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梦醒细无声

作者:第十个名字
梦醒细无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13章 声东击西

“哎呀,打人啦……打死人啦!”脸上挨了周京一拳,洪涛的惨叫声简直响彻了云霄,连大杨树上休息的老鸹都被惊飞了起来,一边飞一边呱呱的抗议着:老子忙了一宿,刚说睡会儿你们就吵架,还让不让鸟活了!
他们停在了那辆白色公爵王车旁边,两个人一组蹲在了车轱辘的位置上。不到三分钟,一对儿前轱辘就被搬上了三轮车,再过几分钟,一对儿后轱辘也上车了。然后四个人蹬上车向西而去,很快就钻进了另一条胡同。
“别以为地面上熟你就能怎么着,我要想弄你分分钟弄死你个傻逼。”周京也觉得洪涛是有点怂了,想揍洪涛一顿出出气的念头更大了。
下手狠不狠、打哪儿能一下让对方失去反抗能力、被动的时候如何防护自己的要害保持一定的反击能力,这些老师是教不出来的,必须要经过N多次实战演练、挨不止一顿揍才能学会。
好几十万的新车,还是和别人借的,就这么废了,饶是他不缺钱也心疼啊。更让他怒火中烧的是洪涛说话的时候不光出声,还有吐沫星子跟着一起飞出来,量还挺大,多一半都喷他脸上了,太恶心。
“干什么、干什么!两个人欺负一个人啊!”卫建华本来是不想动手的,这种事他心知肚明,很可能是洪涛找人干的。可越是这样越不能动粗,因为找不到证据,动手一点好处都没有,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可是周京这种不吃和_图_书亏的性格他拦不住,更不能眼看着周京吃亏,此时已经由不得他了,不想上也得上。
利用张媛媛掌握的把柄赶走了工商,又把对头的车划花了,按说洪涛已经胜了这一局,该鸣金收兵了。但这件事儿远远还没结束,认为这件事儿就到此为止的人,要不就是太天真单纯,要不就是不了解洪涛的性格。街上的混子不是白叫的,他们的手段也不仅仅是惹是生非,真要是想恶心人,招数都是一套一套的。
最有意思的是车轮,现在这辆车已经没轮了,每个车轴下面架着两块红砖。看到这几块砖头,洪涛深刻的感觉到费林的小弟是混的不太好,连一块整砖都舍不得用,全是半头砖,日子过得太紧吧了。
费林明白洪涛的意思,但这些事儿真不是他指使的。现在混子们都不打架了,一门心思的捞钱,可惜真有本事挣钱的没几个,其余的只能偷鸡摸狗。
“你别看着我,我也不是舍粥的大善人,管不了那么多人。再说他们的手都脏了,这毛病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我可不想在自己的店里养一群手脚不干净的主儿,你敢给他们打包票吗?”费林的眼神洪涛也看明白了,他很想让自己也把那些人招到网吧里来上班挣钱,可惜真不成。
“我可和你说,再不停手我就还手了啊!嗨,你还来劲儿了,去你妈的吧!”好像是受到了这些看热闹人的影响,原本节节败退的洪http://www.hetushu.com涛突然不退了,大喝了一声之后,原本双拳抡得虎虎生风的周京就飞进花坛里去了,让月季枝条刺的满手满脸都是血口子。
周围还有几个看热闹的人没散开,但是看到那个站岗放哨小伙子手中的管叉,没一个敢过来管的,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两边相安无事。
“涛子,别怂啊,干他们丫挺的!”见到四个人扭到了一起,边上看热闹的人开始叫好了。这几块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打吧,打起来就有热闹看了。
这时,桥头上出现了周京和卫建华的身影,洪涛打算现身。他这次不光是要冒坏水害人,还得告诉别人是自己干的。这是一个明确的警告,有时候光退缩不是最好的选择,该露出獠牙时必须露,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手有顾虑,不敢肆无忌惮的出招儿。
“涛子,你丫平时的狠劲儿呢?打丫挺的啊!我们给你作证,是他们先动手的。要家伙不要?我回家给你拿把菜刀去!”看到洪涛也有让别人追着打的时候,旁边看热闹的人就更兴奋了。必须要支持洪涛啊,否则一边倒的热闹不好看,要是能见点血就更精彩了。
“我操你妈!”耍嘴皮子周京肯定是没戏了,词汇量够不够他不清楚,但是一听洪涛的语速、嗓门、咬字清晰程度,就知道遇上行家了。
“姓洪的,这他妈是你干的吧!”周京正拿着电话和谁通话呢,听到声音转过头,看到洪涛和图书之后立刻就开骂了。不光骂,还大步冲了上来一伸手就抓住了洪涛的衣服领子。虽然他比洪涛矮了半头多,可气势挺足,力气也挺大。
别看周京和卫建华都比自己和费林年纪大,但要是论打架,他们俩的经验欠缺太多了,来一个高中刚毕业的小混子就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那要是手脚干净的成不成?我打包票!”费林也知道洪涛的顾虑,这种小偷小摸的毛病确实不好改,只要条件允许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重犯。他也不想给洪涛找麻烦,但也不想看着自己的兄弟就这么越混越惨。
“嗨!你要打架啊?撒手!”洪涛连手都没抬,就这么让周京抓着。他很希望周京能动手打自己,那就好玩了。可费林不干了,一伸手也抓住了周京的衣服领子,眼珠子瞪得比周京还大。
洪涛还是笑呵呵的耍着嘴皮子,可脚下一点没闲着,倒退的速度更快了,外衣扣子都被拉掉了,周京愣是拉不住,只能跟着洪涛亦步亦趋。
洪涛和费林溜溜达达走到那辆车旁边时,周京正和卫建华正插着腰运气呢。这辆车此时的模样可太惨了,就像刚从废车场里拉出来的一样。车身左侧从后门到车头全都是划痕,最深的已经露出了金属。左侧的反光镜也断了,只凭几根电线耷拉着。
周京和卫建华刚走了没五分钟,就又来了一辆三轮车和三个骑车人,清一水的帽子、围巾、军大衣,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http://www.hetushu.com
“你这张嘴真骚,好好的干嘛骂人啊?不管是精逼还是傻逼,说到底不也就是个逼。难道说你不是逼里出来的,你妈没长那个玩意?有话好好说,别张嘴闭嘴就出脏字好不好,比骂人你差远了。要不我回去搬几张椅子出来,咱俩就坐在湖边开骂,谁先重复了算谁输,我输了我给你修车去,敢不敢?”
“偷个屁的车,也就是掰个反光镜、撬个后备箱、卸个车轱辘啥的。现在街上真是没法混了,还是洪哥您明白,早早拉着我们几个上了岸,否则到这会儿我说不定也得去卸车轱辘卖。”
这破锣嗓子不用使劲喊就能响彻半条街,机关枪一样的速度每个字儿还都能听清楚,每句话都那么难听,但又不是脏字。这是经过长期专业训练才能达到的水平,周京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就成被人耍着玩的猴子了,干脆还是上手吧。
“哎哎哎,咱们都是文明人,别和野狗一样在大街上打架好不好?各位,给我做个证啊,我刚过来,是他们先动手的,我可没招惹他们。”洪涛还是摊着手没反抗,不光不反抗,还一个劲儿的往后退,嘴里大声的表明着态度,真有点怂了的意思。
但这个办法只能拖一拖时间,不能彻底解决问题。好在洪涛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他在等机会,能让对手迟疑一段时间对自己有利无害。
“老费,下手轻点,吓唬吓唬得了。”趁着周京从花坛里往外爬的功夫,洪涛扭头看了和-图-书一眼卫建华,还好,只是嘴里有点出血,鼻梁骨还没事儿。
很快,周京和卫建华就不得不陪着两个骑车的无辜受害者去鼓楼大街上的修车摊修车了。因为这两位骑车的小伙子太正直了,分文不收,只要求把他们的自行车修好。
“只要你敢打包票的就可以,我倒想看看你的腿硬还是我的棍子硬。走,跟我出去凑凑热闹,看看你兄弟们的手艺怎么样,活儿做的漂亮不漂亮。”洪涛倒是不怕网吧成了混子养老院,有一部分混子还是能走上正路的,而且自己也不嫌他们麻烦,早就习惯了。他们那些小心眼、小招数对自己来说都能轻而易举破解。
费林一看老大都动手了,也不再光拉着卫建华,揪着对方的头发就是一个垫炮,把卫建华顶了一个屁蹲儿,捂着脸躺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有钱人打人啦!你们就都看着啊!”天上的鸟跟着起哄,洪涛表演得更像了,一手捂着脸一手隔档着周京的拳头,几乎是用败逃的速度又跑了几十步。
“这不是周京和建华嘛!你们又来看房子啦?酒吧选好地方了吗?赶紧开,我还想去过过瘾呢。长这么大我都不知道酒吧是什么样的,听说里面的姑娘特别水灵,还不要钱就跟你回家,是不是真的?”
“现在你那帮兄弟都开始偷车了?”洪涛和费林站在楼梯间里一直注视着湖边发生的一连串事情,直到装着四个车轱辘的三轮车消失不见洪涛才转过身,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费林问。