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63章 暴怒

“真没有,您已经不是第一次办我了,现在我的左手一使劲儿还有点疼呢。不过没关系,我这个人抗造,只要您觉得合适,右手再来一下也成。”怕?谁怕谁是孙子!洪涛一进入混蛋模式就很难出来了,把左手一伸,让江竹意看清楚手背上的伤疤,然后又把右手也伸了出来,示意江竹意再来一下。
小孙别看胖乎乎、肉墩墩的,可叙事能力很不错,三言两语就把整个事情经过都讲明白了,其中比较关键的人物也一一指出,最后还加上了她的倾向性评论。
“于公,您没权利让任何合法企业停业,这个权利是工商管理部门的。电脑屋又不是特许行业,公安局只有建议权没有执法权,您越权了;视频监视系统都是备过案的,只是没张贴标签而已。那是因为我正在更换设备,错虽在我,罪不止死,警告一下足矣。其实您连警告都不应该,同样的,您只有向相关部门反映的权利,这不是您的职权范围,越界了。我还以为您当了处长之后业务水平会有大踏步的提高呢,原来还是没把握好。”
“你也不是好东西!费林!费林!把他们给我弄开!”可惜肾上腺素这个玩意一旦分泌出来,效果就挺持久,没半个小时兴奋剂儿过不去。在这段时间内人体不光运动机能大幅提高,警觉和多疑也伴随而来,再加上血液都去四肢了,大脑肯定不太灵活。洪涛根本无法仔细琢磨这和-图-书件事儿的前因后果,现在高科长和江竹意在他眼里已经是狼狈为奸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唐晶,看个屁啊,冲啊!”费林嘴上还有呕吐物呢,刚才挨了江竹意一脚,差点没把早饭踢出来,但是一听见洪涛歇斯底里的吼叫,抹了一把嘴角还得冲。
“拦住他!拦住他!你拦我干嘛,起开!”这一耽误,外面已经传来了怒吼和惊叫,乱成一锅粥了。江竹意是真急了,不管来的是消防队武警还是别的部门,只要是穿官衣的洪涛都不能打,一打性质就变了,有理也是没理。可这个胖子就拦着不让自己出去,得,本来应该洪涛挨的一脚,先给你吧。
假如这番话是别人说的,哪怕是办事处那位城建科高科长说的,洪涛都不会咬文咂字的去辩解。法律这个玩意的解释权不在自己这里,解释得越清楚越倒霉。给执法人员解释法律,这不是打人家脸嘛,本来人家不想办你,你非较劲儿,那就办你吧。反正都是上班,办谁不是办啊,办了你你也得忍着,敢继续讲理那就继续办,看谁耗得过谁。
江竹意也听见费林的话了,她正纳闷呢,怎么消防队的武警还管电脑屋呢?可还没等她琢磨出个头绪,洪涛已经窜了出去,不光人出去了,机柜旁边放着一根方钢管也跟着他一起出去。
可是江竹意这么说洪涛真忍不住,自己在她前面好像就不能正常思考,www.hetushu•com不能光把她当做一个执法人员来对待,更不愿意用废话糊弄。明知道说了要倒霉可还是得说,说完了也不后悔。
江竹意抬头看了看,可不嘛,一架双联日光灯,连灯管带灯架都烂了,可见当时这一棍子有多大力气。这要打在人脑袋上,估计洪涛这辈子就得去一监织袜子摘线头了。再看楼道里,洪涛被七八个人抱腿的抱腿、搂腰的搂腰、掐脖子的掐脖子压在了楼梯拐角,可是手里的棍子还没扔呢,还在挣扎,很有点要带着这群人继续往楼梯上爬的架势。
可刚想追出去拦住已经暴走的洪涛,门口就被洪涛手下的小伙子给挡住了。估计费林是这么琢磨的,这个女警察是幌子,来打前站的,先拖住洪涛探听店里的虚实,后面来的这些人才是正主儿。
“小孙,这是怎么回事!”除了制止事态继续恶化之外,江竹意还必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才好做下一步打算。
不管怎么说吧,反正都是一伙儿的,老大都提着棍子出去了,自己必须给老大减轻点负担,能拦住一个是一个。收银员正在给总店打电话求援,顾客里也有跑出去帮自己叫人的,多拖一点时间自己的人就来了。打不打老大说了算,但拦着他们不让进还是没问题的。
这下江竹意怕了,洪涛是个啥脾气她不敢说百分百了解,但也差不多,就算接触的时间不太长,可是接触距http://www.hetushu.com离近啊,都肉贴肉了,除了肉体碰撞,灵魂交流肯定也不少。已经快被自己逼急了的他,正是满肚子火儿呢,和自己肯定不会动手,可要是换了别人就难说了。
“于公,我给你提两条改进意见。第一,电脑屋里不能容留学生,这条规定很快就会出台的,你这里还有穿着校服的孩子;第二,谁允许你私自安装视频监视系统的?和分局信通处备过案吗?以我的了解你不会不知道这个规定吧?光凭这两条我就可以让你停业整顿,什么时候整改好了上报给我,检查合格之后才能继续营业。”
“干嘛!”一把拉开门,费林站在外面。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办你?”江竹意原本波澜不惊的脸已经稍微有点红了,洪涛这张嘴太气人,不光碎,知道的还多。本来想挤兑挤兑他稍微过过瘾、出出气,没想到一个不留神就让他抓到了把柄,反过来把自己挤兑一顿。
“洪哥,又来了几个武警,说是消防队的,还有高利他爹的人,要查封咱们的店,唐晶正在门口挡着呢,您快看看去吧!”费林一脸都是汗,衣服上也都是褶子,看着像是和谁刚撕把过,有点狼狈。
“别看着了,拉住他把棍子抢下来!”江竹意稍微松了一口气,看来洪涛还没行凶,好像是追谁没追上。这就好,自己是有身份的领导,不能扑上去撕吧。但这没关系,自己也有手下啊,那七八个市局、和*图*书分局的警察也不清楚这是怎么了,没有她的指示也只能在一边看热闹。现在上司下令了,冲吧,于是楼道里瞬间又多了五六条人影。
“活土匪!把他按住,松手,棍子给我!”江竹意走了过去,一把抓住那根方钢管,一手使劲儿拍了洪涛脸几下,试图让他清醒点。
“于私,我只问你一条,当初好像是你先对不起我的,怎么见到我之后就一点内疚感都没有呢?难道真和所里人说的一样,你就是个冷血动物?”洪涛的回答显然得不到江竹意的认同,话合理不合理估计还是次要的,主要是他这种明显抗拒的态度,即便有所收敛也让人很不舒服。
“我来啦……哎呀……我让你打、让你打!臭警察!”唐晶一直站在旁边有点不知所措,压住洪涛的不是穿着警服就是武警制服的,说不怵那是瞎话。可让费林一叫,再看见老大都轻伤不下火线,怕的感觉就暂时没了。啥叫头脑一热?冲吧,即便是江竹意玩命抵抗,也顶不住两个膀大腰圆的小伙子冲击,瞬间压在洪涛身上的人就被冲散了。
“于私,当初是你干妈利用手中权利逼迫我放弃的,按理说她已经涉嫌违法了,可她是你干妈,我没法和她硬顶。而后是你不听我解释,就把看到的片段信以为真了,在这件事儿上我问心无愧。我不是神,连孟津都打听不到的人,我去哪儿找你?”
“我操你们大爷,真拿人不当人啊!我不好过,谁也和*图*书别尼玛想好过!”已经都进入混蛋模式了,理智这个玩意对现在的洪涛来讲是奢求。一听说又有警察来查封自己的店,他立马就炸了,至于说是不是江竹意暗中安排的没工夫想,老子今天和你们丫挺的拼了。要不你们就把我抓起来,要不你们谁也别想走。
“老丫挺的!你给站住,你他妈还能跑上天,有本事你别回家!”等江竹意从办公室里踩着费林跑出来时,电脑屋里已经乱套了。大部分顾客都不知道出了啥事,也顾不上玩了,都围在门口向外张望。洪涛虽然不见了踪影,可是他的大嗓门还能听见,正在楼梯上喊呢。
“咣咣咣……洪哥,快出来!快出来!”就在江竹意咬着牙、瞪着眼真打算飞起一脚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力道还特别大,根本就谈不上敲,和砸差不多。同时外面也传来了嘈杂的人声,好像有人在吵架。
“好像是分局消防处的人来了,还有几个街道办事处的,说这里属于人防工程,不能用于商业经营,违反了消防条例,要查封。结果店里的人不干了,拦着他们不让断电赶人,双方互相推搡来着,这不那位法人就举着一根大铁棍冲了出来。好像他认识其中一个街道办事处的人,我觉得他们之前就有矛盾。那一棍子!幸亏是先被灯管挡了一下,否则那位办事处啥科长的脑袋我估计就够呛了。这个人可真够野蛮的,二句话没说完上来就打,您看,灯管都打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