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397章 还不算完

结果还没等他问到解决措施,中央台的电话就追了过来。那位主管信号监测的负责人政治觉悟一听就比郭总高,分析的头头是道。他建议洪涛赶紧加大功率恢复信号播出,原话怎么说的洪涛早忘了,大概意思还记得:经济损失是小事儿,白粉不能犯!
听到这里洪涛算是明白了,自己那份叙述材料郭总肯定看见了,至于说他是从什么渠道看见或者听说的,那就是他的本事了。这两万块钱就是他的一个表示,告诉自己他知道了,而且很感激。
同时他也相信郭总看得清形式,不会在这件事儿上乱写交待材料的,能模棱两可的地方肯定一笔带过,自己的叙述很可能是唯一真实、可靠的第一手资料。
从自己内心而言,洪涛并不讨厌郭总。他有没有工作能力、有没有当领导的才能单说,也不管他是不是出于某种目的,他对自己确实不错是真的。小错误他一般都装看不见,大错误自己也不犯,能帮自己争取的利益他也没装孙子缩过头,这几年也没少输给自己钱。
当时自己真没多想,只是觉得这玩意播出来肯定不太合适,搞不好是电视台哪位编导切换错了信号。虽然自己和电视台的人没什么关系,但能帮人家遮掩一下也没坏处,都是上班挣工资的,谁还能不出点纰漏呢。
为了这件事儿郭总很是不高兴,他觉得废了半天力气结果洪涛还不给面子,很是和图书伤感情。自打哪儿以后,洪涛再也没见过这位郭总,逢年过节短信群发什么的也没一丝回复,估计是换了电话,或者干脆就不想搭理自己这个不识抬举的二货了。
当时正好是自己和一位新来的值班员值班,也正是吃晚饭的时间,恰好自己没跑出去蹭饭。发现这个情况之后只愣了几秒钟,就立刻加大了上行信号的发射功率,虽然没能恢复正常信号的转播,但也算是抵消掉了入侵的未知信号,屏幕上一片蓝屏。
说句题外话,人家这才叫命呢,人要是混到这个份儿上就算混到极致了。除了老总别的不会干,有几个人敢这么说?敢这么做?人家就敢!
大概十多分钟之后,也就是信号恢复正常之后,值班站上的两部电话就开始响个不停了,从此之后很久都没停。各种知道的、不知道的、听说过的、没听说过的单位轮番开始了电话轰炸,有些口气严厉、有些模棱两可、有些询问的非常仔细。
没有任何重生记忆的洪涛本身就是个俗人,心里没啥大是大非观念,他信奉的是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醉生梦死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这件事儿一直闹腾到年底才算撤销了紧急状态,然后集团公司那边就下达了指令,让洪涛的公司撤销转播业务!不挣这一年几百万了,太危险!万一出点事儿谁也扛不住。
于是在写事情经过的时候洪涛就没说实话和-图-书,也不算没说实话,只是采用了春秋笔法,把郭总给他的不能超过标准功率等待通知的命令改成了按照当时情况自行决定功率大小的命令。可别小看这一改,改之前郭总属于领导责任,改了之后他基本就屁事儿没有了,再出什么事儿都是值班员背着。
当时洪涛倒是有机会去集团公司上班,郭总还真给他争取了一个正式员工名额。这可不是他犯好心眼,而是洪涛在这件事儿上帮他顶了一个大灾祸。
当时洪涛就意识到郭总恐怕没好果子吃,如果自己实话实说,他最少也得落个应急处理不当的罪名。明知道是非法信号,不立即下令提高功率顶上去,还盘算着自己单位的经济损失。这叫啥?这就叫不顾全大局、政治觉悟不高!
要说洪涛也没白仗义,郭总对他的事儿还真上心了,估计没少托人,真给他弄来一个转正名额,还打算带着自己一起去南京那边发展。听说他回总公司之后很可能再去南京的一个小公司里任职,具体干啥不清楚,估计还是老总呗,干别的他也不会啊。
610办公室当天晚上就让洪涛和另外一位值班员分开写事发经过,所有细节都写,哪怕是放了一个屁也得把声音大小描述清楚。
结果也和他判断的差不多,在这件事儿上谁都不用背黑锅,因为黑锅全扔给邪教了,大家皆大欢喜。而且总公司还发放了一笔奖金,专门用www.hetushu.com来奖励有功人员。洪涛作为当事人,分到了最高奖项五千块。至于奖金到底有多少,谁知道呢,反正公司里所有人都拿到一份儿,少的也有一千块。
但最终洪涛没选择跟着郭总去升官发财,甚至连航天部也没去。因为当时他的网吧买卖正红火,真不舍得放弃。另外大部分京城孩子都有一个通病,就是缺乏开拓精神,不乐意离开家到外面闯荡,只要在家能吃上喝上,哪怕不是太舒服也懒得动弹。
当时他也不四处找人汇报了,直接就把高功放的功率升了上去,差不多到一千八百瓦的时候卫星下行信号才恢复了正常。按照后来的有关部门统计,出现未知信号的时间差不多六秒钟,蓝屏时间十一分钟。这就是洪涛的第一反应时间和四处打电话请示汇报的时间。
从这一天开始,集团公司、集团公安处、公司的领导就开始轮番上站盯班了,最多的时候能有六七个人同时在场。而且第二天凌晨就有两部直播电话放到了桌上,只要发现任何异常,第一时间就得拿起红色的电话上报,然后再打白色的,气氛非常紧张。
洪涛觉得人家说的对啊,经济上损失点算个屁,几位老总少换几辆车不就不挽救回来了。就算最终这个黑锅扣到自己脑袋上了,顶多也就是辞退,不干就不干了呗。
一通电话打到了郭总家里,当时郭总也拿不准到底该怎么办。高功放的http://www•hetushu.com功率不能调太高,那样对真空管的损伤很大,换一根就是好几万美元。可是总不能老蓝屏啊,现在是新闻联播时间,转发的信号又是村村通节目,让几亿人看蓝屏这个责任他也负不起。
洪涛这个小公司主要业务和主要收入就是转播中央台的电视信号,其它业务都是衍生品。主业没了,那公司的存在也就没必要了,于是这个公司第二年夏天就撤销了,所有人员重新回集团公司安排。
一个半小时候之后,一大串车队就来了,规模比今天这个可大多了,几十辆都不止,领头的就是这个610办公室。来了之后人家也没说什么,只是听自己向集团公司的两位负责人把事件的全部始末都说了一遍,然后就下达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把高功放过载烧掉,也得全力压制对方的信号!能恢复正常信号播出就维持,维持不了也不能让对方信号播放出来!
但在年终的时候,洪涛在卡里发现又有一笔两万块钱的款项打入。年终奖是有,可每年也就是三五千块钱,两万有点多了。于是他特意私下问过出纳,是不是打款填单子的时候多写了一个零。会计说一点都没错,这次的年终奖是郭总亲自拟定的数额。
但白粉真不能沾,这玩意粘上就没好了,处罚其实是上不封顶,万一哪位大脑袋想甩锅,不用全扣自己脑袋上,只要是捎上点边,自己这个小体格也吃不消。和-图-书既然两口锅总要选一个背,那不如去选比较轻的那一口。
别人能回去,只有洪涛和办公室赵经理回不去。他们俩都是外聘人员,不算航天科技集团的正式员工,剩余的合同用钱来补偿。然后就没然后了,每人拿几万块钱回家吧。
可帮忙归帮忙,责任自己一点都不能背。信号可以帮你干扰掉,但这件事儿不能装没看见,必须上报,怎么处理就是领导的考量了,和自己屁点关系都没有。
洪涛也不是傻仗义,这件事儿的处置方法自己蒙对了他早就看出来了,所以自己不会有什么错误,还有点小功劳。在这种情况下替郭总轻描淡写的掩饰一些东西,估计也没人会去追究。假如这件事儿办错了,大家正在找背黑锅的人,那他坚决不会帮任何人背锅的。
老百姓背上这两个评语屁事儿没有,因为老百姓就应该没大局观、政治觉悟不太高,否则怎么会有百姓和干部之分呢。可干部一旦背上这两个罪名,仕途基本就算完蛋了,现职都够呛能保住。谁乐意用一个没觉悟还没大局观的干部呢,这不是对人民极度的不负责嘛。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让洪涛有点头疼,在他的记忆中,某辈子时自己的工作就是因为这个邪教没的。当时自己也在这家公司的卫星站上值班,结果突然有一天站上转发的电视信号突然中断了,还不光是中断,而是出现了一段很奇怪的画面,上面有个人还喊着邪教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