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02章 虎有伤人意

“小兄弟,你们这个游戏厅生意怎么样?”卫建华读懂了周川的眼神暗示,裹着大衣站起身走到了门边,拿着茶几上洪涛的烟递给了费林一根,开始套话。
“同学?谁啊?”费林的心眼在同龄人里还算够用,但是碰上卫建华这种社会油子还是差点,开始跟着卫建华的话走了。
此刻他的脑子也有点乱,如果费林不提,金月的事儿他早就忘了,现在他的目标是周佩佩。可这件事儿还得解释清楚,否则听在周家兄弟耳朵里,自己就有点吃里扒外的嫌疑。
“嗨,我就是个帮忙看店的,谁捣乱我就给谁扔出去,另外盯着点小偷啥的,生意不生意的咱也不懂啊。”费林听懂了洪涛的意思,他此时一脸的戾气,和街边小混子一模一样,这种德性其实不是装出来的,是本色出演,所以要多像有多像。
“不能租,必须买下来!他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我周川想要的东西就没有拿不到的。建华,开车去市局,让他买卖黄了再说。”此时的周川已经没有了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眼神里全是凶光,声音不大,但是句句透着狠毒。
“我不是来捣乱的,我和你老和-图-书板认识,我女朋友是你们老板的同学。”卫建华听出了费林话里的敌意,笑着开始套近乎。
叫费林过来就是给他们一个明显的信号,告诉他们自己不太欢迎你们,也不想趁机结交你们,更不放心你们在我办公室里多待。懂事的就赶紧收拾收拾滚蛋,别再试图套近乎了。这点事儿洪涛相信周川和卫建华能看明白,另外两位就难说了。
那个周川到像个体制内的人,话不多但城府很深。不过他也不是可以深交之人,因为他压根就没把自己当个人平等看待。虽然说话挺客气,但眼神里分明是在说:小子,和你说话是大爷心情好,别给脸不要脸。
费林装的是也像,可他并没完全理解洪涛的意思。洪涛只是让他应付应付这几个人,他给理解成洪涛讨厌这几个人了,把流氓地痞那套吓唬人的招数全用了出来,一般情况下普通人也就怕了,谁乐意惹一群地头蛇呢。
“一会儿出去再说。”周川冲卫建华摇了摇头。
“哎,和你说租房的事儿呢,你怎么走了!”看到洪涛的表现,屋里的四个人有着不同的表现。周佩佩反应最大和_图_书,还想追出屋把洪涛拉回来,但是被费林给挡住了。
费林觉得自己明白了,这四块料是来找后账的。金月以前的事儿他并不清楚,洪涛从来也没说过。但作为一个忠心的小弟,此时不能给大哥丢了面子,必须站稳立场。
他们并没直接上车,而是围着洪涛和张媛媛的院子转了大半圈,这才回到停在门口的那辆奔驰车里,没发动,周川坐在后座上眼睛死死盯着盛唐古艺的招牌。
“查一查他家都有谁不就完了,我觉得找他父母谈更省事儿,老年人一般都怕事儿。到时候给他们弄两套楼房一住,再给点钱也不亏啊,我先打个电话问问他的底细。”周京对周川的建议很感兴趣,开酒吧只是图个好玩,和这两套房子比起来酒吧就不算什么了。有房子在手,还不是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
“你老板可挺有本事的,这么年轻就开游戏厅了,还有你这么有能力的人帮忙。”卫建华比周京懂事多了,社会经验也够,为了打听事儿不惜放下身段亲自给费林把烟点着。
“唐晶,你过来看着,我看见他们就运气。惊醒着点儿啊,别丢了东西!”费林和_图_书也不乐意再搭理这四个人了,大哥的情敌,还敢找上门来,有什么可聊的?要想不聊天,唐晶最合适了,不认识的人他从来不说话,瞪着大眼珠子就这么看着你,一般人都坚持不住半分钟。
“不太好办啊,他自己有买卖,看样子干得还不错。现在话已经说死了,正常租他肯定不答应。这又是私房,找房管局也不好使。这小子是个混子出身,能置办这么大的家业估计也不是什么怂人,地面上肯定都摆平了,一般的招数对他不太好用。”周京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已经没有了刚才和洪涛说话时那种盛气凌人的劲儿头,分析起事情挺明白。
“要是他就不租不卖呢?他父母不同意怎么办?”周佩佩率先提出了质疑,倒不是觉得这么做太缺德,而是怕周川的办法治标不治本。买卖不干了也不一定就会卖房,就算卖洪涛也不一定能做主。
“还真别说,建华的眼光不错,这座房子弄成酒吧确实好。尤其是地下室够大,我们看到的只是半个,西边那道门里好像还有空间,盘下来弄个隐秘的会所我将来也能用上。”午饭之前,四个人走出了鑫月网吧,洪涛都没露面http://www.hetushu.com,也没人送。
“……金月是你们的老板娘?”费林的这句话一出口,不光是卫建华,连周川都愣了一下。
“二哥,我是真不知道……”费林走了,换了一个又高又壮的大汉瞪着眼珠子站在门口,卫建华也没法套话了。
“那必须的,你们打听打听去,在后海这片一提教授的名号谁不得给点面子。我大哥也就是要成家才不打算再混了,这才带着我们兄弟干起了正经买卖。前些天分局的警察来检查,说是手续不全还想封店,我大哥一个人拿着棍子把他们丫挺的全打跑了。别看咱改行干买卖了,但也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的,这也就是警察,换个人我让他们立着进来横着出去。”
“哦,你小子就是我们老板娘以前的男朋友啊!操,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合算你是来找麻烦的。怎么着,还想再插一腿?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谁敢动我们老板娘,我给丫屎打出来!洪哥也真是,直接让你淹死在冰窟窿里不就完了,还救什么救?这烟是假的吧,怎么抽着全是臭味,草!”
“我喜欢后面的院子,从前面什么也看不出来,没想到后面别有洞天。二哥,你想想办法嘛和_图_书,让那个人把房子租给我们,夏天的时候我在岸边弄个小码头就能划船,冬天还能滑冰。要是不想动了,坐在上面的小阁楼里晒晒太阳,看着外面的风景多有意思啊。”周佩佩坐在周川身边,揪着她哥哥的袖子一顿晃,她对前面的商业门脸兴趣不大,后面的小院更符合心意。
至于周佩佩就更完蛋了,她完全是个被惯坏了的孩子,而且自身教养不是很好。人话不会说一句,白长了一个不错的外壳,里面全是空的。
周京很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在他眼里洪涛这个小业主根本不值得结交;卫建华习惯性的去摸了摸眼镜,结果发现鼻梁上没东西,这才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周川;周川最镇定,脸上还带着微笑,只是嘴角轻轻的抽了抽,然后和卫建华对了对眼神,又看向了站在门口的费林。
“金月,你们老板还去我单位找过她好几次呢,据说他们小时候还是邻居,你认识吗?”卫建华若无其事的顺口一提。
真是鱼找鱼虾找虾,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卫建华这种货色成为朋友的人,估计骨子里也好不到哪儿去。洪涛丝毫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但也不想平白无故的得罪他们,还是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