放着,舞台更给力,就是一楼门廊上面的平台,这里够高,不会存在视线问题,而且有小楼挡着也避风。为了不受外界气候影响,院子上面还搭设了临时的天棚,好几层塑料薄膜,就和蔬菜大棚差不多。
“什么玩意……嗨嗨嗨,我说你们干嘛呢?逛街来啦!麻利着走啊。今儿我可把丑话说前面,主家是当地的这个,钱都用大卡车拉,能不能拿到手就看你们几位了,到时候可别给我掉链子!”
同行的还有两辆海狮面包车,车里坐着十五位所谓的时装模特和一个小型演出团队,带队的人是个谢顶的胖子,见到洪涛之后那个自来熟啊,就和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一般。
“明白、明白!可是我就怕您说的这位郑老板一高兴起来搂不住,你说这儿山高皇帝远的,不会出点什么事儿吧?”这也就是洪涛算熟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高帝才大着胆子带队伍来沙城准备捞一笔,但凡换个不是太摸底的人,许诺的钱越多他越不敢来。别说钱给不给,到时候人能不能全乎着回去都是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